第六十六章 不藏啦
g,更新快,無彈窗,!

女皇帶著邢越尚並未走遠,她隨便找了個空房間就准備開始這場彼此都明白主題為何的談話.

"今晚一整晚,你表現得其實還不錯,可惜沒能堅持到最後."女皇禮貌地選擇了先客套一句.

"事實上,我覺得我這一整晚都表現得糟透了."小豹子的尾巴拖在地上,尾尖因為沮喪而時不時地抖動,放平的耳朵也昭示著他心情不佳.

"怎麼?"女皇微微挑眉,邢越尚這是害怕自己找他算賬,所以索性先認錯服軟?

邢越尚嗷嗷叫著,言語間還帶著未盡的苦澀:"一整晚,我都畏縮不前得像只兔子,眼睜睜看著心愛的人和別的人親密笑談,卻連一點不快都不敢明確表露."

女皇的眼神陡然變得凶惡起來:"你這是在故意激怒我嗎?"

"陛下,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此刻的邢越尚與之前在晚宴中的他幾乎判若兩人,那些隱忍和順從仿佛只是燈光下的假象,當他離開大廳,那些鋒銳便于夜色中再度浮上體表,無遮無擋得令人心驚.

女皇被他這反複無常的表現搞得有些迷糊:"我以為你本該學會了什麼叫自知之明."

"陛下,恐怕您誤會了一件事,我若是選擇安靜與退讓,那也絕不會是出于對您的畏懼,僅僅是因為我害怕過早暴露心意,會嚇跑我的殿下而已."

邢越尚抬起頭,直視著女皇.哪怕女皇並不擅長分析獸族表情也能看出這家伙的眼底對自己沒有半點敬畏,甚至還隱隱帶著些遷怒和不滿.

女皇簡直要氣笑了:這家伙對小行圖謀不軌,居然還敢對自己不滿!是不滿自己安排弟弟相親還是不滿自己攔著他對弟弟動手動腳?

"你這是見我弟弟有了新歡,所以心灰意冷一心求死了嗎?"帝國掌權人自喉嚨深處溢出的的聲音帶著冰寒的殺意.

邢越尚有些茫然地眨眨眼,不太明白女皇的意思.

看著邢越尚這坦然作死的模樣,女皇不禁生出幾分熟悉感,進而想起,其實邢越尚一直是這個樣子,不管是當初弟弟強搶他入宮的時候,還是他懷疑自己將小行關禁閉的時候,他都從不曾因為皇權而屈服.所以,這家伙因為今晚的事,而對自己態度不恭也並非多麼不可理喻的事.

能讓他低頭的,從來都只有感情,那些柔軟的,真誠的,溫暖的東西,可以輕易地化為繩索,牽引他前行亦或是捆得他動彈不得.

于是聰慧的女皇決定換種策略,她收起凌厲的眼神,瞬間從氣勢洶洶的女皇化身成為了一個憂心忡忡的姐姐:"這麼多年,你可以說是小行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朋友.可你呢?你辜負了小行對你的善意,你利用他對你的依賴和喜愛,試圖獨占他,掌控他,卑劣地盼著他除了你之外一無所有.你的良心難道不會痛嗎?"

"原來您是這麼想的."如女皇所願,邢越尚面上收起了桀驁,但他的言語間卻並無半點退意:"請您放心,我並不會妨礙殿下的正常交友,殿下的幸福,永遠凌駕于我所有欲求之上."

"如果你真希望小行幸福,那就該自覺點,別對他存不該存的心思."女皇瞪著邢越尚,一字一頓:"你不配."

"陛下,你應該也聽不少人說過,殿下不配當您的弟弟吧?您覺得,他配嗎?"邢越尚在憋了一整晚的氣之後,似乎打定主意不再為任何人任何事退讓半分了.

"廢話!他不配誰配!"女皇並不上當:"你別偷換概念,這可不是一回事."

"有什麼不一樣呢,配與不配這種事,除了本人,誰都沒資格置喙."邢越尚反問道:"而且,您覺得小行配當您弟弟,難道是因為他的出身,能力,或是權勢嗎?"

女皇竟無言以對.雖然秦云行一出生就注定了是她的弟弟,但她之所以將這個弟弟放在心尖,卻從來與血脈無關.

"沒有誰比殿下更配當您的弟弟,因為不會再有誰比他更單純而無私地愛著您這個姐姐了."邢越尚步步緊逼:"不是嗎?"

女皇覺得這句話有坑,卻沒法不點頭.

"同理,沒有誰比我更配得上殿下了不是嗎?"邢越尚這話說得理直氣壯,底氣十足.

女皇一臉冷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那是因為我弟目前深交的同齡人就你一個.別廢話了,反正我話放在這里,你要敢對小行伸爪子,我就敢剁爪子.我固然不願讓小行難過,但如有必要,我完全不介意將你那些齷齪念頭擺在他面前."

邢越尚的面色陡然一變,終于沉默,似是屈服在了女皇的威脅之下.

女皇拂袖而去,一想到自家弟弟還在床上躺平了等著這頭大尾巴狼,女皇就心塞.當初她看重邢越尚重情重義不畏權勢,才想著把他訓成弟弟身邊的一條忠犬.誰想這忠犬養著養著就黑了,重情得想和主人發生超友誼關系,不畏得連自己這個女皇也想懟就懟.識人不清,引狼入室啊!

邢越尚踏入臥室的時候,親王殿下果然在等他.

"誒,你怎麼是人形?"秦云行看著大概是剛洗過澡,臉上還帶著潮紅的邢越尚,有些不自在地拉起被子:"我們不是約好的嗎,你上我床的時候,必須是獸形."

"殿下,我有些話想要和您說."邢越尚在床邊止住步伐,神色鄭重而忐忑.

"這樣啊,那你說吧……"秦云行默默坐直,洗耳恭聽."什麼事?"

邢越尚緊緊地盯著他的顏,開口問:"您覺得裴不驕怎麼樣?"

秦云行頓時恍然大悟:"敢情我姐找你出去就是為了這個啊.她想知道直接問就是了啊,何必托你來打聽.我覺得這姑娘業務水平很棒,性格也不錯,可以考慮交個朋友."

邢越尚心知殿下這是誤會了,但他也並不介意讓女皇來頂著這個鍋,于是繼續問道:"那麼,如果裴不驕愛慕您,您會怎麼對她呢?"

"什什……什麼?!她喜歡我?"秦云行忽然就慌亂了起來:"我完全沒看出來啊."

邢越尚沉聲道:"不,她對您並沒有那方面的想法,我就是隨口問問."

"這是能隨口問的嗎?不聊了!"秦云行氣呼呼地瞪著邢越尚,感覺自己剛剛有些丟臉.都從宅男穿成矮富帥了,自己卻還是沒能克服一遇三次元感情就手足無措的本能.

"殿下,您覺得竹辛怎麼樣?"邢越尚無視了殿下的小炸毛,換了個問題繼續.

"為什麼忽然問起他?難道姐姐准備把我看上眼的都約起來,再辦一場沙龍之類的?"秦云行一無所覺地往自己姐姐腦袋上添著鍋:"她對我交朋友到底是有多深的執念啊!"

邢越尚打斷了秦云行的碎碎念,追問道:"所以您對他的看法是?"

秦云行老實道:"好吧,我對他的看法是皮毛手感一級棒,我非常想見他和他手下的滾滾們."

"我明白了."邢越尚得了這兩個答案,心中已是有了決斷.

秦云行歪頭不解:"你明白了什麼,所以說我姐到底會不會邀請一群滾滾來玩啊?"

邢越尚走近秦云行,單膝跪在床邊,柔聲道:"殿下,恭喜您成年了.您成年禮的禮物,我還沒有給您."

"呃……你這話題怎麼說變就變.行吧,你要送禮物就送吧."秦云行攤開手,等著接禮物.今天是他的成年禮,也是個收禮物收到手軟的日子.那些賓客的禮單他看都沒怎麼看,但邢越尚的禮物,他還是很感興趣的.

邢越尚鄭重地從懷中掏出一對小牙,輕輕放入秦云行的掌心:"我們獸族的獸形從幼態化為成年體時,會經曆一生中有且僅有一次的換牙,然後得到兩對乳犬齒.之前我在院長那里進行初步治療的時候,曾在藥物的作用下,短暫地化為過成年體,成功換牙.這便是其中一對."

秦云行捏著潔白又精致的小牙,很是喜歡:"這牙很有意義啊."

"是的,乳犬齒對我們獸族,有非同一般的意義."邢越尚輕輕握住秦云行的手:"當我們獸族選定將要攜手一生的伴侶後,就會將其中一對牙送給他,作為定情信物."

秦云行陡然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