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氣炸啦


邢越尚看著眼前將自己包圍起來的這幾個男人,面上的表情有些無奈.他對著為首的男人微微鞠躬,問了聲好:"教授您好,又見面了."

為首的那位正是邢越尚帝國學院入學考試時的考官,刀疤教授今天穿了一身軍裝,後頭跟著的也盡是些彪形大漢,看起來很不好說話.但他一開口卻是滿滿的親切關懷:"你的治療怎麼樣了?什麼時候能來學院報道."

邢越尚有些不知該如何告訴對方自己並不准備就讀帝國學院的決定,琢磨了好一會兒遣詞用句,正要開口,就被刀疤教授不耐地一巴掌拍在肩上:"雖然你小子基礎好,但也別不拿開學初期的課程當回事啊."

邢越尚手忙腳亂地護著差點摔出去的飲品,好在他反應夠快,在飲料跌出去的瞬間又用托盤撈了回來,這才沒釀成慘劇.

刀疤教授見此情景,不光沒覺得抱歉,還洋洋自得地和朋友吹噓:"多少年沒見過這樣的好苗子了,你們看吧,力量速度反應都是一流水准.要不是被輪休的我正巧碰上,帝國學院在錯失一位曆史天才後,又要錯失一位戰斗天才了."

刀疤教授的朋友們也很直率,紛紛跟邢越尚問好:"之前老譚把你考試的視頻給我們哥兒幾個看過,確實很優秀,期待你畢業後加入我們第一軍團."

邢越尚心下一歎,不願直接抹了譚教授的臉面,也沒法草率地答應什麼,只得委婉道:"我是殿下的貼身親衛,殿下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友人不屑道:"當殿下的親衛有什麼好?還是貼身親衛!就陛下對親王的保護程度,估計你到老死都等不到一個立功的機會.窩在這麼個崗位上,再好的戰士也給廢了."

邢越尚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就你話多."譚教授被邢越尚撒過狗糧,知道內情是怎麼回事,趕緊跳出來圓場:"以後的事兒以後再說,現在你只管在學院里好好提升自己就成.來,你把郵箱給我一下,回頭我把你錯過的課程發你一份,有什麼不懂的,你隨時來問."

邢越尚猶豫片刻,還是和譚教授交換了郵箱地址.關上界面,邢越尚見譚教授一副還准備多聊幾句的架勢,趕緊委婉地道:"我這些東西是幫殿下拿的,讓殿下久等就不好了……"

"你家殿下正和裴逸那侄女兒聊得開心著呢,你去當個電燈泡才叫不好."之前那位友人又開口了:"一轉眼殿下也成年了,別說,他和裴家小姑娘還挺登對的."

其他友人也附和道:"是啊,難得殿下肯搭理人.他倆要真看對眼了,陛下肯定樂見其成."

邢越尚的臉色難看到極點,偏還沒法發火.

譚教授瞪了眼自己這些不會說話的兄弟,有些歉意地對他道:"快去吧,別讓殿下久等了."

邢越尚點點頭,告辭眾人,抬步再度往秦云行那邊走去,只是這一次,腳步慢了許多.譚教授朋友們的話在他腦中反複回響,逼著他直面現實--現在的他,在女皇眼里,自然是配不上秦云行的.可是,未來的他就能讓女皇瞧上眼了嗎?不會的,因為他未來依舊只是個親衛,一個靠著秦云行的喜愛謀取好處的親衛.

邢越尚心事重重地回到秦云行身邊,將他要的飲料和零食放好.

秦云行正和裴不驕說到關鍵部分,頭都不抬地取過飲料喝了一口,還順手把零食放到了裴不驕手邊.

邢越尚心里苦:是啊,他也很清楚做個親衛永遠都配不上殿下,但他敢離開嗎?他還沒能將人叼回窩里,要是有人趁他不在捷足先登了怎麼辦?到時,縱然他贏得了與之相配的地位又有什麼用.

"小尚."秦云行忽而出聲.

邢越尚瞬間回神:"怎麼?"

"麻煩你再幫我拿一杯飲料."秦云行扭頭,體貼地問裴不驕:"裴不驕,你想喝什麼?"


邢越尚一個猛子又紮回苦水中:其實他就算守在殿下身邊又有什麼用?還不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

裴不驕也不客氣,直接道:"和你一樣就行."

邢越尚能怎麼樣呢,自然是轉身就去給情敵取飲料了,簡直虐心.

結果一轉身,就又被人給攔下了.

這次攔著他的是些陌生人,如果不是他們都穿著華貴,他差點懷疑這群人是女皇叫來堵自己,以免自己攪合殿下交友大計的了.

"請問有什麼事嗎?"邢越尚打量著他們,實在想不出自己和這些人能有什麼交集.

"邢親衛,我們前來,只是想向你請教一個小小的問題."來人的表情里帶著幾分云昭人看獸人的固有傲慢,但話說得還算客氣.

"什麼問題?"邢越尚依舊一頭霧水.

"我只是想找你問問,殿下交友的偏好."來人意有所指地指了指那頭和裴不驕聊得正歡的秦云行:"過去殿下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現在難得願意敞開心門,給大家一個接近的機會,我們也只是想表現得更得體一點而已."

邢越尚忽而明白了這些人意思,縱使女皇暗示在前,但這些家伙也不會輕易往前湊.現在他們看到裴不驕這個出頭鳥吃到果子了,便按捺不住也想撲上去,所以才有這麼一問.

真想回一句--無可奉告.但秦云行念及之前秦云行那努力想要融入圈子,卻又被人堵回來的的失落模樣.他還是壓下了心底的不快,耐著性子道:"殿下其實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只是面對陌生人時會有些羞澀與不自在,只要抱著善意去接觸,殿下都是很好說話的."

"多謝."隨著這句道謝,一個面對面的轉賬請求出現在了邢越尚的智腦提示上.

邢越尚愣了:"什麼意思?"

"一點心意."

來人說得很自然,邢越尚卻只覺得不快,當即點了拒絕,端著東西直接走人.腳步越發沉重,這就是親衛,哪怕被人高看兩眼,那也是看在親王的面子上……

邢越尚給裴不驕送了飲料,很快便見那幾個人湊了上來,試著與秦云行搭話.

秦云行和裴不驕這倆死宅被人圍著,都有些不自在.但還是禮貌地聽著這些人自我介紹,與彼此介紹,然後開始強行尬聊.

在遠處關注著這邊的女皇陛下,看到這一幕,不由得露出了滿意的慈母笑.但她要是聽到弟弟正在說些什麼大概就不會笑得這麼燦爛了--

秦云行:"A君你好,聽說你前兩天被你爸打斷了腿?還整整一個小時不讓修複,任你痛得滿地打滾.我有點好奇你是干了什麼才惹你爸發這麼大火?"

A君:"……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秦云行:"B君幸會,聽說你曾經贏得過一個獎項,叫最不要臉獎.能詳細講講嗎?"

B君:"那只是個朋友間的玩笑而已,並不是真的獎."

秦云行:"能詳細講講嗎?"


B君:"……好像有人叫我,我過去一下."

秦云行:"C君,聽說D君前兩天睡到了你的女神,你要不要跟他取取經."

C君:"D君,走,我們出去單挑!"

秦云行:"E君……"

E君:"殿下,你什麼都不用說,我這就走!"

……

不到五分鍾,剛剛圍上來的家伙們就滾了個乾淨.

裴不驕整個人都陷入了震驚之中,她用一種--萬萬沒想到你是這種人--的眼神看著秦云行:"你讓我打那個補丁就是為了干這個,欺負人玩兒?"

秦云行失笑:"當然不是,我只是檢索到信息後,發現這幾個人都不是什麼好貨色,不太想搭理他們而已."

你親王還是你親王,冷傲人設不崩,邢越尚有些好笑又有些安心,至少不用怕自家殿下被渣渣勾搭走了.

秦云行又補了句:"當然,主要還是不爽他們打攪我和你聊天,一點眼色都沒有,被懟也是活該."

邢越尚現在有點懷念那幾個渣渣了.

直到晚宴結束,秦云行還在和裴不驕聊天,准確來講是聊訂單.邢越尚才不管他們聊的是什麼,只看到秦云行那雙滿是憧憬的眼,和裴不驕滿是笑意的嘴,就夠他爆炸一百回的了.

"殿下,晚宴結束了."邢越尚拍著秦云行的肩提醒道.

"等我會兒."秦云行依舊是頭也不抬.

邢越尚果斷化為豹形,用小爪子撓了撓秦云行的褲腿.

秦云行果然低頭了,注意力瞬間轉移,伸手就要將他抱起.

然後女皇的聲音響了起來:"邢越尚,你跟我來一下."

"姐你找他有事?"忽然想起自己一整天都沒擼毛了的秦云行,戀戀不舍地瞅著小豹子.

"是啊,我想邢越尚也該知道我找他是為什麼."女皇的聲音輕飄飄的,卻聽得邢越尚一個哆嗦.

"那好吧."秦云行只能點點頭,任由姐姐將毛茸茸的小豹子帶走.臨出門了,秦云行還不忘叮囑:"小尚,一會兒記得回來睡.我在床上等你哦."

邢越尚一個踉蹌,差點栽倒在地.殿下您是嫌我死的不夠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