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很驚喜


邢越尚匆匆回到宮里,隨便找個醫療艙將自己治療完畢便直奔秦云行所在.

這時候,秦云行正開著智腦個人視界,坐在沙發上手舞足蹈地不知道在忙活什麼,對他的到來毫無察覺.

邢越尚在智腦上調取出錄取通知書,做好投影的准備.然後緩步來到他的面前,輕聲喚道:"殿下,我回來了."

秦云行聞聲關掉視界屏幕,一見是邢越尚,頓時喜笑顏開:"你回來得正好,我剛巧有些問題想問你."

"什麼問題?"邢越尚湊前,貼著秦云行坐下,見秦云行有些不自在地想要拉開距離,只得暗自歎息一聲,化為獸形.

這下,秦云行不光不躲,還主動把人抱懷里了:"你走之前,我不是說要給你一個驚喜嗎?"

秦云行不等人反應過來,一把捂住了小豹子的眼睛:"做好心理准備哦.一二三……"

秦云行松開手,一座依山傍水的大型建築投影在邢越尚的眼前,建築呈半環形態,或以石累,或以木構,蔥郁掩映,與自然和諧地融為一體,大門上的古藤盤結著畫出幾個大字--積厚學院.

"我們將為獸族辦一所高等院校.我倆會成為這所學校的第一批學生,驚不驚喜,意不意外?"秦云行邀功一般地說道.

"很驚喜."邢越尚癡癡地看著眼前建築的投影,嘴角不由自主地越翹越高:"這所學校,對整個獸族意義重大,所有獸人都會感激您的,感謝您所做的這一切,感念您一直以來對獸族的關照與厚愛."

"有什麼可感激的.別人不清楚你還想不到嗎?"秦云行在邢越尚腦袋上揉了一把:"我建這個學校,不過是想借著關照獸人名義,建立起一個適合無精神力者的全新教學系統,方便我自己學習.順便也借此避開那些人亂七八糟的接近與試探,雖然我們之前已經清理了一波不安分的貨,但只要我還頂著親王的名頭,就注定很難清淨."

"不管您目的為何,我們獸族因您而受惠是不爭的事實."邢越尚仰頭望著他的殿下.這所學院的意義遠不止提供教育那麼簡單.專有教學體系的建立,意味著獸族也同云昭人一般擁有了不斷深造,提升自我能力與階層的可能.他不信算無遺策的殿下會想不到這點,他只是只字不提,一如既往地施恩卻不認賬.

邢越尚正感動著,就聽到秦云行又補了句:"當然,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擼毛,只要一想到我未來的同學們全是可愛的毛茸茸,簡直要開心得飛起.你也是吧?"

邢越尚瞬間死魚眼:對不起,並不開心.

秦云行繼續道:"本來我想給學校起名為--沒有精神力爸爸照樣干死你學院,但因為名字太長被裴逸給否了."

邢越尚眼神漂移:你確定被否的原因是名字太長?

"學院的基本框架已經出來了,但具體適不適合獸族還需要你幫忙看看."說著秦云行便將眼前的場景切換為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對了,你不是說你回來的時候,也會給我驚喜嗎?是什麼?"

"沒什麼."邢越尚搖搖頭,岔開了話題:"殿下,學院專業課程的設置是什麼樣的?"


秦云行的注意力被順利轉移,開始向邢越尚介紹起課程設置的事來.

邢越尚勾起尾巴卷著秦云行的手指,默默將自己的帝國學院入學通知刪除.

秦云行放棄就讀帝國學院的消息是在開學前三天的時候發布的,這消息一出,輿論瞬間炸了.之後的走向正如秦云行所料,機智的人民群眾很快就整理出了他與史教授的愛恨情仇.並且在官方的引導下,順利得出了如下結論--

可憐的親王殿下,憑本事進的帝國學院,結果卻慘遭史教授打壓,被逼得有學沒法上.

史教授對于自己被親王收拾並非全無准備,但他相信,只要把秦云行想逼自己將他男寵也塞進學院的事曝光,那輿論對自己再如何不利也有限.若是後續手段跟上,讓整個局面翻轉也並非難事.

但誰知道,秦云行玩這麼大,直接就不來上學了!他要怎麼反擊?說親王為男寵打壓我?人親王一件惡事沒做,一句壞話沒說,他連反駁都找不到對象.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從一個人人敬仰的教授變成一個人人唾棄的小人.

在輿論的壓力下,帝國學院迅速做出了反應,果斷將史教授從分院長的位置上扯了下來,並且再度向秦云行發出邀請,秦云行的回答當然是拒絕.其他學院見機也紛紛向秦云行伸出橄欖枝,但秦云行的回複非常統一--十分感動,然後拒絕.

等到各大學院全都開了學,大家發現秦云行是真的不打算選擇任何學校時,輿論不免又炸了一回.

鑒于這個後果比想象中更惡劣,史教授也不免被再度拖出來,人民群眾就他對殿下那小心靈造成的嚴重傷害,紛紛報以最深切的"關照",與最誠摯的"問候".

而帝國學院在看到這個後續之後,更是亞曆山大.唯恐陛下因此記恨上整個學院,帝國學院索性直接解除了與史教授的聘用關系.史教授是在學生們的歡呼聲中離開的,他本是個心胸狹隘之人,之前借自己的學術地位沒少做打壓同行,壓榨學生的事,結果這回借著親王的東風,之前的惡事一樁樁一件件全被受害者們曝了出來,名譽跌得稀碎,撿都撿不起來.

史教授帶著滿腔悔恨,狼狽地登上了自己的飛艇.早知今日,當初他就不該聽那位大人物的話,配合那什麼--故意為難親王,好逼女皇出手--的狗屁計劃.

史教授站在飛船里,遙遙瞪著皇宮的方向,不知此刻的秦云行會是怎樣一副得意的嘴臉:"這下,你該滿意了吧."

然而,事實上,秦云行根本就沒關注過他的下場.女皇或許會將此人狠狠地寫進黑名單,秦云行卻是從未將史教授視為仇敵,也沒想要特地針對他做些什麼,他只是在操縱戰車向著目標前行的過程中,順便從他身上碾壓過去了而已.

相較于秦云行的不管不問,邢越尚對此要關注得多,有時候還要親自下場替自家殿下說話,順便再往那姓史的腦袋上砸幾塊石頭,可以說是全情參與了.

起初事態每每有了發展,邢越尚還會將消息分享給秦云行,但後來見秦云行整天忙于學院籌備,對這個並無興趣,于是也不再多說.但在憋了好幾天後,邢越尚還是忍不住開了口.

"殿下,我覺得這輿論風向有些不對."

說著,邢越尚便將星網上的一些發言,展示在秦云行眼前--

"哎,這熟悉的配方這熟悉的味道.當初殿下獸族巡回到一半,被人汙蔑,也是直接撂挑子走人.這回更狠,被教授為難了一下,就直接休學了."


"殿下要是生氣了,永遠都是哄不好的那種,未免也太玻璃心.好在當皇帝的是他姐,不然一個不順心,直接丟下冠冕不干了,畫面得多美?"

"身為一個吉祥物親王,殿下當然有任性的資本和自由.陛下就不一樣了,她這會兒大概都快恨死那姓史的了吧?"

"女皇陛下也是委屈,弟弟都被欺負成這樣了,還要守著教學自由不可干涉的原則,任那史教授猖狂."

"哎,陛下就是太自律了,其實她就算真出手懲治那貨,大家也不會有意見的."

……

"怎麼不對了?"秦云行大致掃了一眼,問邢越尚.

邢越尚皺著眉:"本來之前只是偶爾看到一兩句,並未放在心上.但整理到一起後,看起來就很不對勁了,這輿論的風向隱隱有些踩著您推陛下的意思?"

秦云行無奈地笑了下,道:"多半又是裴逸那貨的手筆,沒事兒,他這麼干,對帝國穩定有益無害."

邢越尚心里替秦云行不平,但也知道秦云行對此也是樂見其成的,于是關上投影,悶頭生氣,不再吭聲.

"對了,我那篇論文的評級出來了."秦云行換了個話題道:"一共兩個榮譽點,我已經授權給院長使用了,你回頭記得去院長那里進行治療."

"殿下……"邢越尚舔了舔唇,即使早有預料秦云行會如此做,但當真的得到這份過于貴重的饋贈時,他依舊無法坦然地面對這個:"榮譽點實在太過珍貴,請恕我無法接受.您該把榮譽點用在您自己身上.我需要的,我會自己會去掙."

"你給我當貼身親衛你要怎麼掙榮譽點?"秦云行反問道:"還是說你盼著我出什麼事兒,然後你好去掙這份榮譽?"

"不!怎麼可能."邢越尚連連搖頭.

"你要真想還我榮譽點,那我給你指條道."秦云行微笑著,眼底湧動著邢越尚看不分明的情緒.

"您說."邢越尚躍躍欲試地催促道.

秦云行不緊不慢地開口:"你做完治療後,就去帝國學院報道,然後努力學習,提升自己,成為一個優秀的人才,為帝國服務.到時,榮譽點自然就滾滾而來了."

邢越尚愕然地看著秦云行:"殿下您……"

秦云行微微頷首,對他的猜測回以肯定:"沒錯,我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