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很牛逼
g,更新快,無彈窗,!

雖說秦云行對于近在咫尺的感情,有些燈下黑;不過對于世道人心,他還是稱得上洞若觀火的.計劃執行得相當順利.民意被挑動著分為兩派,一派怒斥親王狼子野心,偽造測評結果想要為未來插手政務鋪路,還陷女皇于不義之地;一派為親王叫屈,明明選擇能力傾向測評推薦的專業是每個人應有的權利,卻因為身份所限被強壓著失去選擇權.

眼見著後一派漸漸勢弱.終于有人按捺不住跳了出來,或是聲援親王極力證明這份測評結果為真,親王于政事上是何等有天份.或是汙蔑女皇,掰扯出一大堆女皇打壓親王的黑曆史,那口氣像是恨不能立刻揭竿起義,將可憐的親王救出皇宮.又或是開始鼓吹帝制本身就避不開皇族彼此傾軋的內耗,這樣會對帝國造成一二三四五等等等不利影響……

不管是哪一種人,等待著他們的都只有一個悲傷的結局.眼見魚兒已經差不多都浮上了水面,這個計劃也到了收尾的時刻.

"殿下,是時候拿出您的辦法,為女皇正名了."

直至現在,秦云行也沒把翻轉局勢的法寶給裴教授瞅一眼.對此,裴教授很是怨念:"現在你總可以把東西給我看看了吧?"

"哦,時機到了嗎?"秦云行一臉恍然,然後微微一笑:"不行."

裴教授眯起眼,防備地打量著他.難道這家伙真的……

秦云行才不管裴逸又陰謀論了些什麼,直接用一句話封堵了他的後續抗議:"一個小時後,我就會把東西掛到星網上公示出來,到時你就明白了."

一個小時後,裴教授終于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多日的東西:一篇曆史論文--

《論古人類祭祀史中的重大謬誤》

作者:秦云行

引言:4148年,隨著回家號成功探索到了通往太陽系的航線,對古地球文明的發掘也在不斷深入,其中的祭祀文化引發了帝國專家學者們的廣泛專注.在這兩個世紀里,帝國一直致力于對祭祀文化的歸納與還原,且于4288年,集帝國多位專家之力整理出了《古人類祭祀史》.

在《古人類祭祀史》馬列時代炎黃國篇中,學者們通過光影回溯技術,發現了兩個具有周期性儀式性的古人類大型集體活動--

一個活動以七天為一個循環,活動每間隔兩天舉行一次,活動持續五天,遇雨天霧霾天沙塵暴天等無陽光照射的天氣則中斷.活動時間為上午九點四十至十點,活動時,年長的古人類會將所有的幼年期古人類,都驅趕到一塊前有高台與旗幟的平地上.成百上千的幼年期古人類會在年長者的帶領下,隨著固定的樂聲做出指定的重複性的動作,直至樂聲結束.

一個活動則無間隔時間,幾乎每天都會舉行,同樣,遇雨天霧霾天沙塵暴天等天氣則中斷.活動時間為傍晚七點至八點,活動的參與者,主要為古人類中的老年體,一般以十到一百人為一個單位.當樂聲響起,部分老年古人類便自發彙聚到有明亮燈光的平地上,在一至五位同類的帶領下,隨著音樂聲做出對應動作.樂聲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發生變化,但學者們發現,其動作具有高度的重複性,只是排列組合前後順序有所差別.

因這兩個活動的普遍性,周期性與規律性,專業學者們將這兩個活動,認定為國家性的祭祀活動.並因其對時間段與天氣的選擇,認為這兩個祭祀活動均代表了古人類對太陽的崇拜.

但筆者通過大膽推測小心求證後認為,這兩個活動,應是分別對應著古代文獻中記載的課間操與廣場舞.筆者認為,將這兩者歸類于古人類集體性的鍛煉活動更為恰當,不當納入祭祀活動范疇.下面,筆者將列舉出從遠古時期的微博記錄,小學作文,視頻彈幕等曆史文獻中找到的相關佐證,對此觀點進行證明.

……

此論文一出,裴教授尚未出手引導,民間輿論已是自發地朝著所期望的方向發展了起來.

"難怪之前不管我們怎麼呼籲,親王殿下都不出來澄清.原來親王是憋著大招呢.寫著政治的測評結果算什麼,直接用專業論文證明自己的能力才是真正的無可辯駁!"

"論文署名是親王,不代表真就是親王寫的啊.以女皇的權勢,找個人來代筆也不算什麼難事吧?"

"樓上是不是傻?代筆是不難,但這種直接用論文掀翻了整個曆史圈的人你上哪兒找?看清楚,親王這不是一般的論文,這是直接和蓋棺定論了的曆史書正面剛的論文!"

"曆史什麼的我不太懂,但曆史論文這種東西,出現什麼論點都是正常的吧,之前的曆史整理有謬誤,有人發現並指出也不奇怪,也不一定只有親王才能寫啊."

"曆史專業的出來吱個聲,殿下這篇論文,就算不論專業,單論利弊,也不可能是別人寫的.首先,曆史大拿們不可能寫這麼個論文,啪啪抽自己的臉.其次,任何一個曆史新人,都能憑著這篇論文,瞬間在曆史圈封神.而且一旦這篇論文中的論點被驗證為真,對于帝國就是修正曆史謬誤的大功勞,至少可以評得一個榮譽點.就算給親王代筆,隨便交一篇能證明曆史天賦的文不就行啦,誰會把這麼一篇意義重大的文章拱手讓人?"

"居然這麼厲害嗎?舔屏黨表示萬萬沒想到一直賣臉的親王也有賣才華的一天."

"就是很厲害,我的能力傾向測評結果也是曆史,我們一家的測評傾向也都是這個類別,但我家里基本上所有人都自認沒法寫出這樣的論文(我爺爺慘遭打臉正在生氣,沒有發表意見).很多曆史圈的人,不管鑽研多少年都未必能養出殿下這樣想古人之所想的精准思路,殿下在曆史專業上絕對是天賦異稟."

"所以說之前那個政治的測評結果,確實是捏造的咯."

"不知道是誰這麼惡毒,竟然傳出這種消息!可憐我們殿下與陛下被非議了好幾天."

"之前罵親王的人這會兒怎麼啞了?還口口聲聲說是親王故意放出的測評結果!一群人各種分析陰謀論,還瞎比比什麼親王內戰計劃一二三步.結果一轉眼你親王實力證明了人家的測評結果就是曆史,政治方向什麼的純屬捏造.我就好奇一件事,你們這會兒臉疼嗎?"

"就是!之前罵女皇的人怎麼不蹦跶了?我家陛下有多關愛弟弟全帝國誰不知道,非要用你們那些陰暗心思掰扯一堆所謂的皇家內斗.殿下測出來的傾向就是曆史,陛下送他去曆史專業有任何問題嗎?沒問題!有問題的是你們這群居心不良的攪事精!等著被陛下收拾吧!"

……

直至此刻,裴逸一直懸著的心才總算是放了下來.萬幸親王並不像他所想的那樣喪心病狂,甚至,遠比他所認為的還要好許多.

裴逸看著之前秦云行發給自己作為搞事道具的測評結果,心中不由生出了另一個大膽的猜測.此前,他從未想過有這種可能,但現在,在卸下了對秦云行的所有防備後,他終于得以正視現實,去正視另一種可能性的存在.

一個小時後,裴逸親自來到宮里,求見親王殿下.

秦云行被裴逸嚇了一跳,趕緊將人放進來:"計劃出什麼大問題了?很嚴重嗎?居然逼得你親自跑一趟."

"計劃很順利,我只是來向殿下您求證一件事."裴逸溫和地笑著,看向秦云行的眼里難得多了幾分來自長輩的關愛之意.

秦云行被他看得渾身發麻,默默抱緊了他的小豹子問:"到底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