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很慌張


就邢越尚對秦云行的了解,他家殿下絕對是一個安閑自得(好吃懶做),淡泊名利(毫無追求)的人.他對于政治,就像對穿著清涼的人類那樣避之不及.可現在網上卻傳出了親王測評結果為政治的謠言,顯然是要搞事啊.

邢越尚當即打開智腦想要給秦云行示警,但一看到智腦上顯示的時間已是半夜,正要按下通話申請鍵的手指不由得一頓.從圖書館到宮里,也不過才十多個小時的行程,這麼重要的消息,還是趕回去親自和殿下說吧.于是,邢越尚將東西麻利地一收,連夜直奔皇宮.

當邢越尚回到宮里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傍晚了.

"親王貼身親衛邢越尚,請求獲取殿下此刻的坐標."

宮內的智能系統很快給了回應:"身份確認,權限通過,坐標已發放至您的個人智腦."

邢越尚看了一眼秦云行的位置,不由失笑.又是在書房,看來今天的殿下,也依舊是沉迷曆史不能自拔啊,天都要黑了還不去休息.

邢越尚也不耽擱,直奔書房而去,沿路的門禁隨著他的靠近,自動打開.

邢越尚腳步匆匆地穿過一扇又一扇大門,不由得想起自己當初第一次進宮時的樣子.侍衛夾道,專人陪同,不可亂走,不准亂碰,不許喧嘩.而現在,凡親王殿下活動的地方,他均有權踏入,甚至連殿下的坐標,都能輕易獲取.

現在回想起來,也不過才短短幾個月而已,秦云行卻是毫不吝惜地將莫大的信任,交付到了自己這個外星難民手里.哎,他單純的親王殿下就是太容易相信別人,對人一點防備之心都沒有.幸虧遇見的是自己,不然遲早要被人叼著後頸肉拖回窩里去吃干抹淨.

秦云行有他單獨的宮殿群,坐標上說是書房,實際上是一座書殿,包含了藏書間,閱讀間,休憩園,會客廳等等.

是以邢越尚踏入書房的第一時間沒有見到人時,也不覺意外.當即化為幼豹形態,抽了抽鼻子,順著味道找了起來.很快,他便聽到自家殿下的聲音從休憩園遙遙傳來--

"如果你報告中的數據都是准確的,那他給我當親衛確實是在大材小用."

殿下是在和人談話嗎,邢越尚不由得放慢了腳步,不知自己該不該回避.

"殿下,邢越尚如果能進入軍隊系統,得到專業的訓練,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我只是不忍帝國錯失這樣一位優秀人才.希望您不要見怪."

邢越尚抖了抖耳朵:這是教官的聲音.他找殿下干什麼?


邢越尚不再猶豫,快步向著兩人所在之處走去.

拐過回廊,兩人交談的場景便完整地呈現在邢越尚眼前,花亭中,親王與教官兩人一坐一站,親王斜倚在浮空軟椅中,語氣淡淡地道:"怎麼會見怪,我很高興小行能有你這麼一位為他著想的師長.調動的事,我會考慮的."

"殿下英明.其實邢越尚一直都以做您的親衛為榮.他親口跟我說過,日夜守護著您便是他畢生的追求."大概是沒想到親王這麼容易放人,教官面上帶上了兩分忐忑:"只是機會難得,相信就算他不在您身邊了,也會一直記著您的恩情的."

"不用這麼緊張,他是走是留,我都沒意見."秦云行下了椅子,望著夜空中寥落的星辰,聲音飄忽得像是隨時會散去.

"你看那些星星,每個夜晚它都掛在那里,就像能陪你到天荒地老.但事實上,它一直在你目不可及處沿著自己的軌道頭也不回地疾馳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軌道要走,所謂的相伴相守原本就是天真渺小者自欺欺人的錯覺罷了."

"可是,天地塵埃,我與您同等渺小."身後忽而襲來一個懷抱,將秦云行整個人都擁入溫暖之中.低沉的嗓音在秦云行的耳邊一字一句:"若我為星辰,亦只作您的衛星,我的軌道便是與您為伴."

"邢……"身後突如其來的溫度,讓秦云行的大腦一片空白:"你怎麼回來了."

"殿下,您這樣可不厚道,背著我就偷偷和人商量,想要將我趕走."邢越尚惡劣地沖著秦云行已經開始泛紅的耳垂吹氣,恨不能一口咬上去.

秦云行一把捂住慘遭調戲的小耳朵,氣呼呼地嚷回去:"難道不是你拜托教官幫忙說話,想要離開我嗎?"

你對我的了解是有多缺乏,居然能生出這種錯覺?!

邢越尚有些愕然地偏頭看向秦云行,將他臉上尚未來得及收斂的憤怒與委屈捕捉了個正著.一顆心心頓時像是被誰猛地裹進蜜糖里,軟軟地融化開來.

"所以說,殿下您其實一直都很喜歡我--作您貼身親衛的嗎?明明舍不得,偏還擺出那麼副云淡風輕的口吻,這麼口是心非,很容易被人按在地上搓揉瀉火的你知不知道."

"邢越尚,你教官沒教過你規矩嗎,當親衛的要和主人保持距離.不准動手動腳的!"

親王殿下的口吻雖嚴厲,但順著邢越尚的視角看過去,恰巧可以看到一層曖昧的緋色正從秦云行的頸側一路染到耳根,讓人心跳加速,忍不住想要更過分一點……

"咳咳,邢越尚不可逾矩."既是被親王殿下點名了,教官沒法再裝死,只能佯作正經地訓人.他懷著滿心的我屮艸芔茻,看著眼前犯上作亂的親衛,以及慘遭調戲的親王,深覺這世界變化快,人設說換就換,他一把年紀實在接受不來.

邢越尚倒也沒和教官頂著干,當即松開了秦云行.然後微微一笑,變回幼豹形態,雙爪撐地,乖巧仰頭,無辜又純潔:"抱歉殿下,是我失禮了."


好久都沒擼毛的秦云行瞅著小豹子,內心蠢蠢欲動,非常想要對自家親衛動手動腳.

邢越尚卻像是沒看到秦云行渴求的目光一般,輕輕一躍,跳到了教官眼前,開口道:"教官,我想我已經很明確地告訴過你我的想法了.沒想到,您居然會趁我不在,慫恿殿下將我調走.您這樣無視我意願,強替我出頭的行為,未免太過了吧?"

教官難得搞回小動作卻被正主撞見,也是很尷尬,只能小小聲道:"實在是事出有因,那個……小尚,我能不能和你私下聊聊?"

邢越尚有點不想理他,不管什麼理由,教官干的事,都過界了.

但秦云行卻是擺擺手主動道:"你們聊吧."

說著秦云行便干脆利落地走了,將空間留給這兩人.

"說吧."邢越尚雖是幼豹形態,但每一根毛都散發著凜冽的敵意:"最好你能拿出一個像樣一點的理由,不然……"

教官謹慎地先開了個反監聽的屏障,這才道:"可能你還不知道,昨晚親王殿下的測評結果忽然被曝光了出來……"

"我知道,我就是為這事才趕回來."邢越尚打斷了他,神色越加不善:"可這和你今天背後捅我刀子有什麼關系?"

教官也怒了:"你管這叫捅刀子?我這他媽的是想救你!親王把他的測評結果公開,擺明是想借輿論給陛下施壓,不管最後這事他和女皇誰輸誰贏,親王殿下都已經和女皇撕破了臉,之後他們之間的摩擦只會越來越激烈.我不趁著變天前把你這傻子給摘出來,難道還眼睜睜地看著你色令智昏,摻和到里頭去做個炮灰嗎?要不是看在你小子,死了可惜的份上,我管你去死啊!"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聽到這個理由,邢越尚總算神色稍緩,耐著性子解釋道:"但你誤會了殿下,測評公布這件事的幕後操縱者絕不會是殿下.我和殿下天天在一起,深知他與陛下感情有多深厚,而且殿下本身也對皇位也沒有絲毫興趣,不可能做這樣的事."

"你認識殿下才多久,怎麼就敢肯定殿下沒有那種心思?"教官冷冷道:"你天天在他身邊又如何,你敢保證殿下二十四小時都在你眼皮子底下嗎?你清楚他一個人的時候都在做些什麼嗎?"

邢越尚很想反駁說我當然清楚,但當回答正要鑽出喉嚨時,卻猛地卡住了.

邢越尚突然想起了自己被派去抄書的事:以殿下的權勢,真的有必要讓自己這個貼身親衛去抄書嗎?就算他不能直接命令圖書館的人將東西抄錄一份送來,相比于找自己這個只能一頁頁笨拙掃描的人而言,找其他能用精神力對書本內容進行複刻的人無疑更有效率不是嗎?所以說,殿下這麼做,只是想找個借口支開自己……

難道說,這次測評結果曝光的事,真的與殿下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