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很堅定


"什麼計劃?"

"計劃不是早就擺在那里了嗎,我連道具都准備好了."秦云行操縱著智腦,將那份傾向為政治的能力測評投影到兩人眼前.

"只要傳出姐姐罔顧我測評結果,強行將我塞入曆史學院的風聲,那些不安分的渣渣自然會主動咬鉤,推波助瀾.不管是想借機拱我上位的,還是想借機削減姐姐的民望的,都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屆時我們只管搜集證據,將他們一網打盡就好."

"好辦法."女皇率先表示贊同:"堵不如疏,我們若能在你進學院前,就先給那些不安分的家伙一個教訓.那等你入學後,日子會想必清淨許多.就算還有人不死心,想借著你的名頭發難,也得先掂量掂量能否抗住你這個毒餌帶來的風險再說."

裴逸對秦云行的計劃卻是不置可否,淡然反問:"可是事後呢?我們固然可以借此將那些人釣出來,但我們要如何證明此事純屬有心人的惡意造謠.唯有曝光真正的測評結果才能洗淨陛下身上的汙名,但就我對您的了解,您真實的測評結果是曆史的可能性非常小.那麼可以冒昧問一句,您真正的測評結果到底是什麼嗎?這個結果能對陛下為何送您去曆史專業,做出完美解釋嗎?"

女皇想起弟弟的那個驚世駭俗的測評結果不由得一陣汗顏,擺擺手道:"小行的結果不適合公開,要不你替他偽造一份測評結果為曆史的憑證吧."

裴逸不贊同地搖著頭,看向秦云行的眼神更是隱帶不善:"我固然可以偽造一份,但是假的終究是假的,如果被人看出不對,陛下您的汙點就真的無法洗清了."

"反正不能公開."女皇態度堅決,她自己被人嘀咕兩句沒關系,但弟弟絕不能成為任何人的笑柄.

裴逸腦海里不禁浮現出一個猜想,這個猜想委實可怕,幾乎令他汗毛倒豎.他試探道:"陛下,我想您是親眼見過測評結果的吧?"

"你什麼意思?"女皇不快道:"是否導出結果是我弟弟的自由."

裴逸心下一沉,繼續試探道:"我猜,曆史專業是殿下自己選的吧?"

女皇點點頭:"那是當然."

裴逸的心徹底沉入谷底,果然!親王殿下真是好心計.想當初他還可笑地認定秦云行一個徒有野心卻又畏首畏尾的蠢貨,現在看來,親王殿下不僅不蠢,而且還聰明得令人心驚.

先是故意向女皇謊報了一個見不得人的測評結果,然後再求女皇將他送入一個完全不適合的專業.到時自會有人對此存疑.哪怕沒有自己這出,親王也大可像現在這樣,以求得學習生涯清淨之名,向女王拋出這份傾向為政治的假測評.接著,他便可在女皇陛下的眼皮子底下,正大光明地造勢誣蔑她.

女皇只要存了對弟弟的維護之心,就注定無法徹底澄清此事,而親王卻可借此將女皇暗害他的種子植入民眾心中,若是未來真的叛亂,他就能搖身一變從不知感恩的叛徒,化為忍無可忍才自保反抗的小可憐.現在局勢穩定,縱然生亂也掀不起什麼大風浪,反不如犧牲一些耐不住的蠢貨,一邊安女皇之心,一邊為自己的未來鋪路.相比于倚仗那些亂臣,這種借女皇的手給自己隱晦鋪路的手段,無疑更聰明.

"想必殿下心中已經有了萬全的澄清之法了吧?"裴逸看向秦云行:"您如此愛重陛下,定是不忍讓陛下背負半點汙名的."

"那當然."秦云行瞥了裴逸一眼,不屑道:"早在你提出那個計劃的時候,我就做好了翻轉局面的後手了.畢竟當時我也沒法保證你是否會真的履約,所以我一開始就做了備案,就算你沒帶我去跟叛臣們會面,我也會借著你這個偽造測評計劃,把你釘死在亂臣賊子的恥辱柱上,然後再為我姐正名.雖然原打算以我們互飆演技告終,但這個計劃撿起來洗洗還是能將就著用的."

"怎麼翻轉?"裴逸眉頭緊皺,無論如何也想不通,如何才能在不公布真實測評結果的前提下,達到目的.

"不告訴你~"秦云行賤笑著沖裴逸吐了個舌頭.

裴逸:"……"你這樣做人遲早是要被打死的你信不信.

女皇看著眼前仿佛貓狗互撓的場景,笑笑道:"那小行能不能告訴姐姐呢?"

秦云行埋頭操作一番道:"姐,我把東西傳給你了,你看看呢."


女皇無視了裴逸關注的目光,在個人屏幕中翻閱起了弟弟傳來的文件,越看,臉上的笑容越是明媚.

"雖然還沒完善,但這個東西的分量應該夠我們翻盤了吧?"秦云行笑嘻嘻地問.

"當然!"女皇抱住秦云行就是一個凶殘的埋胸:"小行,你真厲害!我就知道我弟弟是個天才."

秦云行掙紮著從姐姐懷抱中脫出,紅著臉道:"也沒有,我只是奇思妙想比較多而已.這個東西完善之前還請姐姐替我保密."

"那當然!"女皇捧著弟弟的臉吧唧了好幾下:"我家小行又厲害又謙虛,姐姐以你為傲."

裴逸看著眼前的場景,臉都青了.

秦云行本來被姐姐這哄小孩的態度搞得又羞又窘,結果一看裴逸的神色,頓時喜滋滋,回了姐姐一個麼麼噠道:"既然姐姐你也覺得沒問題,那計劃就這麼定了吧."

"好,我會安排人去做的."女皇頂著一張--我弟弟居然回我親親了--的驚喜臉整個人都有點暈乎乎的.

"陛下,可有需要我出力的地方."裴逸主動問道.

秦云行主動答道:"不需要,接下來的日子你將因為冒犯尊貴的親王大人而鋃鐺入獄,給我好好在監獄里反省反省你對幼小心靈造成的傷害吧!"

他這是在防著我壞事嗎?果然有問題!裴逸看了看還沉浸在驕傲喜悅中的女皇,果斷服了軟:"殿下,對不起.之前是我想岔了,希望您與陛下能給我一個將功折罪的機會."

"一句道歉就想翻頁?"秦云行斜睨著他.

"若您有什麼想要的賠禮也只管提."裴逸認真道:"您這計劃極端機密,若是參與者稍有不慎造成泄密便前功盡棄.我自認在技術還是有點本事的,不管是偽造憑據,散播消息還是追蹤數據都能出的上力."

秦云行本就沒打算將裴逸這個強力外援排除出計劃,看他認錯態度良好,便也見好就收:"行吧,你幫我設計一台適合手動操作的戰斗裝甲,這事兒就算了."

"你這就是在強人所難了啊."女皇插話道:"戰斗裝甲操作起來本就非常複雜,帝國所有裝甲向來都是靠著精神力接駁操縱的,想用手動操作實現所有功能,根本就不可能."

"我知道啊."可是高達是男人的浪漫啊!秦云行不服,秦云行委屈巴巴,秦云行星星眼望著姐姐:"可我想要嘛,要是裴教授都搞不定,那整個帝國多半就沒人能搞定了."

女皇……女皇敗下陣來,只能帶著些許歉意看向裴逸.

裴逸當然不可能拒絕,親王沒准兒正等著他拒絕,然後再理所當然地借機發火,將自己排除在計劃外呢.于是他點點頭道:"我會盡力,但這需要些時間."

秦云行對裴教授的心路曆程毫無察覺,當即高高興興道:"那我就等著啦."

計劃就這麼定了下來,鑒于開學在即,當夜,秦云行的測評結果就"一不小心"漏了出去,風聲漸起.起初只是有人提了一句為什麼殿下明明測評結果是政治,選的卻是曆史系?一個親王學政治不是正好嗎?

隨後,很快便有一群聰明人探頭,分析起了這其中的厲害,揣測起了這個選擇下的齟齬.輿論也朝著不利于的女皇的方向迅速發酵起來.

邢越尚雖是在博物館里替秦云行抄書,但卻一直都密切關注著親王殿下的消息,他看著網上越累越多的評論,敏銳地意識到--他喵的,又有刁民想害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