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想明白
g,更新快,無彈窗,!

"其實以你的能力,做親衛有些浪費.作為尖兵,單獨行動,更有利于發揮出你的長處."蹲在醫療艙外的教官,守著已然恢複人形的邢越尚,言辭懇切:"而且經過今天的事,我估計你也不願意再給親王當親衛了……"

"等等,誰跟你說我不願意了?"眼見談話走向不對,邢越尚趕緊叫停.

教官一臉你不用多說我都懂的表情:"雖然親王性格有些那啥,但我們陛下是很通情達理的.我也會就你的情況,向女皇提出建議……"

見教官越說越不像話,邢越尚趕緊道:"我就想給殿下當親衛,真心的."

教官壓低了嗓子問:"為了找機會報複回去?聽老哥一句勸,小伙子你不要這麼想不開,咱胳膊擰不過大腿,雖然殿下不干人事,但他畢竟是個親王,為了這個賠上自己不值得."

邢越尚哭笑不得:"沒有,我真沒生氣,我完全理解殿下的良苦用心.殿下本也是在為我考慮,怎麼可能懷恨在心."

我個旁觀者都覺得他活該被打一頓,你個受害者居然一笑而過還感恩戴德?教官不可置信地打量著邢越尚,這怕不是個傻子吧:"你說真的?"

"真的."邢越尚笑著點點頭,他怎麼可能去記恨一個甯願自己被討厭,也要確保對方抉擇無誤的笨蛋.

"我明白了."教官恍然大悟,繼而歎息:"有一課,我忘了給你上,但現在看來,是時候給你補上了."

我都考核完了,你還有課沒上?什麼鬼!邢越尚滿臉問號:喵喵喵?

"這一課叫--好好干你的活別想太多."

教官清了清嗓子,對著醫療艙里的邢越尚直接開始現場教學:"從我手上出去了那麼多皇家親衛,十個有九個會在見親王殿下第一面的時候,就覺得殿下對他有意,想和自己發生點什麼超出主從的關系.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是這樣."

"呃……"邢越尚默默望艙頂,回想起當初那個一心認定自己即將被糟蹋的自己,老臉一紅.

看邢越尚這反應,教官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當即長歎一聲:"我必須遺憾地告訴你,殿下他就是這麼個見誰撩誰的屬性,撩完就跑,從來不負責.誰要是不小心上了勾也只能自認倒黴."

邢越尚當即表示不服:"明明是別人肖想他,怎麼能怪到殿下頭上."他身為毛團被絨毛控給撩了很正常,其他親衛算是怎麼回事,分明是他們見色起意,殿下何等無辜.

教官心說你當我不知道殿下平時是如何把你按在地上摩擦的?就算你甘之如飴,那也不能強行洗白這麼個天天對你動手動腳的小流氓吧?

但善良的教官還是決定給邢越尚留兩分面子,委婉道:"你跟隨殿下這麼久,殿下對你又格外親密一些,你會陷進去,很正常.但我必須提醒你,殿下雖然看上去一副很有經驗的樣子,但至今都沒有把誰真的放進心里過.之前的親衛但凡言行稍有過界,立刻就會被趕走,大多還是殿下親口下的令.不知道多少親衛直至出了宮,都不敢相信殿下會這麼冷酷無情."

"他不趕人,難道任由別人把他撲倒嗎?"邢越尚眯著眼,腦補了一下純潔羞澀的親王大人被信任的親衛襲擊後,紅著眼請求女皇把人調走的可憐模樣,滿心憤懣:"難怪殿下沒有貼身親衛,這些年,他一定過得很不容易."

到底是誰過得不容易啊!教官回憶了一下大清早想要偷偷看殿下睡顏,結果差點被親王當成刺客滅殺當場的親衛甲;又回憶了一下以為殿下暗示他今晚來一發,跑去殿下房間結果觸發警報系統衣衫不整被抓起來的親衛乙;再回憶了一下以為親王在和自己聊騷于是大膽告白,結果被正和親王通話的女皇看個正著的親衛丙.以及每次培訓都不得不殷殷囑咐小伙子們好好干活別想太多的自己.得出了一個結論:愛情果然使人盲目……

"哎,那麼多親衛,在殿下翻臉無情之前,誰不是深信自己對親王而言是特別的,唯一的,無可取代的?"教官語重心長:"我是真的很欣賞你,雖然知道你未必能聽進去,還是要多嘴一句.管好自己的心,別陷進去太深,愛上親王是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

邢越尚愣了一下,詫異道:"不,不是.您是不是搞錯了,我並沒有愛上殿下啊!我只是感激他欣賞他……"

這話教官就不能忍了:"你要沒愛上他,之前他受傷你能是那個反應?你敢摸著良心說你不想抱抱他親親他?"

之前邢越尚確實沒想過,但教官這麼一說,忽然就有點想法了--

把軟軟的殿下抱在懷里,親親他柔軟的發絲,親親他通紅的耳珠,親親他顫個不停的喉結,親親他漂亮鎖骨中間的那個小窩窩,親親他一觸碰便因為怕癢而瑟縮扭動的腰肢,親親他白白肉肉的小腿肚,親親他蜷縮起來的粉腳趾……那樣的場景,真是想一想都覺得心潮澎湃滿腔歡喜.

"我明白了."邢越尚垂下眼,心中已是了然.原來,這便是愛嗎?要不是教官點醒,他還不知要什麼時候才能搞清自己對殿下的真正心意.

教官總覺得邢越尚說這話的反應跟他預期的有點不一樣,但也不再多勸,欣慰道:"你明白就好.哎,既然你執意要做殿下的貼身親衛,那就藏好自己的心思,不然你的結局,也不會比其他親衛好到哪里去."

"我知道."邢越尚點點頭,很是受教.教官說得沒錯,他家親王那麼內向害羞,要是還沒得手前就讓他察覺到了自己的不良用心,一定會飛快地逃走,連小爪子都不肯再讓自己碰一下.他得不露痕跡地布下陷阱,謹慎耐心地將獵物一步步誘到手邊,然後就可以……

教官:是我的錯覺嗎,總覺得這位大兄弟瞬間想了很多的樣子……

于是,當滿懷歉疚的秦云行回來的時候,對上的就是滿懷"歹意"的邢越尚.

"檢查結果出來了?"邢越尚主動問道.

秦云行也沒隱瞞,如實將院長的話轉告給了他:"院長說……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害得你的痊愈之日變得遙遙無期."

邢越尚打開醫療艙,來到秦云行身前,單膝跪地,仰頭望向他的殿下:"那麼,您還願意讓我這個痊愈之日遙遙無期的半殘獸人做您的親衛嗎?"

"你……真的想好了嗎?"秦云行低頭看著他,再一次地提醒道:"哪怕將來有一天,你將面對今天考核上的那些殘酷局面?"

"我當然不想面對那些."邢越尚捂著心口,將真心如一張白紙般攤在秦云行眼前:"但我更不願意和您分開,我想要一直守護在您身邊."

哎呀媽,莫名有點小感動是怎麼回事?秦云行抓著邢越尚的胳膊將人扯起來:"那行吧,你願意當親衛就先當著,哪天想干點別的了,再跟我說."

"嗯."邢越尚笑著答應,心底卻很清楚,永遠不會有什麼職務比能日日陪著秦云行更吸引他了.

邢越尚給秦云行當貼身親衛的事,就這麼定下來了.

邢越尚本以為接下來的日子會變成秦云行的擼毛日常,沒想到,秦云行居然開始沉迷學習不能自拔,學的還是曆史……

"殿下,雖說您的能力傾向測試結果是曆史,但您對曆史的愛是不是來得太快太猛了點?"邢越尚在秦云行眼前晃蕩著一身剛剛被舔得油光水滑的皮毛,不相信自己會輸給曆史這個毫無姿色的小妖精.

秦云行一邊摘錄著曆史文獻,一邊敷衍了事地在邢越尚背上擼了把:"這不是愛不愛的問題,這世上總有些東西,是你明明避之不及,卻又不得不迎面而上的."

邢越尚思索了片刻,得出結論:"比如即將到來的開學?"

"四舍五入算你對吧."秦云行笑笑,他總不可能把自己和那些野心家間的洶湧暗潮解釋給小豹子聽.

"看來帝國學院的老師是真的很可怕."邢越尚嘖嘖感歎:"那麼殿下,我能為你做些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