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想很遠


"你和其他的親衛不一樣."秦云行將邢越尚的指頭一個個掰開,為他手上的細碎傷口一一清潔上藥:"他們不會看到我受一點傷就沖動暴怒,不會因為判斷錯誤就自責至深,更不會為我的死亡而將自己置于日複一日的悔恨煎熬之中,但你會."

"是的,我會."邢越尚想起自己之前的種種表現,不得不承認,秦云行說的,沒有一句有誤.他可以毫無畏懼地往刀鋒上撞,斷胳膊斷腿都不皺半下眉頭,但秦云行哪怕只是被劃破了層皮,他整顆心都會跟著揪疼.

"所以,我無法貿然同意你當我的親衛.我知道,你一直想著要做點什麼報答我,所以我姐要求你做我親衛的時候,你大概想也不想就點頭同意了."

秦云行放開邢越尚的手,退開兩步,望進他的眼底:"所以我設了這個局,就是要逼著你看清楚,當你真的成為我的親衛時,會背負上多麼可怕的責任.其實後面本來還有一場死亡的戲,只是沒想到你會忽然爆發,將我成功救出.戲雖然沒能演完,但你可以試著想象一下,如果真的看到那一幕,你會如何?"

我會如何?我當然是會椎心泣血,會痛不欲生,會弄死所有人包括自己來給你陪葬.

邢越尚看著眼前這個用再平淡不過的語氣做出殘忍假設的少年,忍不住想:秦云行這個人……在玩弄人心方面實在是天賦異稟!明明做著最可怕的算計,最冷血的謀劃.他卻偏偏只感受到了刻骨溫柔,滿心暖意.

秦云行卻不知邢越尚的心理變化,自顧自地繼續道:"所以你明白了吧,做我的親衛,對你而言,實在不是什麼好事."

"殿下,我說……你就那麼怕我為你傷心嗎?"邢越尚忽然湊近秦云行耳邊,將帶著笑意的聲音輕輕吹入他的耳朵:"事情都還沒定下,就迫不及待亮出最壞的可能,試圖將人嚇跑,唯恐自己給別人造成半點傷害?明明身為受益者,卻忐忑憂慮得跟個受害者一樣."

秦云行的身體陡然僵住,捂著耳朵小小聲道:"我…我不是,我沒有."

看著被自己一句話搞得茫然無措的小家伙,邢越尚僅存的一絲怒火也消散得干乾淨淨,唯余一片熨帖的滾燙,催促著他做點什麼,說點什麼.

邢越尚伸手將秦云行的小手捉回掌心,笑容乾淨得像是雨後的太陽:"有句話,我忘了跟你說."

"怎麼?"秦云行懵懵地看著他.

邢越尚扯著秦云行的手將人一把拉入懷中,左手將他的腦袋按在自己的肩窩,右手在他的頭上狠狠搓揉了一把:"我很高興你不是真的受傷,特別特別的高興."

"高興?"秦云行吶吶,完全不能理解邢越尚是個什麼佛系心態.

邢越尚摟著秦云行,將人整個兒揉進懷中,一下一下地撫著他的後心:"你要明白,你能給人帶來多大的痛苦,就能給人帶來多大的歡喜,不管是為你笑還是為你哭我都是樂意的.所以,別怕."

秦云行的臉騰地一下紅了,氣急敗壞地掙紮:"我怕什麼啊我…我堂堂親王有什麼可擔心的.你是不是沒搞清楚,該害怕的是你,當親衛這事兒不像你想得那麼簡單……"


邢越尚就笑吟吟地任由他說,雙臂像是兩條鐵鑄的欄杆,將人禁錮在懷里隨他撲騰.

"邢越尚你別沖動!"門口忽而傳來教官的驚呼聲:"我知道殿下很欠扁,但你要是真動了手,陛下一定會弄死你的!"

邢越尚撒開手,無語地看著滿臉焦急的教官:"你從那兒看出我要動手了?"

教官一臉不信,剛剛那場景,一個笑中帶狠,一個拼命掙紮,擺明就是邢越尚拿秦云行的防禦系統沒辦法,准備用臂力強行絞殺了.看看,親王這小臉都被勒充血了.

但既然邢越尚不承認,教官也不准備在這個問題上多糾纏,快步走上前不著痕跡地隔開兩人,沖著邢越尚深深鞠了個躬:"我知道,這次考核的劇本有些過了,對不住."

"沒關系,我不生氣."邢越尚笑著搖搖頭.

一般說不生氣的,潛台詞就是不原諒.教官一陣心涼,默默瞅了眼毫無愧意的親王殿下,心累.好好的考核不行嗎?非要給自己加戲折騰人.這下好了,把人惹毛了,看你怎麼收場.

"這次考核,你表現得非常優異,半獸化的形態更是超乎想象的強大."教官機智地准備換個話題:"建議你趁著狀態還在,先去做個系統檢測,如果能完全掌握這種力量,你會強大得令所有人豔羨."

"對對,你趕緊先去做個體檢."秦云行也幫腔道:"參照你的一貫水平,剛剛你強得有些不像話了,誰知道爆發出這樣超常的力量會有什麼代價."

教官再度默默瞅了眼親王殿下,人家為什麼爆發出超常力量,你自己心里沒點兒數嗎?哪壺不開提哪壺,要不是長得實在好看又有個好姐姐,這位大概早就因為這張嘴被打死過無數回了.

邢越尚卻是笑了,在所有人都關心他飛得高不高的時候,殿下永遠是關心他飛得累不累的那個.

邢越尚很快得到了妥善的檢查與治療,檢查結果也很快出來了.

"結果怎麼樣?"秦云行看著單獨找上自己的院長,滿是擔憂.

"我之前給小尚定的治療方案,是一個為期數年的調養計劃.用微量的刺激性藥物,一步步將他的獸態能力提升到正常水平."院長看著虛擬屏上的數據,歎息一聲:"但我看教官報上來的報告,小尚在這次考核中,似乎是強行將本應緩緩作用的藥效一次性榨取了出來,這對他的身體造成了很大的負擔."

"我早該想到的,他半獸化的時候,力量提升那麼多,顯然不正常."秦云行輕撫著治療艙,臉上盡是懊悔:"當時我就該叫停,也不至于……"

"但這也不全是壞事."院長慢悠悠地補充道.

秦云行無語地瞅著他:"您能不大喘氣嗎?一口氣說完好不好?"


院長繼續道:"這次刺激,最大程度地挖掘出了邢越尚的潛力.也就是說,只要調養得當,等邢越尚恢複正常獸形後,他的實力會遠遠超過他的同類,達到他這個種族從未有過的高度."

"那就好,我就怕有什麼後遺症."秦云行總算是松了口氣.

"但,這也不是沒有代價的."院長徐徐地補充道.

秦云行剛松下的那口氣又提了起來,不滿地瞪著院長:一口氣說完您能死啊!

"鑒于他身體上的變化,之前的治療方案就不適用了."

院長歎息一聲:"之前他想要解決獸形問題,一瓶第那非藥劑就能徹底痊愈.而現在,第那非藥劑只能作為初期階段治療用藥,中後期還需要更加珍貴的藥劑.也就是說,前景雖然是非常美好的,但這個前景需要為數不少的榮譽點去換,單憑你們的能力想要攢夠這麼多榮譽點,會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

秦云行倒不像院長這麼悲觀,直接道:"要做,總是有辦法的,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地治吧.榮譽點我會想辦法,你別跟他說."

"我知道,所以我才先找上你,跟你單獨談."院長善解人意地道.

"謝謝."

"不客氣,對了,我看報告上說,您在考核期間吸入了少量松弛劑."院長上下打量著秦云行:"什麼情況?需要我為您檢查一下嗎?"

秦云行擺擺手:"沒事兒,我雖然因為劇情需要調低了防禦等級,沒有阻止松弛劑的攝入.但自動防禦系統對攝入量也是嚴格控制了的,從小尚懷里出來的時候,藥效就基本過去了,這會兒應該已經代謝完畢了."

"你們年輕人,沒事兒不要玩這麼刺激,松弛劑雖然在放松肌肉上很實用,但卻會妨礙您正常發聲."院長殷切勸導:"要是沒法及時說出安全詞,很可能會玩過火的."

秦云行嘴角抽搐:"那報告到底是怎麼寫的,院長你是不是有什麼誤解."

"沒誤解沒誤解."院長慈祥地道:"我就是以防你們以後還要用,所以多勸兩句."

秦云行無言以對:"院長您想得還挺多啊……"

"應該的,應該的."院長擺擺手,留下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撤了.

就在院長和秦云行私下談話的時候,教官也單獨找上了邢越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