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想不通


哼,又秒慫!

邢越尚頗為無語地盯了假司機一會兒,便調出這棟建築的立體圖研究起來,為之後的突圍做准備.一般情況下,親王在入住任何地方前,都會有人將這個地方的結構掃描與房間分布圖發送給親衛,方便布防.考試遵照了現實情況,倒沒在這方面為難他.

但考核也沒對邢越尚友好到哪里去,邢越尚剛將圖看了個大概,門口就傳來悉悉索索的動靜.若是一般人,或許會考慮靠近門口先下手為強.但邢越尚耳力極佳,竟是通過武器蓄能的細微聲響瞬間判斷出了對方的意圖,當下神色一變,將秦云行一把攬在懷里,打開盾將兩人牢牢護住.

下一秒,門口轟然炸響,門板被直接炸飛.若是邢越尚之前沒有選擇去護住秦云行,而是往門口湊,必定會被砸個正著.

全副武裝的敵人蜂擁入房間,子彈對准床上的兩人就是一頓掃射.

這些都在邢越尚預料之內,子彈被盾擋下,紛紛掉落在地,沒有給兩人造成任何損傷.但邢越尚卻是看著裝備上的提示心下微沉,不知是不是為了彌補演練彈火力相對偏低的現實差距,盾的能量儲備被調低了很多.需要盡快帶著殿下脫離包圍圈才行.

就在邢越尚扶著秦云行起身之時,跌落在兩人身周的子彈陡然爆開,藏在子彈中的氣體猝然彌漫開來,瞬間將兩人籠罩在里面.

邢越尚的嗅覺靈敏,反應也是極快,當即屏息.然而秦云行卻在毫無准備下吸入不少,頓時劇烈嗆咳起來.

邢越尚之前訓練時從未接觸過這類子彈,無從判斷這氣體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作用在人身上會有什麼效果.抱著咳嗽得弓成了一只蝦米的親王殿下,邢越尚一顆心頓時懸了起來.

他不敢耽擱,將盾設為全包圍的被動模式,不顧消耗地將秦云行帶到窗邊.一把推開窗戶,任由高空的狂風湧進來吹散屋中的煙霧.

"殿下,您現在感覺怎麼樣,您還好嗎?"

秦云行大口喘息著,沒有給出任何回應,但總算是停止了咳嗽.

"殿下,您的裝備呢?"邢越尚胡亂地在秦云行身上摸索,按照秦云行身上的日常配置,毒氣什麼的根本就不可能近他的身.就算真的有,也該被自帶的醫療裝備瞬間解決了才對.

"怎麼,還指望著我們給他也配備上殿下的那套裝備啊?"教官見邢越尚如此反應,高聲嘲諷道:"殿下的裝備什麼檔次你心里沒點數嗎?這和直接幫你作弊有什麼區別?"

所以……殿下你為了混進考核,就把身上的裝備全部卸了?邢越尚不敢相信自家殿下能這麼熊,但看秦云行這上氣不接下氣的可憐樣,邢越尚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他家殿下不熊則以,熊起來要命.


邢越尚此刻已經無心考核了,秦云行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他對著還在兀自放槍的考官大聲道::"我懷里的是真的親王陛下,我請求立刻中止考核,先送親王殿下去治療."

教官的聲音從裝備底下悶悶地傳來:"都跟你說了是面具了,跟你這種落後地方來的就是解釋不清.放心,只是一點肌肉松弛劑,等考核結束我們會立刻送他去治療的.在這之前,就只能委屈他受點苦了."

眼見著秦云行的臉一點點白下去,四肢也軟下來,邢越尚心急如焚:"這真的是親王殿下!如果他出現任何閃失,你們根本負不起責."

教官的回答卻是一波更加猛烈情的攻擊:"少廢話,這次考核本就要求你把他當親王一樣保護.你做好你該做的就行了!"

根本說不通,眼見著防護盾的能量直線下滑,邢越尚不敢再耽擱,這個房間只有兩個出口,一個是門,堵滿了人.一個是窗戶,邢越尚往窗外看了一眼,四十多層的高度.他原本的計劃就是一旦遇襲,就從窗外這條路逃脫,在裝備的加成下會很輕松,但現在秦云行卻是什麼裝備都沒帶……

邢越尚果斷放棄了這個打算,並非他的裝備不能支持兩個人使用,而是他無法承受這個選擇背後隱藏的風險,萬一他的裝備出了問題……哪怕只有千萬分之一的可能,他也不敢帶著秦云行去冒險.

邢越尚將建築構造在腦中飛快地過了一遍,很快便擬定了新的逃脫方案.他將秦云行背在背上,用防彈衣套住固定好,對准地板就是一個強有力的轟擊.地板被打破,邢越尚縱身一躍進入了樓下的房間,後面的人有心跟上,卻被他在洞口正下方順手留下的雷給炸了個正著.

邢越尚不敢耽擱,背著已經軟成面條的秦云行一路奔逃,身為豹子的他在速度上有天生的優勢,本以為能順利達到目的地,不想沒過多久,就又有子彈襲向了自己.

邢越尚回頭一看,忍不住在心中罵了一聲,這次的對手們,居然都配備了噴氣式的飛行靴,估計教官是不想再經曆一次被自己遛得滿場跑的痛苦,干脆直接用裝備把速度差距給拉平.再想想之前的毒氣彈,教官這次為了贏也是很拼了.

邢越尚咬著牙再次提速,雖然背著個人,但邢越尚生生跑出了有史以來的最高水平.一邊跑還一邊左突右藏,間或隨手給後面的人制造一些障礙.總算是在防護盾的能量耗盡前順利趕到飛行平台,帶著秦云行進了飛艦.

當務之急是離開模擬場地將秦云行送去治療,唯恐後面那些陰魂不散的家伙再來礙事,邢越尚一成功浮空,就直接將平台給炸了.反正那群家伙都配了飛行靴,不怕出事.

然而,剛飛出沒多久,邢越尚就又被堵上了.這次是三艘飛艦.看這樣子,一開始就蹲在飛行平台附近守株待兔了.

這次要擺脫,就不像之前那麼容易的.畢竟邢越尚接觸飛艦的時間只有短短幾天,飛艦本身的操作也相當複雜,與那些用精神力操縱的熟手們對上,邢越尚實在是吃虧不少.

眼見自己的飛艦已經被包夾了起來,邢越尚索性經將飛艦設定為了自動駕駛,准備打開頂蓋,跳出去攻擊.不想對方卻是毫無顧忌地駕駛著飛艦狠狠撞了過來.

"瘋了嗎你們!"


不管是自己還是敵方的飛艦上都沒有配備攻擊性武器,邢越尚本以為將秦云行留在飛艦里不會有什麼危險,沒想到對方竟然這麼喪心病狂.邢越尚什麼都顧不得了,飛快地退回艦內,撲到秦云行身上,以身作盾將他整個人護在懷里.

飛艦在撞擊下劇烈晃動,邢越尚被顛得整個身體上翻,直接撞上艦壁,好在他的臂力極強,很快便又固定住了身形,重新將秦云行牢牢護住.但這還不算完,一些飛艦上的內飾在撞擊中脫落,隨著飛艦的翻滾在艦內胡亂飛舞,沖著兩人便劈頭蓋臉地砸了過來.

邢越尚倒是不怕砸,但害怕自己護不周全,他只能再度打開能量無幾的防護盾,能抗一時算一時.

第一波撞擊還未徹底平息,第二波撞擊又緊隨其後,敵方飛艦對艦內人的安危似乎全無顧忌,輪著圈子,瘋了一樣地往身上艦撞擊.邢越尚的飛艦被逼得直接抵上高樓,貼著樓面一路摩擦向前.

飛艦再如何結實也經不住這樣摧殘,很快就在高強度的摩擦撞擊下成為了破爛,半邊側翼幾近折斷,外殼也被劃拉出了一個巨大的扣子.然而,三艘飛艦挨著撞了一輪似乎還尤嫌不足,再度拉開距離,准備給邢越尚的飛艦再來一輪.

邢越尚看著已經耗盡能量的防護盾,又看了看已然變形的飛艦外殼.心中非常清楚,這這艘飛艦,已經承受不起再一次的撞擊了.

飛艦此刻就貼著建築物,棄艦而逃也並非難事.但看著准備再度撞過來的敵方飛艦,邢越尚下了一個決定.

"我認輸!請停止攻擊,我認輸了!"

邢越尚當然不願就此輸掉,但他更不願秦云行因此而受到半點傷害.就算他順利地棄艦而逃又怎麼樣,誰知道後面還有什麼樣的攻擊等著他們.這幫人下手越來越不留余地,沒了防護裝備,哪怕他以身作盾,也不可能百分百保證在這樣一波波毫不留情的攻擊下,將秦云行護得毫發無損.

對方果然停止了攻擊.

邢越尚駕駛著飛艦緩緩降落,對方的飛艦呈半圓狀將他包圍了起來.

邢越尚抱著依舊全身無力的秦云行跳下飛艦,焦急催促道:"考核已經結束了,還請盡快將親王殿下送到醫療室去."

"把人給我們吧."教官這時已經趕了上來,他沖著邢越尚伸出手.

邢越尚將秦云行交到教官手中,有些擔心:"肌肉松弛劑不會有什麼副作用吧?"

然而,教官卻只是打開護盾,然後一擺手命令道:"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