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想捂臉


"姐,你或許不知道.你弟弟我曾經干過一件蠢事……"

邢越尚猛地豎起耳朵,這是秦云行的聲音.

"小時候,您覺得我朋友太少,曾特意為我准備過一場宴會.我在宴會前拼命去記憶賓客的資料,去了解熱門的話題,去揣測話題的走向,然後將涉及到的知識點一個個背熟.我試著用一個星期的努力,去換一個小時的順暢交流……"

邢越尚怔怔地聽著,心像是被什麼攥著,越來越緊,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秦云行的話語里漸漸帶上了嘲意:"可是,宴會前,忽然發生了一個大新聞,所有來賓都圍繞著這個話題議論不休.于是,我的所有准備,都成了笑話.宴會上,我沉默地看著他們侃侃而談,努力地保持微笑假裝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員,他們覺得我驕矜覺得我冷漠,只有我自己清楚,我是怕一開口,就讓全場人都知道我是一個愚蠢的異類."

邢越尚沒法想象秦云行說出這些話時是怎樣的神態,但他光是聽著他的聲音,想著那個場景,便覺得無法忍受.他那麼聰慧尊貴的親王殿下,怎麼能如此自貶.

通話記錄里響起了女皇帶著澀意的嗓音:"所以,一直以來,你不愛參加宴會,也不交朋友,並非因為怕被騷擾,而是因為這個嗎?"

"原因的話,兩者皆有吧.從那時候我就明白了一個道理,不是所有努力都會有結果的,你拼命追趕拼命融入,但只要有那麼一丁點的變動,你就會被打回原形,因為你本就和他們不一樣."秦云行的語調是那麼平靜,平靜得讓聽眾心口悶痛.

"別這麼說,我會治好你的,我們一定會治好你的."錄音里的女皇已然帶上了泣音.

邢越尚握緊了拳頭,也默默在心中發誓,一定竭盡全力幫秦云行治病,哪怕要他再踏入一次那個游戲也在所不辭.

緊接著,邢越尚在錄音中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誠然,邢越尚可以通過這樣不要命的訓練,勉強達到平均水平.但只要武器裝備一個更新換代,他的所有努力,就會和我當初一樣,化為無人得見的泡沫.我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所以我不能看著邢越尚這頭獵豹,傻乎乎地跳下海去和魚兒比潛泳.他是屬于陸地的,他應如風一般驕傲地奔跑于大地之上.而不是在浪花的一次次拍打淹沒中,逼迫自己,懷疑自己,最終厭棄了如此無能的自己."

錄音到此結束.

再一次聽到這個,女皇依舊是紅了眼眶,她深吸一口氣,壓下再度翻湧的心緒,故作平靜地道:"如果不是為了你,他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告訴我這個."

"為什麼?"邢越尚不解.

"因為,我就是造成他腦殘的罪魁禍首啊."女皇的聲音顫抖得幾近破碎:"他不告訴我,是怕我難過."

邢越尚愕然地看著女皇陛下.

女皇繼續道,被強行壓抑的情緒終于決堤,顫抖的嗓音里盡是懊悔與自責:"你知道嗎,他當時說完這些,立刻就後悔了,還跟我一個勁兒地道歉……可明明該道歉的人,是我啊!"

邢越尚不由想起秦云行與自己相處的點滴,低聲道:"殿下他本來,就是這麼溫柔的人啊."

"是啊……"女皇緊緊地盯著他:"所以,答應我,千萬不要辜負他這份溫柔."


邢越尚鄭重道:"永遠不會."

兩人的通訊就此結束,但女皇的苦惱卻依舊在,哎呀,沒有辦成弟弟的要求給邢越尚減負,怎麼交代啊?

和弟弟轉述邢越尚的原話?幫野男人在弟弟面前刷好感?想都不要想.

于是,機智如我們女皇陛下,果斷吩咐人將之前的影像素材利用起來,管他邢越尚在干什麼,該吃飯就上吃飯畫面,該休息就上休息畫面,保證不讓溫柔的親王殿下操半點心.

秦云行對此毫無所覺,並且很快就無暇再去多關注邢越尚的情況了,因為在他姐的殷切關照下,裴教授又來給他補課了.

"殿下,您能力傾向測評的結果怎麼樣."私聊頻道中,裴教授問得單刀直入.

"你不知道?"秦云行似笑非笑.

裴教授:"您是說曆史?我不信.您的測評結果既是選擇了不公開,自然是說什麼都行."

秦云行斜眼睨他:"這麼多疑可不太好吧?"

裴教授:"殿下,您能跟我說句實話,曆史專業,是您想去,還是女皇想讓您去?"

"陛下透出了這個意思,我當然是要識趣地主動配合."秦云行嘲諷地開口,顯是對這個結果極為怨懟.

裴教授也跟著義憤填膺:"用心險惡啊用心險惡.現在女皇對外宣布說您的職業測評結果是曆史相關,然後又安排您進曆史專業,用意再明顯不過.其一,用這個最考驗記憶力的專業逼著您自曝其短.其二,哪怕您辛辛苦苦學出來了,也就是進個曆史研究院之類的養老機構,廢了您未來進入決策層的可能.對您可謂是極為不利."

秦云行點點頭,仿佛被說進心坎中的樣子,略有些急切道:"那你有什麼辦法?"

裴教授:"不如我們偽造一份測評報告,對外宣布您的能力傾向為行政或軍事,用輿論逼著女皇陛下送你去相關專業,也好為您的未來打基礎."

秦云行皺眉:"這樣會不會太明顯了點,打草驚蛇就不好了."

"殿下,您一直以來逆來順受,忍辱負重,那女人對你也沒見手下留情啊?"

"那你准備怎麼偽造?"秦云行望著他.

"這需要您的身份權限,先把真的測評報告導出來,我們再在此基礎上進行調整."

"不行."秦云行搖搖頭斷然拒絕.授人把柄這種傻事,他可不干.

裴教授似乎明白他在顧慮些什麼,當即保證道:"您放心,這事兒我們會做得很乾淨,保證一點都牽連不到您身上."

"但如果呢?至少得讓我對你們的勢力有個數."秦云行寸步不讓:"一直以來,你都說有許多人在暗中支持著我,是我堅定的追隨者.此前,因著我在宮中不便聯絡,現在,我將去學院,總可以見上一見了吧?"


"這是自然."裴教授點點頭.

"那就見了人再說."秦云行笑著一錘定音.

"是,我會為您安排的."裴教授微微一笑:"正事說完,讓我們開始今天的課程……"

上完課,秦云行正想瞅瞅邢越尚,不想院長卻找上了門來.

"怎麼?研究有結果了?"秦云行請院長在沙發上坐下,隨口問道.

院長有些慚愧地搖搖頭:"哎,還是沒什麼頭緒.這次來,也只是因為觀測到了精神力的一些異常波動,想問問你具體情況."

秦云行聞言猜測道:"異常波動?是出現在我拜訪幼崽福利院期間的嗎?"秦云行回味了一番自己擼小毛團時飄飄欲仙的狀態,越發覺得非常有可能.

"不是."院長果斷搖頭:"雖然有增長,但和您揉獸態邢越尚時一個是漲幅,並無多大區別."

"那是什麼時候?"秦云行回憶了一番,心中莫名.

"是您在觀看邢越尚訓練的時候."院長說著就給秦云行放了一段視頻,正是前兩天邢越尚練習制式武器的影像,邢越尚通過一次次的練習,順利達到三秒的要求,然後起身喝水……

您看,這是您在觀看這一段時的精神力曲線.

只見一條毫無波動的精神力曲線,陡然冒出一個小高峰,刷地一下躥升而起.

"可以告訴我,您當時是在想什麼嗎?"院長充滿求知欲的眼神鎖定了他.

我在想什麼……我在想這個肌肉好好摸的樣子.秦云行瞬間漲紅了臉:啊啊啊,我不信!我的精神力怎麼可能這麼流氓!

"我……我想不起來了."秦云行實在沒臉將真實的心理活動袒露人前.要是從此以後院長將治療方案從小毛團換成肌肉男,他還見不見人了?

"這個非常重要,還請您務必想起來."依舊不會看人臉色的院長催促鼓勁道:"您看這個曲線,雖然只有短短一瞬,但漲幅是之前那些的一百倍!我們只要找到其關鍵所在,不出兩年您的精神力就可以發育到正常水平了."

"我真的想不起來了."秦云行捂著臉,拒絕接受這個現實.

"這樣吧,我幫您分析一下."院長一本正經地點了循環播放,並且放大了分析道:"您看您此刻的狀態,瞳孔微微放大,這是興奮的表現;然後您不自覺地靠近投影,背部微微弓起,手指微微彈動,這代表您此刻緊張而又期待;同時您的呼吸變粗且急促,臉部呈現微微充血,這說明您渴望的近在眼前,並且隨著時間越來越興奮.尤其是這個時間點,您的興奮再也無法掩飾,您……"

秦云行啪的一下關了視頻,羞窘萬分地瞪著胡子花白的院長:"拜托了您可閉嘴吧!"

"怎麼?"院長一臉無辜,說真的,他覺得自己分析得還挺靠譜的.就這麼個默默圍觀邢越尚訓練,緊張地期待著他成功,看到邢越尚達標就跟著開心興奮起來的反應,還有什麼可誤會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