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想變強


帝國所有的制式裝備默認的都是精神力操控,手動操控不過是以防萬一的備用選項而已,所以根本就沒考慮過使用起來是否足夠方便快捷.秦云行看著邢越尚一次次扭曲身體,只為盡快掰動某個機關,他看著邢越尚的手指,在一次次的急速操作下,紅腫充血.他看著邢越尚明明已經站起來都費力了,卻還是咬著牙逼自己繼續練習.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何必這麼拼,根本沒必要的……"秦云行越看越是難受,同樣的武器裝備,用精神力操縱和手動操縱比,本就是一種不公平.哪怕拼盡全力,追趕到的也不過是別人眼里的60分.何必?

然而,邢越尚並聽不到秦云行的聲音,他只是執著地,笨拙地一次次練習著.然而就是在這樣執拗的練習中,他啟動裝備的速度從最開始的十多秒,變成了八秒,六秒,五秒,四秒……

在枯燥的機械聲中,時間無聲地流逝著,秦云行的智腦發來提醒:"晚膳時間到了."

秦云行默默關掉提醒,緊張又期待地盯著投影中已經越來越接近教官要求的邢越尚,決定等著他一起吃飯.

三秒八三,三秒五七,三秒三二,三秒一四,三秒零六,三秒!

終于,在進行了千百次的練習後,邢越尚成功了!訓練室的門轟然開啟,邢越尚嘭地一聲倒回地上,大口喘著粗氣,一直緊咬的牙關也總算是松開了,帶出一個疲憊的微笑.

秦云行不禁也跟著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他對著倒在地上的投影,豎起拇指,興奮得恨不能撲上去給個抱抱:"邢哥,你真的太厲害啦.超棒!"

邢越尚喘息了好一會兒,才緩緩爬起,取了放在訓練室的水小口小口地啜飲.但他的手實在抖得厲害,時不時便有一股水流淋上臉頰,放肆地淌過喉結,滑過鎖骨,然後順著肌肉的線條,一路向下,向下……

看著眼前的情景,秦云行的喉嚨也不可遏制地干渴起來,他的視線不由自主地隨著那一次次溢出的水流在邢越尚的肉體上游走,那實在是一副極具吸引力的軀體,高大,結實,精壯,勻稱,麥色的肌膚被汗水打濕,隨著急促的呼吸,泛著蜜一般的惑人光澤.那樣肌理分明身體,若是摸上去……

"監測到您的饑餓值已經跌到預設警戒線,如您不在十分鍾內開始進食,系統將自動為您注入營養劑."

猛然響起的智腦提醒,將秦云行從心猿意馬中猛然喚醒.反應過來的他瞬間化身小番茄:啊啊啊,我剛剛都在想些什麼啊,果然每個宅男心中都有個肌肉夢嗎?

"我先吃飯去啦!等我吃完飯再來陪你."小番茄對著投影中人招呼了一聲,頗有些狼狽地溜了.

秦云行本以為等自己吃完時,邢越尚也該吃個飯休整完畢了.然而,當他吃飽喝足回來時,場景卻依舊是在訓練室中,邢越尚還在一遍遍地重複著練習.

訓練間顯示屏上的成績,已經刷新到了兩秒七六.雖然訓練室的門依舊大開著,但邢越尚卻是一點要去吃飯休息的意思都沒有.

"都不知道累和餓的嗎?"秦云行歎息一聲,要不是答應了姐姐不能插手,他這會兒真想直接叫停,把人拖去強制他吃飯休息.


"算了."秦云行不再看投影,轉而調出邢越尚的身體數據和訓練計劃看起來.

越看,秦云行的眉頭就皺得越緊,倒不是邢越尚的身體有什麼不妥,特訓為了保證效果,每天都會給訓練者安排治療,以保證訓練者第二天能以最好的狀態投入新的訓練之中.所以,邢越尚的身體狀況,一直都維持在一個比較好的水平上.

但正因為這點,邢越尚訓練的時候,根本就不顧及自己身體的損耗,每天爬進醫療艙的時候,都必然帶著肌肉拉傷,軟組織挫傷,皮下出血,骨裂骨折,骨膜炎之類的傷勢,而且各類重傷也屢見不鮮.根本就是仗著有醫療保障在玩兒命.

秦云行盯著報告沉默良久,最終關上投影,轉而聯系起了姐姐.

"怎麼啦小行?"女皇陛下一如既往地秒回.

秦云行:"姐,我看了小尚今天的訓練,我覺得有些訓練環節不適合他."

女皇似乎並不意外弟弟會這麼說,只是耐心地追問道:"怎麼?"

"小尚今天的課程,我也是經曆過的.但我所練習武器裝備和邢越尚截然不同.我接觸的那些,都不是那種優先為精神力操縱服務的制式貨.而是所有設計都為手動操縱的便利服務的專有裝備.我想,他未來所使用的應該也是我這種,現在花那麼多精力練習制式裝備,意義不大."

"多學一點有什麼不好?"女皇笑笑,不以為意地道:"況且本來也沒指望他真的達到皇家親衛的標准,給他的目標都設定得很合理."

"可是,他不願意只是六十分,他在拼命追趕著那個本就不公平的一百分啊!"秦云行的音調陡然升高.

"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公平.你是親王,他是什麼?"女皇有些不悅地反問道.

秦云行沒想到姐姐會說這麼直白,瞬間愣住.

"弟弟,正如你所說,你全身上下的裝備,都是量身定制的,考慮到你無法用精神力操縱裝備,大多裝備都被調試為了自動激活型,寥寥幾個必須手動激活的,也是完全依照著你的習慣來,如果有哪件裝備你用得不順手,需要調整和適應的永遠不會你,而是武器裝備."

女皇的語氣里幾乎帶上了警告的意味:"可是這不代表,你有的,邢越尚就也該有.你可以親切待人,但你心里,該清楚尺度所在."

"姐,我知道,于你而言,你許出地位權利財富名望,然後別人為此拼搏努力乃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兒,你要的只有結果,別人為這個結果流了多少汗,則都屬理所應當."

秦云行苦笑:"所以你是一個優秀的政客,而我不是.我看著邢越尚這樣,我會難受."

"你有什麼可難受的?"女皇陛下在心中默默將邢越尚拖出來暴打了一百遍.

秦云行低聲道:"姐,你或許不知道.你弟弟我曾經干過一件蠢事……"


兩小時後,女皇陛下聯系上了還在咬牙訓練的邢越尚--

"邢越尚,考慮到你的個人情況,我們會為你配備為手動操作設計的武器.這些制式武器,你大概了解一下就行了.不必強求自己像云昭人一樣操作."

邢越尚愣了一下,忽而笑了起來:"殿下被放出來了?"女皇可不會在乎他每天做著什麼訓練,訓練得辛不辛苦,會在乎的,有且僅有那麼一個家伙而已.

女皇眯起眼:"自作聰明的下屬可不討人喜歡."

"那我可以見見殿下嗎?"邢越尚得寸進尺.

女皇陛下冷冷道:"如果你想提前結束親衛訓練的話."

"那我還是等訓練完畢再去拜見殿下吧."還能插手自己的訓練,看來殿下是真的沒事.邢越尚心上的大石頭總算是落了地.

"那行,就這樣吧."女皇道.

"等等,陛下."邢越尚忽然開口.

"怎麼?"女皇目光不善地打量著他.

邢越尚:"陛下,我希望將兩種裝備的操作都列在訓練內容里,可以嗎?"

女皇:"為什麼?"

邢越尚誠懇道:"我明白,您讓我去作殿下的親衛,看重的大概僅僅是我在治療上的作用.但對我而言,既然做了殿下的親衛,就理應承擔起保護他的職責."

"所以?"女皇不置可否.

邢越尚繼續道:"我是貼身親衛,就意味著我是殿下的最後一道防線,如果其他的親衛都犧牲了,如果我的子彈都用盡了,那麼我就得撿起戰友的武器繼續戰斗,搶過敵人的武器接著拼命,直至敵人從我的尸體上踏過……"

隨著邢越尚的話語,女皇的目光慢慢柔和了下來

"所以,我必須熟悉云昭的每一種武器,此刻我對自己每放低一點要求,都是對殿下安全的不負責任."邢越尚的聲音,每一個字都透著認真,聽得人心底發顫.

女皇沉默了片刻,忽而開口:"有個東西,我想給你也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