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來摸嗎


"當然有事."秦云行嘿嘿笑道:"來,履行承諾,變回獸形,投個影過來,讓我擼個痛快!"

邢越尚嘴角抽搐:"之前小班那麼多幼崽,您還沒過夠癮."

邢越尚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這個,秦云行就生氣.要不是因為你,我能忘了擼毛嗎?那可是一屋子的小毛團啊!

這麼一想,擼小豹子的心頓時更加堅定了.秦云行惡狠狠道:"麻溜地,打開設備,躺平!記得投影模式要選五感均擬真!"

"殿下……"邢越尚有點想反悔.

秦云行一秒變臉,瞅著邢越尚可憐兮兮道:"哎,我為了外面的事心累了一天,現在只是想求個安慰,你都不肯配合……"

面對這等耍得起賴,撒得了嬌的惡霸,邢越尚也只能是乖乖配合,連接好設備,變回獸形趴好等擼,同時默默在心底期望對方能有點下限.

"對了,小尚,你是不是也能變半人半獸?"秦云行正要對著投影伸出罪惡之爪,忽然想起這茬來.

"可以倒是可以……"

秦云行腦中立馬出現一只帶著大耳朵長尾巴的小正太,不由得興奮起來:"那你變這個形態讓我摸行不行?"

邢越尚愣了一下,然後懷疑地看著他:"你確定?"

"確定確定,趕緊的."秦云行點頭如搗蒜.

于是,下一刻,一個有著黑色豹耳與長尾,下半身僅裹著條黑色短褲,露出八塊腹肌與人魚線的精壯男性就投影在了秦云行眼前.

"來摸吧."邢越尚居高臨下地看著秦云行,勾勾手指.

秦云行……秦云行傻了.這和他想象的萌系畫風不一樣啊,這種色氣滿滿的畫面是怎麼回事!

"怎麼,害羞了?"邢越尚眼帶笑意,他就知道會是這麼個結果.

"誰……誰害羞了!"自認擼毛界老司機的秦云行當然不會認慫,自己求的萌物(並不萌),哭著也要擼完.

"那你來啊."邢越尚勾著手指,語帶挑釁.

秦云行視死如歸般地靠近投影,每近一步,臉就紅上一分,等走到跟前的時候,那張小臉已經紅得快滴血了."我……我摸了啊,你,你可別躲."

邢越尚似笑非笑地俯視著這位手都在抖的小朋友,應了一聲:"哦."


秦云行深吸一口氣,抬起頭將眼前之人從頭打量到腳.看看這寬闊的肩膀,這厚實的胸膛,這精瘦的腰身,這筆直有力的大長腿,還有那條從腿縫中自然垂下圈著小腿的長尾巴!他的手該往哪里放才會顯得很有經驗,駕齡豐富的樣子?在線等,要急哭了.

秦云行那明明害羞到不行,還要強裝流氓的模樣實在可愛,邢越尚忍不住勾起尾巴,輕輕掃過秦云行的手背.秦云行立刻像觸電一般往後彈跳一大步:"你干嘛!"

"我做了什麼嗎?"邢越尚歪著頭無辜道.

秦云行懷疑地瞪著他,不過想想眼下這貨只是個投影,自己能感覺到他,他卻沒法感覺到自己,無意識地碰到自己似乎也沒什麼可意外的.秦云行再度深吸一口氣,拿出流氓惡霸的氣勢,指揮道:"蹲下,我要摸你的耳朵!"

邢越尚聽話地立刻蹲下:"不好意思,忘了你的身高問題."

"這種事就不要強調了!"秦云行超凶地吼了句,然後哆嗦著爪爪,輕輕捅了捅邢越尚那對黑色的大豹耳朵,一邊捅還一邊安慰人家:"別動,別緊張,我就摸摸不干什麼."

鑒于只有秦云行這邊有觸感,邢越尚不光沒有緊張,甚至有點想笑.

秦云行強忍害羞,捏住耳朵狠狠搓揉了一把.投影雖然不會如真的耳朵那樣隨著他的動作彎折,毛茸茸的觸感讓秦云行多少找回了一點正常擼毛的節奏……個鬼啊!邢越尚一抬頭,秦云行的手就摸上了他的頭發,手指在別人發絲中穿過的觸感委實太過曖昧,害得秦云行直接僵在了那里,有如一個紅得都快爆掉了的小番茄.

邢越尚不禁有些遺憾自己的投影無法將秦云行的觸感傳遞過來,要知道,他此刻多想摸摸這個小番茄滾燙的臉頰,試試他會不會真的害羞到自爆.

還要摸嗎?要是又摸到其他地方怎麼辦?不行了,感覺太奇怪了!經過一番豐富的心理活動後,宅男秦云行意識到自己再這樣下去,很可能就要因為喘不上來氣而死掉了.于是,我們的老司機帶著他最後的尊嚴和倔強哼唧道:"投影觸,觸感……一點都不好!這次,這次就放過你.等我回宮再說!"

不等邢越尚回答,秦云行就果斷結束了通訊.

而另一頭的邢越尚忍不住捂著嘴笑倒在地:"殿下,您這樣未免也犯規了……"

秦云行這頭剛結束通訊,姐姐大人的通話請求就響了起來.

秦云行撫了撫自己怦怦直跳的心口,又揉了揉自己滾燙的臉,這才接入.

"幕後的人,總算是找到了,就和你說的一樣,並非我的追隨者,而是另一派的人在搞事."女皇有些歉疚地道:"只可惜這些屬于云昭的黑手,我們沒法對外公開.內部事內部辦,云昭帝國對外的形象只能是和諧穩定的,倒是便宜了這些垃圾."

"沒關系,人找出來就行."秦云行擺擺手,並不介意這個.

"放心,我不會讓你白受委屈的."女皇承諾道:"接下來我就會讓宣傳跟上,你只管繼續你的行程,想擺什麼表情就擺出什麼表情.類似的事絕對不會再發生了."

"不用了."秦云行搖搖頭,說出了一個令女皇萬分驚訝的決定.

"姐,這個獸族親善大使,我不當了.獸族拜訪的行程,就此結束吧."

"為什麼啊?現在形勢一片大好,你不趁熱打鐵就算了,罷工算怎麼回事."女皇一臉懵逼.

"問題被解決,並不代表問題就不存在."秦云行笑著,臉上卻不見半點輕松:"你我都清楚,那個視頻是真的,我對死者確實有失尊重."


女皇有點不明白:"那個微表情分析難道不是你找人特意做的?"

"確實是我找人做的,但那個分析,並沒有誇大,真實結果就是那樣."

眼看自家姐姐神色越來越不對勁,秦云行趕緊道:"我不是真的想吃死者,我當時就是聯想到了一些別的東西,然後越想越餓……重點不是這個,而是這件事說明.我確實不適合當這個親善大使,誰知道我下一次表情失控,又會惹出什麼事."

女皇將胸脯拍出一片洶湧:"這次是我做的准備不夠,讓人鑽了空子.弟弟你放心,我這次已經做好萬全的准備了,你擔心的都不會發生."

"姐,這樣的事之所以會發生,歸根到底還是因為目前獸族的待遇好壞,似乎全由我的態度來決定.哪怕我擺出公平的姿態,也一定會有人為了各自的利益對我下手."

秦云行認真道:"他們需要的,是一個為他們指出方向的制度,而非一個看心情救濟他們的親善大使.姐,你之所以讓我當這個親善大使,不就是為了讓我受人尊重?現在,目的已經達到,該讓一切回到正軌了.更何況,眼下時機正好不是嗎?"

"你……"女皇打量著自家弟弟,有些意外也有些欣慰:"你知道我想做什麼?"

秦云行點點頭:"猜到一些."

"你不反對?"女皇:"我以為你很喜歡獸族."

"我是云昭的親王."秦云行垂下眼:"況且,長遠來看,這對獸族本身也是有益無害."

"但這對邢越尚他們,可就未必有益了."女皇似笑非笑地盯著弟弟:"你眼下卸了親善大使的職務,精神力治療目前還得靠邢越尚配合,你就不怕……嗯?"

"我倒不覺得他會因為這個和我慪氣……畢竟小尚他在乎的一直都是獸族整體的利益."秦云行這話說得倒是很有底氣,別的不敢說,邢越尚的覺悟絕對是遠超一般人的.

"但如果他真的找上你,你也會很為難吧?"女皇道:"能力傾向測評在即,要不你還是閉門學習一段時間?"

"他不是那種人……"

秦云行還想為邢越尚說話,覺得自己乖弟弟要被野男人騙走的女皇陛下,卻越加不耐煩起來,難得對著弟弟專制了一回:"就這麼決定了."

面對態度強硬的女皇陛下,秦云行也不好再駁,只當姐姐是出于謹慎考慮,不想政事上出任何差錯,點點頭表示順從.

人民群眾本以為接下來的劇情會是秦云行繼續獸族訪問,慰問了啥啥,強調了啥啥,加深了獸族歸屬感云云.然而,眾人等到的,卻是秦云行卸任獸族親善大使的公告.

眾皆嘩然.

誰都沒想到,秦云行會在獸族聲望更甚從前的時候,直接甩手不干.獸族拜訪計劃就此中止,三位獸族代表直接送回各自領地,秦云行自己則坐著飛船,回到宮里,還號稱在好好學習誰都不見.任外界如何揣測問詢都不給半點回應.

介于秦云行前十八年在人民群眾心中留下的良好印象,最終,人們得出的結論是--他們殿下難得發回善心,做點正事,結果被獸族一而再再而三地誤解傷害,于是心灰意懶回家繼續當宅男去了.

但有個人卻絕對不會這麼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