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敢信嗎


而這一次視頻的主角,是邢越尚.

邢越尚也沒有發什麼煽情的主觀的東西,他只是發了一些他們相處的片段,視頻來源自然是醫用監控記錄.醫療用監控帶有其特殊的標記,並且因其用途,也並不支持對其進行修改.用這種特殊類視頻來作為素材,顯然更具說服力.

邢越尚與秦云行在那個療養室里相處了一個多月的時間,許多事,秦云行或許早就忘了,但邢越尚一直記得.

他記得秦云行教自己如何使用智腦,各地圖書館的資料是秦云行帶著他收集的.

他記得秦云行替自己聯系相關人士,如果不是秦云行的面子,不管是法規類還是就業服務類專家,都絕不可能撥出哪怕半秒,為他答疑解惑.

他記得秦云行為自己開啟權限,得以讓他站在更高更全的角度,去統籌去規劃整個走獸族以後的發展.

監控記錄的下的影像精度並比不上攝影作品,但每一個鏡頭之後,都配上了實在的證據,或是檢索記錄,或是對話影像,最後,邢越尚放上了那份他耗費無數時間與精力整理出的的走獸族發展方案.

全程,他沒有站出來替秦云行說過一句話,因為展現在人前的這些,已經足以為秦云行正名.在對素材的選擇性剪輯下,秦云行仿佛才是主導方案制定的那個有心人.

誰都看得出這個方案對獸族的價值,誰將這個擺到獸族跟前,誰就是獸族的英雄.而邢越尚,將這個英雄光環毫不吝惜地戴到了秦云行頭上,與之共享.

人們這才後知後覺地想起,這些情況他們曾經也是聽聞過的,宇宙國際聯盟代表對親王殿下的調查結果里,以及再明確不過地指出了親王殿下對獸族的付出.原來殿下依舊是那個好親王,從未變過,而他們對殿下的偏見,也從未變過.

此視頻一出,風向頓時為之一轉,宣傳部門也總算是有了扳回一城的底氣.這個視頻遠比他們當初策劃的更加有力,他們將邢越尚的視頻掰碎了分析上升,將那方案攤開了深入討論,各色宣傳轟炸各種套路齊下,毫不猶豫將秦云行往對著獸族各種愛民如子各種嘔心瀝血的方向推.

以邢越尚給出的視頻為核心,一套組合拳下來,秦云行那搖搖欲墜的形象總算又給拉了回來.

女皇也總算是松了口氣,見風向轉好,趕緊喜滋滋地將戰果彙報給他.

秦云行沒想到也就是吃個晚飯的功夫,事態已然翻轉.但當秦云行將姐姐發來的兩個視頻都看完,面上卻不見多少喜悅.

女皇開口寬慰道:"雖然風向還沒完全轉過來,但總算是個好的開始,弟弟你也別再憂心了."

"我愁的不是這個."秦云行歎息:"那方案是他的心血,小尚不該把功勞就這麼堆在我頭上."

"哼,他們走獸族之前對你落井下石,他這個未來族長再不做點什麼補救,他們走獸族將來還怎麼在云昭繼續往上爬?"女皇對視頻產生的效果雖喜聞樂見,但心底,對走獸族,卻很難就此釋懷.


"姐,小尚找我要醫療監控記錄的時候,那頭豬的控訴視頻還沒影兒呢."秦云行認真強調道:"他做這個東西,就是為了幫我,無關走獸族."

"行,我承他這份情行了吧?"女皇嘴上哄著,心底卻將邢越尚吊起來狠狠抽打,哪里來的野男人,居然把我弟弟哄得這麼向著他,必須警惕.

"哎,我還以為他就是想放放我和他的相處片段,跟人證明我對獸族有多和善."這回換秦云行無法釋懷了:"早知道他會這麼做,我絕對不會把權限給他!"

"真那樣撐死也只能證明你對邢越尚不錯,沒法證明你對整個獸族都好."女皇不快道:"不給他難道你還想背著罵名啊?"

"我當然有我的辦法."秦云行眯了眯眼,看起來慵懶又狡黠:"翻轉全盤的棋,我已經准備好了,很快,輿論就該變個樣子了."

此刻,女皇滿心都是:哎呀,我弟弟說這話的模樣真是帥炸了啊!要不要鼓個掌什麼的呢?

秦云行:"姐,你……這是什麼表情?"

女皇強行換話題道:"弟弟啊,這個事兒你也不用太操心,我們已經有方向了,雖然還沒找出幕後的人,但應該也快了."

"還沒找出來?"秦云行皺眉.

提起這事兒女皇也是一肚子火:"也不知道這幫廢物干什麼吃的,這麼久都沒結果,別是在互相包庇吧?我以為我已經把對你的態度表現得足夠明顯,那些蠢貨,干著最讓我痛恨的事,偏還自以為在討我歡心,這次非得讓他們好好醒醒!"

女皇那殺氣騰騰的氣勢看得秦云行心驚,趕緊勸道:"姐你別忙著下結論,這件事也不一定就是你的追隨者干的."

"嗯?"女皇蹙眉.

秦云行問:"在這個消息出現的第一時間,姐你應該就開始了全力調查吧?"

"那是當然."女皇點點頭.

秦云行:"能接觸到那些影像資料的人,總是有數的,但這麼久都沒有將那個家伙找出來,有沒有可能是調查方向出了問題?前不久,您才因獸族房間被動手腳的事處理了一批人.就像您說的,你的態度已經表達得足夠明顯,那些自以為是的忠君派,再怎麼蠢,也不至于短時間內對著同一個坑連踩兩次吧?"

女皇皺眉:"所以你的意思是?"

"有沒有可能,這次的事情,表面上看著是在針對我,事實上,卻劍指忠君派."秦云行雙眼微眯.

女皇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我這就讓人去查,一定給你個交代!"


……

雖然女皇並沒有如何看好弟弟所謂的棋子,但正如秦云行所言,當他的棋子落上棋局之時,局勢整個都翻轉了.

秦云行的棋,是一個微表情專家對那個爆料視頻的分析.

秦云行並沒有讓專家幫忙造假,他就是讓專家將結果如實地呈現到大家的面前.專家如他所願,將最開始爆出的那個視頻一毫秒一毫秒掰碎了,分析後的真實結論顯而易見--

秦云行當時的表現既不是對獸族火葬的嘲諷也不是對子民尸體輕蔑,他那真是饞了,餓了,想吃東西了.而且如果視頻是真的,那秦云行就是隨著火葬的進行越來越饞,越來越餓,最後就著焚尸場面大快朵頤.

專家解釋完畢,圍觀群眾的疑問來了,親王殿下就算再怎麼喪心病狂,也不至于對著獸族尸體垂涎三尺,口胃大開吧?

圍觀群眾還是很保守的,在視頻造假和他們親王有食人癖方面,果斷選擇了視頻造假.再結合之前邢越尚的那個視頻,他們為國克己奉公,為民鞠躬盡瘁的親王大人,這是妥妥的被人用假視頻給惡意抹黑了啊!

隨後,一個官方視頻恰到好處的奉上,智彰交代了他是如何出于私心,錄制了那個控訴的視頻.參與此次策劃的鱗甲族也被一一逮捕歸案,並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官方的視頻,蓋棺定論,落實了人們心中的猜測.此前站錯了道德制高點的吃瓜群眾,紛紛表示自己的正義感被利用了,飛快地站在了嶄新的受害人秦云行一邊,然後憤怒地開始了對親王殿下的維護與對獸族的聲討,似乎想要把之前罵錯的都十倍百倍地找補回來.

不到十二個小時,整個局勢,在邢越尚,秦云行,女皇的無形配合下,就此徹底翻轉,秦云行不僅將被汙的名聲洗得干乾淨淨,聲望反而更上一層樓.

云昭人集體表示我們欠親王一個道歉,獸族則集體表示你對我們是真愛,我們都明白,求原諒!

然而當事人秦云行並不關心獸族的真情表白,在處理好手頭的事兒後,他便關上房門,呼叫起了邢越尚.丑聞問題告一段落,眼下擼小豹子才是頭等大事,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

這次的邢越尚神色間都透著輕松愉快:"殿下,現在外面對您的評價已經截然不同了,那個微表情分析的視頻非常有用,甚至有不少云昭人特地為此速學了微表情方面的知識,當然,他們現在都成了您的簇擁."

"所以,你本無必要把你的功勞推給我的."秦云行歎息一聲:"也怪我,沒有早跟你說我的這個後續計劃."

"表情專家那個視頻是您的手筆?"邢越尚有些驚訝,不過很快就想通了:"不過也是,就算那人的造假視頻做得再天衣無縫,您本人還能不知道真相嗎,只要證明視頻是造假,所有的汙蔑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我們換個話題吧."秦云行有點心虛,邢越尚顯然跟廣大被誤導的群眾想到一塊兒去了,只當他從未對死者不敬,更不可能看著火葬現場犯饞.但事實的真相……算了,還是讓邢越尚就這麼誤會著吧!

見秦云行對這個話題避之不及,邢越尚心中某個灰色念頭一閃而過,但還是配合地轉開話題:"那麼殿下,您這大半夜的聯系我,是有什麼事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