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翻臉嗎


"行吧."秦云行估摸著邢越尚大概是想要現身說法,證明一下自己平日對他這個獸族有多好,好替自己洗白一波.秦云行一邊操作著智腦下達指示,一邊道:"對了,我找你不是為了丑聞的事兒.我這會兒在福利院的小班,孩子們都想見見你.你方便投個影過來和孩子們聊聊嗎?"

"當然方便."邢越尚柔聲道:"很久不見,我也有點想這些小崽子了.不過殿下您真的沒事嗎?"

"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沒事."秦云行擺擺手,羞于解釋自己剛剛的失態.

邢越尚一臉懵逼,關我什麼事兒?殿下你這隨口撩人的習慣真的不好,得改.

秦云行:"那我外放了啊."

邢越尚趕緊道:"別,殿下,您先讓我換個地方."

"嗯?"秦云行.

邢越尚:"這一地衣服不好解釋."

秦云行想起之前那一幕,也忍不住笑了:"你之前是不是答應讓我隨便摸了?晚上你等著,我們倆私下里……嘿嘿嘿."

邢越尚又羞又窘,但想想秦云行之前眼眶紅紅的模樣,還是心軟地點點頭:"你開心就好."

邢越尚換了個正經的背景,總算是成功投影到了孩子們眼前.

小崽子又哭又笑地撲騰著往小豹子懷里鑽,然後無一例外地穿了過去,委屈巴巴.

秦云行看著邢越尚開開心心地和幼崽們一一問好,詢問近況,心里的疼痛總算是散去,由衷地露出一個笑來.

看著眼前和樂的場景,後頭隨行的宣傳組成員湊到攝影人員身邊,小聲叮囑道--

"眼下這個場面很好,好好拍,我們回頭可以把這一段都發給陛下,題意第二波宣傳的重點放在這里,只要先把邢越尚的英雄形象立起來,再由他為殿下說兩句話,事情就好辦了."

邢越尚和小崽子們的互動持續了很久,直到老師提醒他們到晚飯時間了,小崽子們才依依不舍地和邢越尚告別.

而秦云行這時才反應過來,他居然全程都盯著邢越尚傻笑,忘了擼毛!可現在小崽子們該去吃飯了,他總不能攔著吧?

秦云行多想將獸族的接風晚宴丟在一邊,然後陪幼崽們用飯啊!然而,現實的殘酷的,最終,秦云行只能一步三回頭地咬著牙著離開,可以說是相當可憐了.


走獸族的接風晚宴沒什麼稀奇的,也就是吃吃喝喝,互相恭維的老套路.

然而,這頓飯還沒吃完,另一個新鮮出爐的視頻,讓丑聞再度升級.

視頻的題目很長,很煽情.叫--《對你,他不過是一個佐餐的笑話,對我,他卻是血脈相連的至親!》

視頻的主角,是一頭豬,叫智彰,是那位長老的某位晚輩之一.這頭豬在用獸形證明了自己與死者的關系後,便化為人形,拿著智長老的人形照片,開始了對自家長輩的追憶哀悼,以及對親王殿下邊吃燒烤邊看葬禮的憤慨.

此人可說是相當有演講天賦,在他的講述中,智長老儼然是一個關愛後輩,為獸族貢獻終身的可敬老人,越發襯得某人冷酷某人無情某人無理取鬧.

若說此前還有人因為長老是以非人形火葬,而對親王的表現不以為然.但在看過這個視頻之後,他們便再也無法將死者當做一個與己無關的外星生物.誰人無長輩,只要稍稍帶入一兩分,對親王的不滿便蹭蹭地往上竄,恨不能當面將人罵得狗血淋頭.

這段視頻,自然是立刻激起強烈反響.

圍觀群眾的反應不再贅言,反正幾千年了也不見什麼長進,只要有人導風向,一群人便呼啦啦地跟著義憤填膺,爭當道德制高點,為心中正義發聲.便是有一兩個不同的聲音,也被立刻打為跪舔皇室的垃圾.

下面的人很快就收到了相關的消息,也不敢隱瞞,趕緊將事情報給了正在參加晚宴的親王殿下.

"把視頻放出來給大家看看吧."秦云行吩咐道.

名為《對你,他不過是一個佐餐的笑話,對我,他卻是血脈相連的至親!》的視頻,並不算長,幾分鍾就播完了.

然而短短的幾分鍾,便讓整個晚宴的的氣氛從一個極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走獸族人看著親王殿下,大氣都不敢喘,晚宴上本就低調的邢族長,這下更是縮到另一人身後,恨不能從未出現在這里過.

秦云行慢條斯理地叫人關了視頻,然後對著眾人笑了笑,臉上不帶半點火氣地道:"行啊,一波還未平息一波又來興起是吧?背後的人還真是好手段,先是踩著官方新聞的造勢,掀起熱度.又在群眾關注度達到頂點時,將事件性質上升,讓輿論進一步惡化.你們走獸族也是膽肥,居然敢湊這一腳,對我落井下石."

"我們怎麼敢,走獸族對您感激熱愛都來不及,又怎麼會做這種事!殿下,請您相信,這絕非我走獸族的本意.我們也是不知情的!"眼見秦云行動了怒,大巫趕緊道:"您放心,我們這就把人抓來,給您一個交代."

"不用給我交代,去和我姐的調查組說吧."秦云行說完便起身離席,回了自己的飛船.

秦云行這回是真的有些怒了,他參加火葬儀式的時候,表情管理不當,被罵也是活該.但這不代表,他會容忍有人以此為契機將事情不斷上升,甚至把走獸族的人都拖進這個局,動搖云昭的穩定!行啊,罵我虛偽罵我冷酷是吧?那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叫真正的冷酷.

秦云行打開智腦,開始籌劃反擊……

另一邊,走獸族內部也是極為憤慨,他們很快就把視頻的主角抓了起來,並召開了全族大會,進行公開審問.

族長指著被捆起來的智彰,氣得手都在抖:"智彰,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果親王殿下和女皇陛下遷怒我們整個走獸族,你就是我族的罪人!"


"親王對我表姥爺不敬,還不准人說了?"智彰犟道.

族長心說,就是葬禮現場也有對你表姥爺不敬的人啊,怎麼沒見你跳著腳罵呢.

"別裝傻,云昭人不清楚,我們還不清楚嗎?你跟智長老根本就沒什麼往來,你在視頻里說的那些話,明顯就是受人指使的!還不趕緊將人招出來,你真要拖著整個走獸族一起去死嗎?"

智彰低下頭,不再開口.

族長又是嚇又是哄,最後也沒能讓智彰再度開口.他頹喪地點開智腦,聯系上調查組的某人:"我已經盡力了,您看.這段審問的視頻能幫上忙嗎?"

智腦對面的人冷著臉吩咐:"開投影吧,我親自和他說."

族長只能照辦,瞬間,一個云昭人的投影出現在場地中,此人雖然長得貌不驚人,但一身的氣場,卻是極為駭人.

那人對著智彰道:"我知道,你在鱗甲族有個愛人,並且,你的愛人已經懷了你的孩子.現在正住在XX區獸族孕婦安置醫院."

智彰猛地抬起頭,看向那人的眼里帶著驚懼:"怎麼可能,我從上了云昭飛船後就沒聯系過……"

那人卻根本沒管智彰的話,自顧自地慢條斯理道:"視頻這事兒的動機不難猜,無非就是想著,要是走獸族惹惱了女皇陛下,鱗甲族自然就有機會上位了.鱗甲族上不上位和你當然沒什麼關系,但鱗甲族為了上位承諾給你的東西卻上你動了心.你做下這樣的事,顯然已不在乎自己的結局,也並不在乎你的親人會如何,為的,無非就是你的相好和孩子."

智彰緊張地盯著他,唯恐聽到他最害怕的那個答案.

那人勾起唇角,露出一個帶著血腥意味的笑:"你傷害了陛下最愛的人,自然代價也該你最愛的人來付才顯得公平不是嗎?"

"別,求您別傷害他們,我這就交代,全都交代."智彰已然崩潰,連連磕頭,不住哀求.

"很快就會有人來將你帶走,在此之前,你記得把嘴閉好."

那人的影像隨著最後一個詞的落下而瞬間消失.

而現場的所有人都仿佛被縫上了嘴,連呼吸都不敢大聲.他們都不知道智彰什麼時候有了一位鱗甲族的愛人,想必鱗甲族也是確認了這事極為隱秘,才敢做下這樣的事.而云昭不到半個小時,就不知用什麼手段將這些都翻了出來,實在是讓人沒法不噤若寒蟬.

另一頭,審訊還未結束,又一位走獸族站了出來,發布了視頻.視頻的題目像前兩部一樣長--《曝光親王私下真實性情,帶你親眼看看他不為人知的一面》

吃瓜群眾一看,頓時激動了,看看這熟悉的題目畫風,顯然還有大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