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搞事嗎


于是秦云行從空間鈕里取出了一把云朵狀的糖果,笑眯眯道:"來,這是棉花糖,很甜很好吃的唷."

浣熊小朋友帶著星星眼接過棉花糖,一溜小跑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將棉花糖放進小水盆里,開始洗.

竹大巫怕秦云行誤會,主動解釋道:"浣熊一族有洗食物的習慣,吃東西之前都會將食物放進水里……"

秦云行帶著迷之微笑地打斷了他:"我知道."

大巫盯著秦云行滿心疑惑,你知道就知道,但為什麼一直盯著人小浣熊,而且表情還如此可疑?

大巫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來,教室里就響起了浣熊小姑娘的驚呼聲.

"大巫,大巫!糖……糖不見了!"

"不見了?"大巫看向盆里,那糖竟然已經沒了蹤影.

"怎麼會?"沒見識過棉花糖這等邪物的大巫一臉愕然……

浣熊小朋友伸出小爪爪,不可置信地在盆子里左撈撈右撈撈,死活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看著眼前的情景,秦云行在心底暗搓搓地笑了.哈哈哈!浣熊居然真的會洗棉花糖誒,懵逼臉超可愛啊哈哈哈哈!

隨行人員:殿下,你憋笑得還能再明顯一點嗎?你不能因為人大巫讓你摸尾巴,你就打擊報複到人小朋友身上啊,要是這段視頻傳出去,你名聲還要不要了?

然而事實證明,他們的親王大人,遠比他們預想的還要惡劣.

秦云行又拿出了一大堆棉花糖,發給了所有小朋友們.

然而,當全班小朋友們都美滋滋地吃起了糖,浣熊小朋友依舊一口糖都沒能吃上.可憐的小幼崽,不斷重複著,接過糖,放進水里,糖沒了,再拿,再沒……的悲慘過程.最終,浣熊小朋友嗷地一聲哭了出來.

秦云行看著眼前的情景,終究還是沒忍住,不厚道地笑了!

大巫無語地掃了一眼某個身份尊貴的幼稚鬼,將棉花糖直接塞進小浣熊的嘴巴里,哄道:"這個糖就是這樣,遇水就化,所以不能洗哦."

小浣熊姑娘腮幫子鼓鼓地嚼著棉花糖,擦干眼淚,盯著水盆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樣.


秦云行笑嘻嘻地揉揉浣熊耳朵,小姑娘抬起爪,氣哼哼地將頭上的魔爪一把揮開.

浣熊爪子雖然不算鋒利,但還是激活了秦云行身上的防護系統,防護盾瞬間開啟,親衛們迅速上前,一臉煞氣地攔在了秦云行和孩子們中間.

氣氛陡然凝滯,孩子們攔在眼前的親衛都嚇傻了.

秦云行皺眉呵斥:"干什麼呢!嚇到孩子了."

親衛們自然也反應過來,自己這是鬧了個烏龍.很快各回各位.

但孩子們依舊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大巫見狀趕緊上前給孩子們挨個順毛.

秦云行也趕緊取出一堆玩具零食放到桌上,哄道:"都是誤會誤會,別害怕嘛,你們看哥哥像是壞人嗎?"

"像……"孩子們瞅著眼神異常熱情的秦云行,異口同聲.

秦云行嘴角抽搐兩下,正准備再提自己辯白兩句,不想智腦卻提示,女皇發來通話邀請.

秦云行只得默默退出班級,打開智腦屏障,進入私聊頻道.

"姐,怎麼了."

女皇垂著高傲的頭顱,嗓音低啞:"小行,我這里,有個不太好的消息要告訴你……"

原來,第一波宣傳攻勢發出不到兩個小時便慘遭打臉,秦云行在民間的聲譽不僅沒有如預期般節節升高,反而直線下跌.

第一波的宣傳,說的是秦云行參加葬禮的事.只是這新聞通稿前腳才發出來,一個惡意滿滿的爆料視頻後腳就不知從哪些犄角旮旯里鑽出,揪著官方通稿啪啪打臉.

新聞寫秦云行認真向大巫詢問獸族文化,爆料就放秦云行對著大巫神思不屬的畫面,任誰都能看出他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新聞寫秦云行親赴長老葬禮現場,配秦云行頷首說"願他安息"的畫面.爆料便拿繞靈時,秦云行那咧嘴笑的欠扁模樣作為參照對比.

當然,也不能缺了秦云行最後那邊吃邊圍觀的實錘爆料.視頻還給配了一個《親王一邊笑看火葬,一邊狂吃燒烤--是對獸族的別樣嘲諷,還是……》的超長題目.這個視頻剪輯得極盡嘲諷,完美地描繪出了親王殿下虛偽做作,毫無同理心的丑惡嘴臉.

爆料一出,立刻飆升至熱門視頻榜首,吃瓜群眾們蜂擁而至,紛紛表達各自觀點.

有事後諸葛表示早料到親王是這個畫風了,前十八年親王都堅持吃喝玩樂不動搖,怎麼可能一遇獸族就崩了人設,變得關心民生起來.政客嘛,果然都是這麼個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路子.


親王後援團的顏狗則紛紛表示,愛的就是親王殿下這麼個翻臉無情的小妖精德性.什麼虛偽做作假新聞,不存在的,說得之前那新聞稿有誰信過一樣,反正殿下好看,殿下做什麼都是對的.我們高貴的親王去參加你獸族已經很給面子了,還不准殿下私下放松一點嗎,都是背後那人不厚道.強烈要求這人提供完整素材讓大家舔屏.

當然,也不乏正義黨紛紛站出來,指出親王殿下這個所謂的親善大使是在給云昭抹黑,一點都不尊重死者云云.然後一路上升,仿佛不趕緊將這親王丟進牢里,云昭馬上就會亡國了一般.

女皇陛下自然是在看到爆料的第一時間,就開始了輿論公關.但在這樣一個信奉言論自由的國度,在其所有新聞素材都無半點水分的情況下,要想將這樣的丑聞壓下,並不容易.

為此,這位為弟弟操碎了心的女皇,不得不在記者將話筒懟到秦云行那里之前,聯系上正在中班逗小動物的弟弟,將這個壞消息告訴他.

……

"抱歉,小行,是我安排的人出了問題,才讓你遇上這樣的事."

女皇咬著牙,眼中燃燒著對于別人也對于自己怒火.秦云行此次出行的所有影像資料,都是她安排人拍的.而現在,那些本該為自家弟弟造勢的資料,卻一下下地往弟弟頭上潑著髒水.而她,就是那個將桶子遞出去的人.

"我才要道歉吧,畢竟是我在參加葬禮的時候表現不當.給你添了麻煩."秦云行說起這事兒也是郁悶,他也不想的啊,但誰叫他對烤豬的認知根深蒂固,一不小心,就真情流露了.

"他們要你怎麼樣啊,對著一個外星人的尸體痛哭流涕嗎?而且儀式時間又那麼長,還不讓人吃東西喝水了?!"女皇無腦護犢子人設依舊.

"別生氣,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想辦法解決就行."秦云行寬慰道:"找出那個搞事的人了嗎?"

"目前還在審……"女皇言語間滿是內疚:"短時間內,還沒法鎖定人.為防他們再利用視頻生事,我已經鎖死了你這次出行的視頻發布權限,你這次福利院訪問的宣傳計劃也已經叫停了……"

秦云行回憶了一番自己擼毛的癡漢臉,以及欺負小浣熊的那個德性,再聯想了一番這些影像傳出去的後果,不禁汗顏:"幸虧姐姐你叫停了,不然我名聲還不知要變成什麼樣!"

"對不起,讓你白辛苦了一場."女皇並沒有因為弟弟的話而好受半點,繼續道:"哎,福利院的訪問你可以就此結束了,先回飛船上休息一下吧,等輿論控制住了再說."

"那倒是不用."秦云行笑得輕松:"別人不知道姐你還不清楚嗎,我來幼崽福利院,本來就不是為了宣傳造勢什麼的,我就是沖著擼毛來的啊.剛剛在中班我玩得可開心了,相信小班會更驚喜."

看出自家弟弟是真的挺開心,女皇緊皺的眉頭也總算是松了些:"那行,你玩得開心就好,但等你訪問結束,記得讓接你的飛船直接開進福利院來,免得被那些記者逮住問些亂七八糟的爛心情."

"嗯,姐你別擔心.說到底,這也不是什麼大事,新聞炒上天,也不過就是我對死者缺乏敬意而已."秦云行真心實意地勸道:"你平時已經很辛苦了,別為這事兒耗神."

女皇敷衍地應了一聲,顯然是沒聽進去.秦云行還想再勸,女皇卻已經結束了通話.

秦云行收起智腦屏障,環視一周,幾個隨行人員都已經變了臉色,顯然也已經收到了消息.害怕自己找他們算賬呢.

迎著他們或瑟縮或焦慮的眼神,秦云行只是不甚在意地擺擺手道:"走,我們去小班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