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過分嗎


眼看著一群肥豬就這樣將"大餐"拱上了柴火堆,儀式第二階段開始了.由大巫領著豬親屬們繞靈九圈,意寓此豬在人間已然圓滿活了九十年.熊貓直立起身子開始轉悠,邊轉悠邊嗷嗷地念誦著什麼,手里還揮舞著一只竹枝.一群豬就跟在後頭吭哧吭哧,一步步跟著走.

秦云行看著底下的場景,沉痛搖頭:嘖嘖,這熊貓領著豬遛彎的畫面,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好搞笑啊哈哈哈!

侍衛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在這麼莊重嚴肅的氛圍中,自家親王殿下還能笑得這麼蕩漾.他也只能再度提醒道:"殿下,表情控制一下,控制一下."

秦云行委屈:"我沒笑出聲啊!"他忍得辛苦啊!

侍衛瞅著他,冷冷道:"但您這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秦云行無奈:"到時候讓他們選那些從後往前拍的鏡頭吧,我也沒轍."

圍觀繼續,轉了九圈之後,終于,到了最後一步,大巫獻火.

柴火被點燃,大火一點點包圍了祭台上的死者,隨後,一股烤豬的香味散發了出來.這香味是如此濃郁,誘得坐在飛船上的秦云行都忍不住吸了吸口水.天可憐見,他都多久沒吃過豬肉了.

大火舔舐著豬肉,很快皮下的油脂就被烤了出來,豬皮裂開,露出焦紅的上好肉質,被火光映得金燦燦油汪汪.油越泛越多,接著滴答一聲落入火堆,滋滋作響.

秦云行都看餓了,一邊舔著嘴一邊感歎要是再撒點孜然辣椒蔥花什麼的完美了.

侍衛看得毛骨悚然,親王這小表情,是饞了呢饞了呢還是饞了呢?對著尸體也能犯饞,這親王怕是個死變態吧?不不……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親王殿下沒准兒只是看見大火口渴了呢.果然,親王殿下打開了空間鈕,這是要取飲料?等等!殿下你取出碳烤蚱蟲腿是幾個意思?

秦云行就著眼前的烤豬狠狠咬了一口烤蟲肉,啊,烤串,紅燒肉,回鍋肉,糖醋排骨,涼拌耳朵,鹵豬蹄,溜肥腸……我想死你們了!

侍衛默默與他拉開距離.

在大巫的誦經聲中,火葬儀式整整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秦云行越看越饞,一邊啃著烤蟲肉一邊圍觀,最後差點吃撐著.

不管怎麼說,火葬儀式總算是圓滿完成.

秦云行也終于等到了他期待已久的時刻,去圍觀走獸族的小崽子們!

在第一個節目結束,下一個節目開始前,新聞通稿也抓緊時間開始吹云昭獸族一家親,親王殿下下基層考察,參加走獸族長老葬禮云云.誰叫行程安排得這麼坑爹,這頭默哀完畢,那頭就開始樂顛顛逗小孩,回頭要是把兩個行程寫到一起,題目難道要叫"恭喜獸族辭舊迎新"嗎?

秦云行才不管宣傳部有多頭疼呢,說要看小團子就要看團子,一秒都不能耽誤!

走獸族雖然因為安置原因分散了不少,但在勞古星之前的浩劫之中,有許多家庭早已支離破碎,失去父母,失去孩子的,不計其數.這些人不可能再按照家庭為單位放到福利房里進行安置,所以就專門建立了一個幼崽福利院,來安置這些人.

秦云行此次要拜訪的,正是幼崽福利院.


秦云行的飛船剛停下,下面就有人迎了上來:"恭迎殿下,殿下您居然親自前來福利院看望孩子,真是身體力行,勤勉為民啊."

原本的滿面笑意,在看到來人的一瞬間,就散了個徹底.秦云行也是沒想到,孤兒院這頭,走獸族安排來接待他的,居然是邢族長那貨.

親衛在一旁小小聲地提醒,殿下,您好歹笑一下啊,攝像正拍著呢.

但秦云行卻像是什麼都沒聽到般,連個余光都不肯施舍給某人.

見秦云行愛搭不理,邢族長卻只是將身子躬得更低:"感謝帝國對我走獸族的照顧,福利院建設得相當完備,孩子們都……"

秦云行冷眼看著邢族長對著自己各種恭維問好,心里煩躁,還有臉嗶嗶呢,自己對他啥態度,這位被攔在門外的"好父親"自己心里沒點兒B數嗎?

在獨自尷尬地嘚吧嘚了五分鍾後,邢族長終于是說不下去了.他也是沒想到,親王殿下頂著個親善大使的名頭,居然能這麼不給自己面子!說了半天話,秦云行竟然是連個眼神都不給.

他本還想著,借此機會露個臉,宣揚一下自家和親王那非同一般的關系.而現在,頂著周圍人那看好戲的眼神,他只恨不能回到幾分鍾前,把那個一門心思往前湊的自己飛速拖走.

邢族長閉嘴後,現場一時間陷入尷尬的沉默之中.大巫不得不開口打圓場道:"殿下一路奔波實在是辛苦.邢族長,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去看看孩子們吧."

大熊貓開口,秦云行當然是不能不給面子的,當即笑笑道:"我都迫不及待了."

"是我疏忽,這邊走,這邊走."邢族長干笑著順著大巫遞的台階麻溜退了,當即換了個人給秦云行引路.

秦云行自然也不再擺臉色,配合地問了幾句福利院的情況和運行,關心了下孩子們的生活狀況.

邢族長則悄悄溜到大巫身邊,小聲問道:"邢越尚那小子是不是得罪親王殿下了?不然親王怎麼這麼不給面子?"

大巫面對著自我感覺良好,居然還敢甩鍋給邢越尚的族長,只能呵呵一聲,冷冷道:"說得就跟你在親王面前很有面子似的."

"哎,親王殿下身份尊貴,對我們這些星際難民如此態度,也無可厚非."族長繼續小小聲道:"大巫你有機會也勸勸小行,順著點親王殿下,我們族人可都指望著他呢."

想想在宮里一邊養傷,一邊為族人謀發展的邢越尚,再看看眼前這個被尊為族長的男人.大巫不想說話,大巫只想喝口盆盆奶消消火,免得不小心一個熊掌下去拍扁了他.

秦云行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大門口.

只見大門兩側一邊一溜孩子,拍著巴掌喊:"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怎麼全是人形……秦云行心中不免失望.但還是揮揮手,禮貌地對著兩腳獸們微笑著問了個好:"孩子們辛苦了."

站在歡迎隊列前端的是個云昭人,見親王殿下露出個笑模樣,很是滿意地迎上前來賣好:"殿下千歲,在下是福利院的院長苗平.聽說您要來,這些孩子都很興奮,一大早就在這里翹首以盼了."


"一大早就來了?"秦云行看向他.

苗平笑道:"是啊."

秦云行看了看正高掛在天上的日頭,又看了看孩子們微微顫抖的腿,紅得不正常的臉,以及干燥的嘴唇.心下一沉,當即點開智腦將眼前情況發給女皇.

女皇回得很快,一句"交由你全權處理"讓秦云行心里有了數.

秦云行扭頭對親衛吩咐道:"查一下,這些孩子到底在這里等了多久,是怎麼個等法,要是一直都這麼站著等,且時間超過兩個小時,就向民政部提請把這個院長直接下了吧."

秦云行這此話一出,四周瞬間靜默.

苗院長也是萬萬沒想到,好半天才找回神,急急道:"殿下您不能這樣,我是有陛下簽發的任命書的!"

"哦,你是想讓我現場連線陛下,然後讓她親自處理你?"秦云行冷聲道.

苗院長看著秦云行身後跟著的攝影機,咬著牙小小聲道:"殿下,您就算要刷愛護幼崽的人設,博取獸族好感.也沒必要這麼迫不及待地踩著同族往上走吧?小題大做到這地步,可就假了."

"你覺得我小題大做?覺得我是故意踩著你刷人望?"秦云行卻是根本不避諱,用眾人都能聽到的聲音直接道.

"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單純覺得為了這進門的一分鍾,逼著孩子在門口等非常不人道!你覺得小題大做,那是因為你根本就不把這些頂著日頭傻站的孩子放在心上!"

想當年,幼小的地球人秦云行也是鼓號隊的一員.每次領導來,他就得傻兮兮地守在門口等,……不提了,想起來都是淚.

"可……可大家都是這麼做的啊?"苗院長委屈,苗院長不服!

"但有了你這個案例,就再也不會有人這麼做了不是嗎?"秦云行微笑,壓低了嗓子又補充了一句:"如果這些孩子都是云昭人,你還會讓他們在烈日下傻等這麼久嗎?"

院長啞口無言.

秦云行笑得一如既往地不像個正經人,但在這一刻,所有人似乎都看到了他浪笑下,那顆再正經嚴肅不過的心.

依舊有人不明白親王殿下為什麼要這麼不依不饒,覺得他裝得太過,比如邢族長.

還是有人懷疑親王殿下是在借題發揮,覺得他此舉並不簡單,比如竹大巫.

但,確實有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親王殿下此舉之下的善意,比如,那些孩子們.

"殿下……對不起."有孩子小小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