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正經嗎
g,更新快,無彈窗,!

而就在秦云行和院長討論治療事宜的時候,邢越尚和竹辛那邊也正進行著嚴肅認真的討論.

"大巫,您住的應該也是云昭分配的福利房吧?"邢越尚問.

大巫變回人形,為邢越尚倒了杯茶:"是的,云昭將我們走獸族全部打散了分配在不同的福利房里,族長對整個族群的影響力都因此下降了許多,要不是還有你這個待在親王身邊的兒子在,你父親恐怕連僅有的那點威懾力都保不住."

邢越尚笑笑:"我關心的不是這個,只要族人生活的好,那麼即使族長名存實亡也無所謂.我想問的是,您是否留意過福利房發布的招工啟事."

大巫搖搖頭:"我嫌廣告和啟事太吵,花信用點直接屏蔽了."

"沒關系."邢越尚操作個人智腦,很快幾段信息投影在兩人面前--

"銀河星葬場,因搬尸者職位大量空缺,現面向社會公開招聘各類人才,需身強力壯,細心穩重,無任何不良從業記錄.待遇從優."

"垃圾回收星球,現招收員工五百名,包吃住,每月100信用點,要求能熟練操作相關器械,有意者請下達'了解’指令,查看具體信息."

……

大巫將投影出來的內容細細看了一遍,疑惑道:"你給我看這個是……"

"云昭人中,很多住福利房的都是無業游民,雖然帝國不會把人趕出去,但還是會通過這種方式,倡導他們去找一份工作.而許多云昭人都將這些靠救濟過活的無業游民視作社會的蛀蟲.他們對自己的同族都如此,更不必說對我們這些星際難民."

邢越尚鄭重道:"如果我們想要融入云昭,那麼就不能一直靠救濟生活,我們也得對這個帝國做出自己的一份貢獻,才能真正地得到承認."

竹辛點點頭:"你想得沒錯,就我所知,已經有些云昭人覺得養著我們這些獸族,是在浪費納稅人的錢了."

"你看上面這些,有些工作,我們能直接勝任,比如星葬場那個.有些工作,需要我們掌握一些技能,才能勝任."邢越尚指著投影道:"不知您是否了解,云昭人的學習和我們不一樣,他們是采取將知識直接錄入大腦的方式,所以我們很難在云昭找到適合我們的自我提升路徑."

"我猜你對此已經有了相關的辦法."大巫含笑望著他.

邢越尚也不扭捏,直言道:"對此,我有兩個方案,其一,是自學,信用點允許的,可以通過智腦在網絡上學習相關知識.信用點拮據的,也可以就近去云昭的圖書館學習,我已經依據族人的分布區域整理了附近所有的諸如圖書館之類的免費設施.也整理了各個易上手崗位所對應的學習教材,以及圖書館選書閱讀的操作流程.等我回了族里,就將這些資料分發給大家."

想起族里那幾個為了日漸削弱的權利,而夜不能寐的長老族長以及繼承者們,大巫不免感歎.

"小尚,你的眼界,遠比我想的更開闊更深遠."

大巫:"那第二個方案呢."

邢越尚:"第二個方案,就是我們組織人,進行相關培訓.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熟練閱讀云昭文字,如果等著大家自學好了云昭語,再去學一門技能.這個周期就太長了.這方面所需的資料我也已經准備好了,最初可能會有些難,但只要教出幾個人,然後再讓他們分別去各個地方教大家,相信很快,族人的能力就都能上一個台階."

大巫贊賞地連連頷首:"有了這個,等你回去後,你在族中的地位,就再無人可動搖."

邢越尚失笑:"您知道我在意的不是這個."

"放心吧,等你回到族中.我會全力支持你的."大巫望著他:"但你也要做好准備,你將做下的這些事,注定了會讓你在族中取得無上威望.所以也就注定了不會少了攔路人."

"我知道."邢越尚:"之前父親承諾過會滿足我一個要求.我想召集族人進行教學這點小要求,他是不會駁回的."

大巫提醒道:"他未必會駁回,但他很可能會搶了你用心血澆灌的果子."

"我倒是不介意有人替我來做這些事,反正資料我都整理好了."邢越尚在心底默默道,那樣,我就可以繼續陪在殿下身邊,為他治病了.

大巫拍拍他的頭:"說什麼傻話呢,除了你,誰還能不帶一點私心地去做這個,任由族人一個個成長起來,不再依附族群而活?"

"我知道啊……"邢越尚歎息一聲.所以他才必須回去,為了他的族人,他的責任.

當邢越尚討論完畢,回到他依依不舍的親王殿下身邊時,他驚喜地發現殿下正對著另一只獸的投影口水滴答.

"您什麼時候開啟了室內監控,這麼對著監控影像動手動腳,不算違法嗎?"邢越尚站在秦云行身後冷冷開口.

秦云行的手虛撫過空中的熊貓投影道:"療養室本就一直開著監控方便院長他們觀察.至于違法問題,任何人在自己的住處,都有權安裝監控.況且各位代表都是簽過相關同意書的."

邢越尚:"但他們絕對想不到,您會對他們的影像做這種事."

"不讓上手還不讓人過過眼癮嗎?"秦云行委屈巴巴地瞅著他.

邢越尚又氣又好笑:"想看就看,誰還能攔著您不成?"

"那個……小尚,你能不能變回獸形,投影沒手感.摸著你我還能假裝一下自己擼的是熊貓."秦云行得寸進尺.

邢越尚假笑道:"身為獸族,我坐視您如此玷汙我族大巫已經是極限了,怎麼可能助紂為虐."

"小尚你變了."秦云行不禁懷念起了某個游戲……那里的小動物都隨便擼不說,豹子還不會變人,更從來不會懟他.

哎,這深沉的歎息,是他逝去的美好過往.

"拜您所賜."邢越尚不禁懷念起了當初對這貨還不熟的時候,當初這貨多端得住啊,結果混熟了就是這麼副沒羞沒臊的德性!

哎,這深沉的歎息,是他對某人下限的歎惋.

口上如此嫌棄著,結果睡覺時依舊是一人一獸相擁而眠,可謂是相當的口嫌體正直了.

邢越尚本以為秦云行對著大巫錄像擼毛就是極限了,沒想到,第二日,秦云行就對著三位代表提出要去各族溜達溜達的希望.這顯然是見代表不適合下手,就要對各族無知毛團伸出魔爪的節奏啊!

邢越尚看著諸位代表仿佛撿了信用點一樣的欣喜表情,唯余一派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悲哀.

但不管邢越尚怎麼想,一番討論之後,秦云行已然定下了三族的出巡計劃.毫無疑問,第一站,走獸族!

新聞造勢打頭,皇家護衛隨行,幾位代表陪同.秦云行一行人就這麼浩浩蕩蕩地去親切拜訪走獸族了.

路線是早已安排好的,他們首先要去參加一位長老的葬禮,由大巫親自主持,好讓親王大人感受一下獸族的傳統文化.

"我們獸族歸天後,如果條件允許,都會采取火葬的方式回歸自然.火是獸神賜予我們的神物,當我們的肉體在火中焚滅,我們的靈魂就會在獸神的國度中重生."

大巫為親王殿下娓娓介紹著本族文化.而親王殿下看著與自己相對而坐的熊貓,卻滿腦子都是如何搓揉上一把的邪惡念頭.

大巫看殿下又對著自己擺出這副魂不守舍的模樣,也是沒轍,只能是你看你的,我講我的.很快,介紹完畢,大巫起身,微微躬身:"請容許我暫且失陪,去主持智長老的葬禮."

秦云行總算是回了點神,嚴肅頷首:"你去忙吧,願他安息."

大巫告退,走出秦云行的專屬飛船,葬禮正式開始.

秦云行從飛船往下看去,但見數百走獸族人圍成一圈,圈的中心是一個高高的柴火堆.

穿著素白衣服的黑白熊一步步來到柴火堆邊,高聲宣布:"移靈儀式開始!"

很快,幾頭膘肥體壯的豬托著一頭死豬過來了……

"智長老是頭豬?"秦云行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是啊,有什麼問題?"這次邢越尚並未隨行,侍候在旁的是侍衛隊長.

"沒,沒問題……"秦云行眼神都飄忽,叫著智長老獸形卻是頭豬……獸族起名字是以搞笑為原則的嗎?!

侍衛隊長友情提醒:"殿下就算您不感興趣也別表現得太明顯,總得給宣傳部門提供點素材,才好寫新聞稿啊."

"我不是不感興趣……"秦云行往下一看,又立馬移開視線.實在是畫面太美,他怕繃不住破壞了這莊嚴肅穆的范圍.

那豬洗刷得白白淨淨,趴平了被裝在一個竹子編織的巨大簸箕里,周圍堆著瓜果之類的陪葬品不說,那豬嘴里還被塞了一個碩大的紅果.那視覺效果儼然就是一個放在果盤上,緩緩前移准備進烤箱的大餐啊.

不過為了不讓底下的人太難做,秦云行還是努力撐住了自己搖搖欲墜的親善大使人設,盡可能地讓自己面無表情.但現實告訴他,不逗笑他那不能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