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暴露了


"怎麼?"邢越尚神色不動:"有什麼不對勁嗎?"

竹辛:"昨晚,女皇的人忽然上門,說是聽到消息,我們之中,可能有人被冒名頂替了,需要我們幾個代表去驗明身份.且不說我們在進來前就被嚴格檢查過很多遍了,就算真有人冒名,也沒到半夜就來將人叫起的緊迫程度吧?所以,我想,這後頭應該還有事."

"那我就不知道了."邢越尚搖搖頭:"但如果大巫你知道,女皇有多寶貝他的弟弟,你就不會這麼想了.假設真有人是冒名進來的,而且已經接觸過殿下.女皇再怎麼緊張都不為過."

"看來是我多想了."竹辛笑笑,似乎得到了滿意的答案:"看來女皇是真的很在意這個弟弟啊."

"是啊."想起昨晚的一幕幕,邢越尚忍不住點點頭.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秦云行神采奕奕地從臥房里出來,相比于昨天,熱情得簡直不像是同一個人.眼睛一黏上熊貓那圓滾滾的身軀就不挪開了.

"您太客氣了."熊貓站起聲,舉起爪子招了招.

秦云行用盡全能力氣,才壓抑住自己大喊一聲好萌的沖動.

"你坐你坐,就當在自己家一樣,別客氣."秦云行一邊招呼著,一邊擠開邢越尚,在竹辛身邊坐下了.

竹辛:"您昨晚休息得好嗎?"

秦云行:"還行還行,那你呢?"

竹辛:"我休息的也不錯……"

……

鑒于其他兩人還沒來,一人一熊陷入了毫無營養的寒暄模式

而邢越尚看著秦云行那明明想靠近得不得了,卻只能挨挨蹭蹭,偶爾用手背偷偷蹭下大巫毛發尖的可憐樣,真想一巴掌把他拍到大巫身上算了.

"對了,我這兒有盆盆奶,要來點嗎?"秦云行盯著竹辛滿懷期待.

"盆盆奶是什麼?"竹辛好奇道.

"你喝了就知道了."

不出兩分鍾,傳說中的盆盆奶就出現在了竹辛的面前.之前秦云行定下走獸族代表的時候,就叮囑廚子准備著了.當然,配方不可能如地球上一般為牛奶,而是換了類似的乳果奶.

竹辛懵逼地看著眼前的小飯盆:"因為是用盆子裝的,所以叫盆盆奶?"


"對啊,喝喝看."

迎著親王殿下那殷切的目光,竹辛只得硬著頭皮端起盆埋下頭.

看著眼前這一幕,秦云行終于"忍無可忍"地露出了癡漢笑.有生之年,居然能親手喂大熊貓喝盆盆奶,灑家這輩子值了!

邢越尚扭過頭,沒眼看.

"謝謝殿下,味道不錯."喝完奶,竹辛放下奶盆.

"你喜歡就好,我吩咐人准備了很多,管夠."秦云行遺憾地發現熊貓嘴邊居然沒有一滴奶,不然他就可以接著幫忙擦擦之名動個手什麼的了……

"有客到訪,申請進入."

房間中再度出現了投影,自然是另外兩位代表的,不過都是人形.

秦云行自然放行,順便吩咐人上菜,准備開飯.

幾人跟著秦云行來到餐廳.

短短幾分鍾內,桌上已經擺好了佳肴飲品.

鳳華看看餐椅,又看看備受秦云行關注的竹辛,忍不住道:"竹巫,您這樣吃飯恐怕會有些不方便吧?"

竹辛沒有說話,只是看著秦云行.這位親王顯然更為青睞他的獸形,他有些好奇,若自己不開口,那麼這位殿下是否會站出來為自己說話.而殿下,又會對這位沒眼色的飛羽族擺出怎樣的姿態.畢竟,當初在國宴之上,這位殿下可謂是相當的至情至性了.

秦云行確實站出來了,卻是扭頭看向鳳華,笑著道:"之前我說過,想要看看諸位以獸形生活在云昭是否方便,大家都可以自在一點,鳳華,別看桌子上只擺了這些,事實上,你獸形喜食的嫩草水果我也是讓人准備了的.你只需要按照自己的心意來就好."

"殿下您太有心了."鳳華受寵若驚,對著秦云行那雙多情的眼心都要化了.態度這麼寵溺,語氣這麼溫柔,簡直犯規啊……

秦云行也沒冷落另一位,沖他笑笑道:"壽澤你也是,因為我在養病,所以住的地方窄了些,暫時不方便讓你在這里以獸形活動.不過你住的地方你說了算,有什麼要求就跟我提,別委屈了自己."

被秦云行關愛地看著,壽澤幾乎都要手足無措起來:"殿下您病中還要掛念我們獸族,已經很辛苦了,哪里能再給您添麻煩,況且我住的也很好……"

鳳華忍不住有點小失落,原來親王殿下對誰都這個態度……

竹辛笑而不語地看著秦云行,事實上,從另外兩位代表進來起,秦云行便飛速收斂起了對他那明顯的興趣與偏愛.眼下,秦云行擺出這雨露均沾的姿態,倒也確實符合他這個親善大使的身份.

秦云行說說笑笑地招待幾位用過了午餐,便開口道:"不知你們方不方便跟我聊聊你們各自族內的情況?"

鳳華表態得飛快:"您只管問就是."另外兩位也連連點頭.


"那好,你先跟我到書房來吧."秦云行笑著招呼:"小尚勞煩你帶他們去娛樂室看看電影什麼的吧."

等秦云行和鳳華進了房間,壽澤忍不住感慨:"殿下還真是周到."

"是啊."竹辛低聲道:"看來昨晚,殿下這邊也不平靜呢."

這話說得實在小聲,壽澤身為烏龜自然是聽不清,但邢越尚身為豹子卻是聽得一清二楚.

"怎麼?"邢越尚看向大巫,有些詫異他是怎麼猜到的.

竹辛看向他,用僅他們兩人能聽到的聲音道:"相比于昨日初見,這位殿下政客的一面顯然變得更加明顯了,這其中,肯定是有什麼原因在吧?"

"但這和我們沒關系."邢越尚提醒他.

大巫:"怎麼會沒關系,畢竟我們走獸族,至今仍因當初殿下對你的青眼有加而享受優待."

邢越尚清楚,大巫心系走獸族,盤算這個實在無可厚非,但相比于秦云行對獸族的純然善意,這樣的心思就未免有些不上台面了.

大巫冷冷提醒道:"小尚,別忘了你的身份,雖然你獸形有缺陷,但因為你向來愛護族人,我一直都很屬意你當下一任族長,別讓大家失望."

"我知道."邢越尚歎息一聲道:"在殿下身邊的這段時間,我查了很多資料,針對目前的情況制定了一份走獸族的未來發展計劃,回頭有機會給你看看."

"好."圓滾滾的熊貓露出一個欣慰的笑.

和幾位分別聊完,又吃了頓晚飯,獸族親善大使的這次友好會面就圓滿結束了.邢越尚護送大巫回去順便商量事情,秦云行也聯系上院長詢問觀察結果.

"院長,今天我可是和他們的人形獸形都相處過了,觀察結果怎麼樣?"

院長麻利地將數據整理好打包給秦云行:"我整理了近幾天的數據,發現您和人形獸族相處,無論是幾位代表還是邢越尚,精神力都毫無波動.而您和獸態獸族相處,除了小尚以外,也只有那位竹辛讓您的精神力有所增長,飛羽族和鱗甲族則不行.目前看來,唯有走獸族才能促進您精神力的增長,但具體原因還是不明."

"數據采集得差不多了吧?"秦云行問.

院長:"嗯,是的.但保守考慮,您明後兩天再和幾位代表的獸形多接觸一下比較好."

秦云行點點頭:"那大後天我就可以離開療養室了?"

院長:"是的,殿下.而且技術部開發出了便攜版的數據采集器,您出去後,如果有機會,可以直接和走獸族族群接觸一下.樣本越多,越利于我們找出原因."

"行啊.反正我是親善大使,去獸族看看也屬正常."秦云行一想到走獸族的小團子們都要迫不及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