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出事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我還是等回到房間再變回獸形吧."竹辛笑容和煦:"我還挺喜歡我這身衣服的."

"哦."秦云行看看打定主意不准備變形的竹辛,又看看因為沒穿外套有點小尷尬壽澤,道:"我給你們每人都准備了房間,你們先回房間休整一下,明天再來我這里與我共進午餐."

"好的殿下."

幾人沒有任何異議地退下了.

"又快到學習時間了啊……"秦云行看了看日程,充滿暗示地看向邢越尚.

"哦."邢越尚微笑:"那您去忙吧."

"不准備變回獸形嗎少年?"秦云行直白道.

邢越尚冷漠臉:"不准備.殿下,我還要整理筆記,就不奉陪了."友誼的小船已經翻了,今天之內都別想翻回來的那種.

秦云行還想再勸,就收到了來自裴教授的呼喚.

"那好吧,你忙你的,我上課去了."秦云行笑著擺擺手,盯著智腦屏幕的眼里卻是帶上了冷意.

目送邢越尚離開房間,秦云行打開了通訊,一接通,對面的人便迫不及待地問責道:"殿下,您怎麼選了大巫進宮."

"選大巫有什麼不妥嗎?"秦云行反問道.

"您或許不清楚大巫在獸族中有多麼大的影響力.不誇張地說,一旦大巫在宮里出了什麼事,獸族有八成的可能會立馬發動暴亂."

"我又不會對他做什麼,能出什麼事?"秦云行說起來都覺得心頭滴血,那可是熊貓啊,擱在眼前都不讓摸,人干事?!

"您不做不代表別人不做."裴教授沉聲道:"已經有人覺得您任職親善大使是意在收攬獸族,威脅皇權了.他們可不會眼著您這麼順順當當地坐穩親善大使的位置,將三族的人心都攥在掌中."

"我知道."秦云行眯起眼:"在他們進來前,我已經吩咐人負責這幾個獸族代表的安全了."

"還請您千萬小心."裴教道:"您這次貿然接過親善大使一職,一旦出了差錯,很可能再也無法翻身.另外,這事也過早地暴露了您的野心,實在是不智."

秦云行敷衍地點點頭:"嗯."

"我說過,您想要的,我們都會一步步送到您手上."裴教授:"下次再有什麼計劃,希望您能告知我們一聲.別再擅自行動了."

"哦."

通訊結束,秦云行歎息一聲,關掉提示學習的日程鬧鍾,調出這三位新朋友的資料,仔細看起來.

走獸族,來的是個大巫,也是萬萬沒想到,誰知道這位會在名單里.

飛羽族,來的是個少族長,地位不低.

鱗甲族,來的是個平民,卻是在大災期用龜殼為族人擋了無數次傷害的民間英雄.

秦云行看著資料失笑,這飛羽和鱗甲族的,姐姐是照著邢越尚的標准選的嗎?他選邢越尚的時候,可不知道他是什麼身份做過些什麼事.而且姐姐看他選了大巫也不提醒一聲,這弟控程度未免也太過了.

關上資料,秦云行起身找上了邢越尚.

"殿下?"

邢越尚正在寫東西,想不明白秦云行怎麼忽然找過來.

"我找你幫個忙."秦云行難得擺出一張正經臉.

"怎麼?"邢越尚也隨之嚴肅起來.

秦云行:"我想請你幫忙注意下大巫的安全,畢竟他身份不一般,要是有個萬一,容易出事."

"女皇不是已經安排了信得過的人專門負責這批人的安全嗎?"

邢越尚有些詫異.女皇這個弟控甚至在人選都沒定時,就制定了相當完備的獸族代表接待方案,杜絕任何人拿秦云行當挑撥獸族的踏板,破壞帝國的穩定.

秦云行無奈地歎了口氣:"忠于女皇的人,未必就干不出傷害帝國的事."尤其是在當自己這個親王是假想敵的時候.

邢越尚並非蠢人,雖然話沒說透,但這並不妨礙他理解秦云行的言下之意,並且明白了秦云行找上自己的理由.就算拋開他和秦云行的交情不提,同為走獸族的他也不可能坐視自家大巫出事.

"這段時間,我會去守著大巫."邢越尚鄭重道:"其他幾人的情況,我也會留心的."

秦云行笑笑:"那就辛苦你了."

邢越尚也笑了:"我很高興能為您做些什麼."

邢越尚收拾上東西就去找大巫了,秦云行看著空蕩蕩的療養室煩躁地踹了腳沙發:"哎,這都什麼事兒啊,明明將人找來是為了多幾個擼毛對象,結果搞得我連小豹子都沒得擼了!"

秦云行本以為沒了邢越尚,他將不得不獨自熬過一個沒有奶豹在懷的寂寞夜晚.沒想到,他正准備睡覺時,邢越尚就發來了通訊請求.

"怎麼了?"秦云行看了看時間,凌晨兩點.

"我抓到了個人."小豹子喵喵叫道.

喵的,還真敢動手!秦云行拍床而起:"人在哪兒?"

"門外走廊."

"驚動大巫了嗎?"秦云行攏了攏衣服就往外走.

邢越尚:"應該沒有,我在那人試圖潛入大巫房間的時候,就把他給打暈制服了."

"厲害!"秦云行在心里為他點了個贊,然後關心道:"你沒受傷吧?"

"沒有."邢越尚答得干脆.

秦云行打開門,一眼便看到乖巧蹲立在門口的小豹子,以及癱在地上的年輕男性.這人穿著一身接待員的衣服,也不知道是冒充的,還是真就是接待員之一.

秦云行將人用束縛網捆了起來,然後拖回了屋子.

"開啟掃描!"

隨著指令下達,一束光自秦云行的手環處射出,隨後個人芯片信息及掃描結果便顯示在他的智腦屏幕上.

姓名:馳宇

性別:男

種族:純種人類

年齡:39.

簡曆:出生于……畢業于……于xx,現任獸族代表接待員,負責食物准備工作.

身份證號:XXXXX.

掃描結果:面貌身體均與本人相符,無被外力操控痕跡,未裝備有違制武器,未攜帶可疑裝備或藥物.

"奇怪,他如果真要動手,以他的身份,機會多的是."秦云行皺眉:"為什麼非得這麼著急地大半夜就動手,還什麼都不帶.還是說雖然帶了,但一見形勢不對所以就在動手時偷偷丟棄在了某處?"

秦云行想不通也不多糾結,直接將人弄醒,質問道:"你夜襲大巫是想做什麼?"

聽到秦云行這麼問,那人立馬叫起屈來:"殿下,冤枉啊,我不是去夜襲大巫的."

秦云行冷聲問:"那你是去做什麼?"

馳宇瑟縮道:"我之前不小心將一個小東西落在大巫的屋子里了.那個東西對云昭人沒影響,對獸族卻有害,我怕那東西給大巫造成不良影響,又不敢將事情上報,就想著晚上偷偷將東西取回來."

邢越尚冷哼一聲,拆台:"之前你那動手的樣子,可不像是會怕東怕西的人."

"你忽然冒出來,我也是太害怕才跟你動手.一不小心傷到你實在是對不起."那人很是誠懇地連連道歉.

"你受傷了?"秦云行猛地看向邢越尚.

邢越尚淡淡道:"傷不算特別重,我一會兒用醫療艙處理一下就好."

秦云行瞪了他一眼,立馬打開智腦召喚醫務人員和警務人員過來.

不到三分鍾,這屋里就多了七八號人.

"這人試圖半夜潛入竹辛房間,審問的事就交給你們了."

秦云行將人指給警務看,然後便丟開手,迎向醫務人員:"小尚受傷了,你們趕緊給他處理一下."

"那我們先為他做個檢查."醫務人員動作迅速地將邢越尚包圍起來,開始工作.

邢越尚見警務人員已經將人往外帶離,秦云行卻還守在這里,趕緊點開智腦的私聊功能勸他:"您不是說那些警務未必可信嗎,這人的審訊工作您還是親眼看著比較妥當.我的傷不要緊,別因為這個耽擱你的正事."

秦云行搖搖頭,態度堅決:"審問這種事,交給他們專業的就行,那麼多人看著,能有什麼事.你別瞎操心了."

邢越尚對上邢越尚那凶巴巴的眼神,只能乖乖配合治療.

好在傷情如他所言,並不算重,只是內髒有些破裂出血,總算是讓秦云行的神色稍緩了些.但一頓數落還是少不了的--

"看到可疑人物的第一時間你就該用智腦聯系我,而不是沖上去單打獨斗!你身上又沒有武器裝備,沖上去是給人送菜的嗎.這次算你運氣好,那人除了制式的個人防護外,也沒裝備別的.但你不可能永遠這麼走運,平時看你也不像是這麼魯莽的人啊……"

邢越尚當然不是魯莽的人,他會沖上去--

其一,是因為在那人鬼祟靠近的時候,就已經通過其肢體語言判斷出那人並非戰斗人員,即使那人拿著武器,他也有八成的把握躲開.

其二,是因為他在這段時間已經對云昭的醫療水平與醫院布局都有了比較充分了解,即使自己不慎受了致命傷,他也能在一分鍾之內躲進附近的醫療艙,等到救援.

其三,是因為他想為秦云行盡力做到最好,如果此人當真是女皇的死忠,那麼女皇這一次就未必和秦云行立場完全一致了.唯有將這個事的知情者控制在盡量小的范圍內,秦云行才會有最大的主動權,是瞞下是曝光亦或是歪曲事實,都會好操作得多.

但這些,邢越尚都不准備解釋給秦云行聽.難得有人擔心他的死活,會為他的一點小傷而碎碎念個不停,他又怎麼舍得打斷.

最終打斷秦云行碎碎念的,是來自女皇的通訊:"小行,事情已經調查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