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反攻了


邢越尚一步步來到床邊,秦云行強壓著身體反應,仰著頭,露出一個名為親切實為瑟縮的笑.邢越尚彎下腰,臉龐在秦云行的眼前一點點放大.

秦云行終于忍不住往後靠了靠身子.但邢越尚卻沒有就此打住,他一只腿攀上了床,膝蓋彎曲頂在床鋪上,整個身體越發前傾,帶著接近于曖昧的迫人氣勢.

那一雙琥珀色的眼鎖定著他,秦云行甚至能從那里看到自己的倒影,他就像是被鎖定的獵物,被禁錮于視線的牢籠,動彈不得.

太近了……

溫熱的呼吸噴灑在他的臉上,秦云行覺得整張臉都燒得慌,周邊所有的聲音似乎都被屏蔽了,只余下這惱人的呼吸和他自己那一下接著一下的心跳,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殿下……"

秦云行像是被這一聲呼喚驚嚇到了,他猛地後仰,結果失去平衡往後倒去,之前他已是退到床邊,這下一個仰倒,直接將半個身體都懸空跌了出去.

邢越尚趕緊伸手將人一把撈住,攬了回來.懷中的親王小小的一只,臉上帶著驚魂未定的表情,弱小,可憐,又無助.一種奇妙的新鮮感裹挾了邢越尚,之前獸形時,秦云行相較于他,總是顯得更加高大的那個,導致他直到現在,才真切的意識到,親王殿下其實只是個腰肢很軟的纖弱少年而已.

掌心的溫軟觸感,讓邢越尚忍不住捏了捏.

"放,放開!"明明應該是很嚴厲的口氣,卻因為帶上了些微顫抖而毫無震懾力.

邢越尚盯著懷中人滾動的喉結,心底躥升起一股不知來源的沖動.白嫩頎長的頸項上那一個小小凸起,滑動著,顫抖著,帶著莫名的誘惑力,惑得他牙根發癢.

他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邢越尚被自己突然躥升的渴望嚇了一跳,猛地松開手.兩人默契地迅速拉開距離,不約而同地松了口氣.

"你干什麼吶?"秦云行不滿地瞪著邢越尚,覺得他簡直莫名其妙.

邢越尚干咳兩聲:"呃……就是想讓您體會一下,每次您興頭一起就把腦袋湊到眼前來,我是個什麼感覺."

今早上才近距離圍觀小豹子睡顏的秦云行,明智地選擇換個話題.他清了清嗓子,問:"你的獸核恢複了?"

邢越尚看著秦云行一本正經的模樣,有點想笑:"是的,都是托您的福,我的殿下."

對話似乎又回到了熟悉的節奏,秦云行總算能稍稍鎮定一點:"恭喜你,對了,為了慶祝你康複,我給你准備了個小禮物."

秦云行說著從床頭櫃里取出一個小盒子遞給他.

邢越尚打開盒子,很有些驚喜:"是個人智腦!"

"這段時間,邢越尚跟著秦云行領教了不少云昭的黑科技,但限于身體制約,很多東西他都只能看不能操作,早就眼饞個人智腦了.

"你趕緊戴上,我教你用."

秦云行將手環狀的智腦取出,為邢越尚戴上.邢越尚卻是有些分心,秦云行的手指在他麥色肌膚的映襯下顯得有些過于白嫩,讓他的牙根再一次隱隱發癢.

"點啟動吧."秦云行渾然不覺地勾著頭湊過來,指了指某個按鈕.

邢越尚含糊地應了一聲,點下啟動.


智腦發出機械音:"現在開始讀取主人訊息並進行綁定,在此期間,請按照提示點選--身份讀取如下,姓名:邢越尚,性別:男,種族:走獸族貓科豹屬.年齡:19.于4390年,10月4日注冊成為云昭公民身份.身份證號:XXXXX.請問,是否確認."

身份說明與語音同步顯示于眼前投射的光屏之上,下方的確認按鈕閃閃發光.

邢越尚不由得驚歎:"身份讀取得好詳細,是通過面部識別嗎?"

"沒有,它只是識別了當初植入你體內的身份芯片而已."秦云行頓了一下,又補充道:"每個云昭人體內都植入了這個身份芯片的."

邢越尚愣了一下,心里有點不是滋味:"我知道的."

他豹身時,秦云行從不會這麼謹慎,他不會去費心思考每一個詞說得是否妥當,每一句話是不是會造成不良影響.但當他以人形相處,一切似乎都有了微妙的不同.

秦云行見邢越尚愣著不動,指點道:"確認鍵在這里,點一下就行."

看著秦云行那操心的模樣,邢越尚心底的那點小小糾結瞬間消散.他點下確認,智腦自動綁定.隨即彈出一個精致的耳扣,黑色的簡約形狀,像是金屬又帶著水晶的質感.

秦云行為他解釋道:"這是智腦終端,也就是你的耳麥,話筒,以及個人屏幕."

邢越尚見過秦云行用這個,但秦云行經常換款式,根據每天的衣服搭配不一樣的智腦終端.但最常用的還是眼下這個水流質感的,細細的一脈貼著皮膚若有似無,襯得耳朵尖水潤潤的.

"你更喜歡我這款?"秦云行見邢越尚盯著自己的耳朵,很有些垂涎的意思,笑笑道:"有眼光,智腦自帶的雖然也不錯,但我這款絕對是所有款式里最舒服的.你要喜歡,我給你也買一個."

邢越尚:"不用不用,事實上,我是想送您一個作為回禮,聽說這個系列出新款了."

秦云行提醒道:"這款挺貴的哦."

"沒關系,價格合適我會買,不合適我也不強求."邢越尚盯著秦云行,心里清楚,是否買這個作為禮物的決定因素,從來不在于價格,而在于秦云行是否喜歡.

"那好吧,我教你用網上商城.雖然我們交易是通過設備進行的,但實際上,信用點榮譽點之類數值,一直是記錄在個人芯片里的.所以,不要隨便去接觸來源不明的交易設備,有需求用個人智腦的交易功能就行."

秦云行正要點開商城,卻智腦彈出了提醒--您有一封來自女皇陛下的信件待讀.

秦云行在私人屏幕中看了一眼,然後將內容投射出來道:"我姐剛把初選出來的獸族影像資料發給我了,陪我一起看看?"

胸口忽而窒悶起來,邢越尚抿著唇,喉嚨干澀,發不出聲音.

秦云行只當他默認了,當即點開資料包,上百個獸族資料便陳列于眼前,只待他點取.

秦云行隨手點了一個,畫面彈出,是一個有著一雙大眼睛的卷毛小少年,氣質有些傲嬌,長相卻很是可愛.

秦云行忍不住感慨:"我當初腦補你的人形,就和他差不多."

"哦."邢越尚啞聲道:"那還真是抱歉,讓您失望了."

"其實人形長成什麼樣對我而言,意義也不大,只要獸形可愛就夠了."秦云行說著便滑動光屏,繼續往下看.

一分鍾後--


"怎麼獸形就只有一句簡單的種類介紹啊!就算是犬類,不同的狗狗,顏值也是差很多的好不好!"秦云行氣鼓鼓得像只河豚,轉頭看向邢越尚:"這人也是走獸族的,你認識嗎,獸形怎麼樣?"

"是一只斗牛梗,毛很短."

"哎."秦云行歎息一聲,失望地將這人的資料丟進垃圾箱.

邢越尚覺得自己大概是壞掉了,所以他才能對著殿下如此面不改色地編造謊言,將一只泰迪指認為斗牛梗,並且心安理得毫無負疚.

秦云行接著往下看,越看越生氣:"一個個發上來的影像資料全是人形,讓我怎麼選!"

"那就打回去,讓他們重新發了獸族形象來再選."邢越尚微笑著勸慰:"反正我們也不急于一時,畢竟是要選到殿下您身邊的,未免以後麻煩,一開始還是挑仔細點好."

"也只能這樣了."邢越尚將界面切回私人屏幕,氣呼呼地給他姐回話.

回完了信,接下來兩個宅便窩在床上非常喪地玩了好一會兒的智腦,直到秦云行的上課時間到來.

"又要去背書了……"秦云行盯著邢越尚,眼神充滿暗示.

"想讓我變成獸態陪您?"邢越尚失笑.

秦云行猛點頭.

"好的."邢越尚說著化為小豹子形態,悉悉索索地從衣服中鑽出,窩在秦云行手邊.

秦云行一邊點開學習界面,一邊擼著豹子,笑得格外甜蜜.

邢越尚任由某人蔥白的手指順著喉嚨一路往上,停駐在下顎的敏感地帶輕輕搔弄,放任自己眯起眼,發出懶洋洋的咕嚕聲.

秦云行簡直驚喜,今天小豹子怎麼這麼乖,以往不都克制著本能反應,各種矜持嗎?今天這麼配合,不是逼著他沉迷擼毛,無心看書嗎?

溫熱的掌心輕撫過脊背的曲線,然後畫了個圈來到柔軟的肚腹側面緩緩揉弄.

真是得寸進尺!邢越尚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無奈地配合著側翻躺平,讓秦云行摸上了肖想已久的肚子.

居然准他揉肚皮!秦云行這下徹底看不下去書了,當即專心擼起豹子來,

邢越尚仰頭看著秦云行那喜不自勝的德性,以往他只覺得秦云行這種沉迷擼毛的姿態好笑又無聊,但此刻,他卻只覺得不甘.一想到幾日之後,殿下也會對著別的獸人,露出如此癡迷的模樣,邢越尚就止不住地升起某些暴虐又黑暗的念頭.

"我真舍不得你啊……"秦云行一邊擼毛一邊由衷感歎.

"我也舍不得您."邢越尚也由衷承認.

兩人感歎歸感歎,卻誰都沒提一句"你/我能不能不走".

邢越尚本以為這樣的相處,還將持續至少一周.沒想到當晚女皇便來宣布道--

"我已經讓人將獸形資料補過來了,你可以開始挑你喜歡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