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調查了


"我去換一身衣服,總不能就這麼一身家居服地接受調查."跟姐姐商量好後續安排,秦云行揮揮手就往自己衣帽間走去.

"殿下."

秦云行回頭,看見邢越尚那雙滿是擔憂的眼.

"不會有事的."秦云行玩笑道:"畢竟我倆清不清白,你最清楚了."

"可是女皇殿下說……"之前姐弟倆的對話,邢越尚憑著獸族特有的靈敏聽覺,也聽了個七七八八.

女皇打斷了邢越尚的話,開口道:"邢越尚,我有話跟你交代."

……

等秦云行從衣帽間出來時,已經換了身看起來正式一點的套裝.當然,有他那張臉襯著,大概也就是從花花公子變成了斯文敗類而已.

秦云行走出治療室,對調查員道:"我會接受您的單獨問詢,但我希望能進行實時直播,而整個調查過程,也能對外公開."

"無論調查出的是什麼結果都對外公開嗎?"調查員有些驚訝.

"當然,清白正經如我,無所畏懼."秦云行眼波流轉,邪氣四溢.

調查員:"……"真是很有說服力呢.

很快,對親王殿下的公開調查公告就掛在了網絡上,並且附上了直播地址.整個帝國也得到指示,將各大廣場的光屏用于實時直播,以保證無論是獸族還是云昭人都能看到.聽到這個消息的人,紛紛放下手中的事,熱切地等待起直播來.畢竟這種集皇室丑聞,星際外交,桃色新聞為一體的事件可謂百年難得一遇.

直播開始,場景是在一個封閉的小型會議室里,調查員在鏡頭前一本正經地陳述著此次的調查原因調查目的調查辦法之類.然而觀眾們的注意力卻是紛紛集中在了坐在調查員對面的秦云行身上.

"那就是云昭親王?"

"長成這樣,還需要強征人入宮?"

"走獸族那小子真是被強迫的?"

廣場上,未曾參加過國宴的獸族平民們議論紛紛,這和他們預想中的那種強搶民男的垃圾親王有點不一樣啊!

一旁的云昭人幽幽歎息:"可惡,為什麼親王甯願廣召獸族也不找平民!多少人但求一睡啊!"

云昭人的伙伴安慰地拍拍他的肩:"知足吧,至少這次調查後我們能存下足夠的素材用于舔屏."

"也是,殿下穿著正裝往這會議室一坐,頓時就有職場PLAY的氣氛了,啊,恨不能化身調查員,把親王按在桌上……"後面的話那云昭人不敢說全,不然被天網系統檢測到,就該被治安隊請去喝茶了.

獸族平民詫異地看著一道圍觀直播云昭人,你們云昭人對你們親王就這個完蛋態度?這個帝國還能不能好了……


調查員陳述完畢,開始了他的問詢工作.

"請問殿下,您是否以權勢逼迫邢某,讓他入宮陪侍?"

秦云行背脊挺直地坐在椅子上,抬眼看向他,帶著一點不快:"當然沒有.我只是找他當個顧問,讓他給我介紹一下獸族文化而已.我留下他,僅僅是為了方便了解獸族,這個事情,我們一開始就是跟走獸族明說了的,也不知道怎麼會傳出那麼多亂七八糟的說法."

"那麼在這近一個月的時間里,您都是在向他了解獸族文化?有什麼證據嗎?"調查員問.

"我們這個月的相處要是有監控的話,很容易就能證明我所言非虛.可惜我沒有那個預知的能力,也沒有給自己安監控的愛好.嗯……不過你可以看看我治療室的光腦,那里還儲存著一些獸族的相關資料,我的智腦也有相關的檢索記錄."

"好的,我們調查組會對此進行查證的."調查員道:"不過只是了解獸族而已,需要一個月這麼久嗎?"

秦云行纖長的手指摩挲著桌面:"我很關注勞古星人在我云昭的安置情況,很多政策,是不是真的適合獸族,只有和真正的獸族探討後才能知道,通過這一個月與他的交流,我對獸族有了更深的理解,對于安置也有了更清晰的思路."

"可是眾所周知,您一向是不插手政務的."身為調查員,對云昭帝國的情況顯然也是有所了解的.

秦云行十指交握,眼里盡是誠懇:"之前因為我還小.可眼下我要十八了,姐姐說我不能再躲懶下去,所以就把對獸族安置的監管作為一項工作交給了我.您知道,云昭上下都非常重視這次星際救援,將人接入云昭只是個開始,如何讓他們融入云昭,成為云昭的一份子,在這里安心愉快地生活下去,才是重中之重.但姐姐身為女皇,不可能將全副精力都投入到這個事上,所以她私下特意命我替她來盯著安置工作,務必保證獸族在云昭得到妥善的安排."

秦云行這麼一解釋,圍觀直播的眾人皆是嘩然,照著這個說法,秦云行非但沒有傷害獸族,反而正在為造福獸族而不斷努力.人們將信將疑地看著光屏上的少年,各有想法.

秦云行這話一出,調查員也不得不表態:"很高興看到云昭如此重視這次星際救援行動,我代表宇宙國際聯盟謝謝您和女皇以及云昭帝國在這個事上的付出.不知您經過這一個月,對于獸族安置,有哪些體會呢."

這就是在委婉地要求秦云行交點干貨證明自己是真的有關注獸族了.

秦云行換了個輕松的姿勢,笑著道:"這個說起來就多了,之前我想了解走獸族在福利房的生活情況,還特意雇播主開著五感模式去體驗了三天.說實話,之前我還從沒踏入過福利房,沒睡過膠囊床,也沒見過那麼小的衛生間,當然,播主是個正經人,他沒帶我體驗在這種衛生間里洗澡如廁是什麼感覺."

調查員笑了:"那三天不好過吧,膠囊床睡著難受嗎?"

"膠囊床倒是還好,真正讓我受不了的是廣告."秦云行露出一個苦逼的表情.

"廣告?"調查員詫異.

但住過福利房的獸族和云昭人都露出了深有體會的贊同之色.

"福利房一進門,就是一面牆的屏幕.那個屏幕只要察覺到有人入住,就會開始播放廣告.但和星際網上的廣告不一樣,福利房的廣告是關不了,至多只能將音量調低一些.除睡眠時間以外,廣告都是滾動播放不帶停的."

秦云行說起這個,似乎還心有余悸.當初他看直播的時候,也沒想到福利房還有這麼個特色,真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讓他不由得想起當年被那些免費軟件彈出廣告所支配的恐懼.

調查員被秦云行那怕怕的小表情逗樂了:"這麼可怕?"

"當然啦,那些廣告這會兒還在我腦海里洗腦循環呢."秦云行舔舔唇:"不信我給你背一段--還在嫌住處的燈光單調嗎,還在為房間的逼仄煩躁嗎.某某牌虛擬窗,為您的小房間開一扇通向自然的床.只要10個信用點,無數景色任你選,無論你愛海灘風情,還是蒼翠青山,無論你愛繁星點點,還是燈火璀璨,我們為您一一滿足.現在購買,另有勞古星風景包贈送……"

"哈哈,看來您真的是感受深刻啊."調查員的笑容輕松很多,他看得出秦云行說的都是實話,如果只是為了滿足私欲的話,親王沒有任何理由跑去福利房去吃這個苦頭.

觀看直播的人們,尤其是去過福利房的人們,對此更是再無懷疑.不是真正體會過福利房的人,是說不出這些話的.


而某位播主更是一蹦三尺高,立馬扒拉出當初那段直播的視頻記錄,准備昭告全星際--曾經有一個帶著親王洗澡的機會擺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

同樣看到這里的女皇也忍不住問邢越尚:"小行真的去福利房體驗了?"

"是的,陛下."邢越尚點點頭.

"為什麼?"

"之前我想了解獸族的安置情況,殿下就替我雇了個播主,與我一起觀看直播."

"也是歪打正著."女皇失笑.

邢越尚看著光屏上侃侃而談的人,認真道:"是善有善報."

"那您通過這次體驗有什麼收獲嗎?"調查員問道.

"福利房中,不停滾動播放的,除了廣告,還有招工訊息,以鼓勵福利房的住戶們盡早通過誠實勞動過上更好的生活.我本以為這個只是面向云昭人的,但沒想到,獸族的福利房里也有."

秦云行趁機為云昭帝國刷起獸族好感:"我覺得這點很好,雖然他們對這些工作未必感興趣,但他們確實擁有和云昭人一樣的選擇權與競爭權.融入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這些訊息會給他們以方向."

"真的?"其他兩族的聽到這個事兒羨慕得眼睛都快綠了.現在他們還指著族長分派的救助物資生存呢,沒想到走獸族住著福利房不說,還走上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道路.

被問到的走獸族連連搖頭:"找工作哪兒有你們想的那麼容易,訊息看歸看,但大多數的招收標准我們都達不到.就算是去垃圾星撿垃圾,也得會操作相關儀器啊."

"但就像殿下說的,你們至少有方向了."有鱗甲族的憤憤道.

走獸族默默挪動步伐,往自家族人的方向靠攏.真是沒說還不覺得,現在被親王點出來,還真覺得自家走獸族占了大便宜.感恩少族長~

顯然調查員也是這麼想的,他贊許地點點頭:"我也是剛剛聽您提起才知道這一點,你們交給聯盟的報告里可沒有寫這些.很欣慰您們做的遠比你們上報的更多."

"這是當然的,畢竟來了云昭就是我們的人了,我大帝國不對自家子民好還能對誰好."秦云行再度怒刷一波好感.

調查員轉向下一個問題:"那麼邢某之所以住在皇家醫院,也並非是因為受了苛待,而是為了陪伴身處治療室的您,是嗎?"

"不是啊,主要是為了給他調理身體."秦云行:"當然,事涉他的個人隱私,您可以私下向他求證."

"可我今早來找您的時候,得知最近幾天你們都是一起住在您的專屬療養室的."

"我的身體不好,全云昭都知道的,時不時都得進去治療一下.我就想著,反正我和他都是病號,為了問個問題跑來跑去的也是麻煩,干脆住一起養病算了."

"您對他也真是優待呢."

邢越尚這個事兒算是過去了,調查員轉而問道:"既然您已經有一位獸族顧問了,那您這次征召更多獸族進宮又是為的什麼呢,尤其在指令里還特意強調了顏值這一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