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拉黑了


曆來就是不患貧來患不均,他姐默認那兩族的誤解,擺出一副厚待走獸族的姿態,為的應該是挑起三族之間的矛盾,以防他們擰成一股繩,成為國中之國.但考慮到分化之後的拉攏融合,他姐是不可能真的推行什麼不公正政策的,所以就算來查,也不會有任何問題,有問題的只會是其他人,比如族長之流,到時候只需……

秦云行晃晃腦袋,制止自己深想下去,順便將剛才那些想法統統騰空,那些事兒的確不是他這個閑散親王考慮的,他只要一如往常地和邢越尚相處,為姐姐的厚待制造理由就行了.

"我錯過了多少?"秦云行窩回沙發,笑著看向邢越尚.

"碧羽跟著那位同族走了,播主沒法繼續拜訪叁長,于是回了房間,但因為你一直沒答話,所以暫時停了解說."

"沒想到我跑了一趟宮里,這邊的進度也沒耽誤多少."秦云行嘿嘿笑,將磁片和直播連接挨個恢複.

邢越尚望著秦云行,有心想追問一句,你匆匆進宮是不是去和女皇陛下討論獸族待遇的事了,但終究還是沒開口.畢竟,他的身份特殊,有些問題一旦出口,不管親王選擇答還是不答,都是在為難殿下.

"我回來啦,不好意思剛剛有個急事出去了一下,繼續直播吧."

秦云行的聲音一出,本來坐在福利房里打游戲的心瞎眼亮立馬滿血複活,盡職盡責地介紹起來:"歡迎回來,如您所見,現在我們是在福利房的內部……"

……

"好了,親您預定的三天直播就到此刻為止就算是滿時間啦.您要是想繼續在這里觀察或者去別的獸族居住地看看的話,我也很願意為您服務哦."

秦云行看了看邢越尚,見他沒有要繼續的意思,果斷道:"不了,再見,永別!"

心瞎眼亮一臉懵逼地看著土豪雇主就這麼干脆利落地退出直播間,然後拖黑了自己……等等,為什麼啊?土豪你到底是有哪里不滿,我可以解釋啊!!!

"我早就想這麼干了!"秦云行看著黑名單里的心瞎眼亮,心情分外愉快.

"他講得其實挺好的."邢越尚憑良心說了句公道話.

秦云行憤憤地反向擼了一把小豹子背上的毛:"哪里好了,簡直就是哪里紮心戳哪里好嗎?居然汙蔑我和你那啥啥!說我好色就算了,反正我也習慣了.居然還敢往你身上潑髒水,說你……反正拖黑他都算的輕的."

邢越尚失笑:"他也只是轉述外面的流言而已."

"說到底,罪魁禍首還是我……要是當初我不那麼莽撞,你也不至于被傳成那樣."秦云行懨懨地將邢越尚背上的毛又順著擼平,誰能想到擼貓也能擼出個風流親王與心機少族長的花邊新聞,這個鍋他和邢越尚挨得也太冤了.

邢越尚將腦袋擱在秦云行的膝蓋上,溫言開導:"您當初也是無心的,況且我也算因禍得福,如果不是遇上您,我的獸核大概早就碎了吧."

"哎,還是得想辦法澄清一下吧?"秦云行的手無意識地握成拳.


"沒關系,我已經和父親說過這個事了,就算為了他自己的利益,他也會控制族內流言的."邢越尚伸出爪子,用肉墊輕輕刨開秦云行握著的拳頭.

邢越尚這話說得不盡不實,但秦云行已經沒心思去思考更多了,畢竟,此刻,正有一只爪爪按在自己的掌心!

先拿指腹將小梅花瓣挨著搓一發,再捏著花心畫圈圈,這個治療真棒,想怎麼擼就怎麼擼,不管怎麼說,游戲里的動物再怎麼栩栩如生,也比不上現實里的骨軟肉酥啊.秦云行長歎一聲,仿佛感受到了生命的大和諧,人生的大圓滿.

看著秦云行那張面頰緋紅的癡漢臉,邢越尚默默扭頭不忍直視.雖然三天下來,他已經多少習慣了這份親密,但秦云行的表情,不管看幾次還是覺得莫名羞恥啊!

"用餐時間到了,請移步餐廳."

盡忠盡職的智腦將秦云行從大和諧與大圓滿中召喚出來.

秦云行不舍地起身道:"走吧,我們去吃飯,今天中午我姐和院長也會來一起用餐,順便把這幾天的觀察結果告訴我們."

"好的."邢越尚一百零一次忽略掉秦云行企圖抱著他走的雙手,跳下沙發往餐桌那邊走去.

很快,女皇和院長也來了.

還沒動筷子,院長就迫不及待地道:"依據這幾天觀察到的精神力起伏,殿下您只要與邢越尚相處,就有可能刺激精神力的增長,殿下您越是將注意力集中邢越尚身上,增長幅度越是高,當然,增長速度總體來說還是比較慢的,按照這個速度,您的精神力大概需要五十年才能開發到平均水平."

"那你們現在有治療方向了嗎?"女皇敲著桌子道.

"抱歉,暫時還沒有."院長道:"所以我建議再請幾位獸族來配合殿下治療,畢竟從游戲里的情況來看,殿下的精神力並非只對特定的獸族有反應."

"游戲?"秦云行愣了一下,然後不等他們解釋就擺擺手道:"我就知道."

見弟弟無意深究,女皇也樂得省去解釋,轉而征詢意見道:"那你願意多請幾位獸族來陪你……"

女皇話沒說完,就見自家弟弟已然眉開眼笑喜形于色.

女皇心神領會地點點頭:"我明白了,我回頭就把事情安排下去."

女皇又看向邢越尚,誠懇道:"這段時間麻煩你了,如果實驗證明並非非你不可,我會在你的獸核修複好後,履行承諾送你離開."

此刻邢越尚才想起,當初自己與女皇定下的那個--只要找好人選,就會將他換出來的約定.邢越尚抬起頭,望著秦云行那花嫣柳媚的臉,恍然意識到,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不那麼想走了.

可是,他又憑什麼留下?有的是獸願意全心全意地伺候殿下,遠比他這個既掛心族人又不肯徹底攤平配合的家伙更好用.

此刻秦云行似乎才意識到,邢越尚是會離開的,他有他自己的族人,自己的生活.理智上告訴他這再正常不過,感情上卻叫囂著不肯承認.


秦云行望著邢越尚,嘴還沒張開,就又緊緊閉上,將所有的不舍都強行咽了回去.沒有誰該圍著誰轉,邢越尚不是真的動物,他不可能將他永遠養在家中.邢越尚之前留下是不得已,現在留下是還他情,而未來……他已經沒有繼續留下的理由了.

餐桌一時間陷入了尷尬的沉寂之中.

院長面對這樣的氣氛有些不適,決定公布一個好消息來打破這氛圍:"對了,小尚你的獸核已經基本修複完成了,再有一周左右就能完全恢複了."

于是氛圍……更死寂了.

院長這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似乎,又往這兩個小朋友身上插了刀.他有些懊惱地揪了揪胡子……

這三天,他見過殿下親自教邢越尚使用智腦,耐心細致地為他解答所有疑惑.

他見過邢越尚跟殿下講起獸族的種種,不管殿下的話有多麼不得體都溫柔包容.

他見過他們是如何共享一份零食,如何依偎著看直播,如何相擁著入眠.

他明明比誰都清楚這兩人的感情,為什麼偏又說出那麼火上澆油的話?

院長覺得不行,他得彌補一下剛剛那句話造成的傷害,于是他再度開口--

"小尚,針對你發育停滯的問題,我已經找到治療的辦法了."

邢越尚猛地立起耳朵,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因為他獸態的弱小,他這些年受了多少奚落嘲笑,而現在,院長居然告訴他能治了!

院長慢悠悠道:"但需要用到一味非常珍貴的藥,第那非提取劑,但這個藥用錢買不到,僅能用榮譽點換取,所以就得看殿下幫不幫忙了."

話說完,院長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給自己的機智點贊,他為殿下展示男友力創造了一個多麼棒的機會啊!上啊,殿下,伸出援手小豹子就是你的了.

然而秦云行卻是搖搖頭道:"可是我也沒有榮譽點啊.院長你知道的,只有為帝國做出傑出貢獻的人,才有機會按照其貢獻大小獲得榮譽點.像我這種連零花錢都是靠政府劃撥的閑人,是買不到限購藥品的."

院長恨鐵不成鋼地瞪著他,你不站出來霸氣地表示這個藥你手到擒來就算了,怎麼還自黑了起來.

女皇開口霸氣道:"需要幾瓶?我幫小行付."

"不用了姐."秦云行趕緊阻止:"那是你的榮譽點,不該給我用."

看著邢越尚那黯淡下去的眼,再看看渾然不覺繼續拒絕中的親王殿下,院長眼神死……從未見過如此不懂獻殷勤的傻子.作為隊友,他已經盡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