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真齷齪


秦云行咻地一下坐起身,看著邢越尚的眼簡直在放光:"那個……摸摸尾巴可以嗎?不算冒犯吧?"

"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不能用力拉拽."

"真的啊."秦云行笑得眉眼彎彎,他猶豫了兩秒,果斷伸出魔爪,偷偷戳了人尾巴一下.摸到了!開心!

邢越尚看秦云行那忐忑又開心的樣子反倒有點尷尬:"其實你也不用這麼小心翼翼的,我們獸族好友之間也會互相舔毛之類.之前反應那麼激烈,只是因為對你有些誤會,只要是正常互動,都沒問題,我會盡力配合你的治療的."

"嗯嗯,謝謝你."秦云行當然不會放過如此擼毛良機,又戳了戳,這次邢越尚尾巴甩動的弧度微微大了些,揚起又拍下.

秦云行身為經驗豐富的老司機,那賊爪早已守株待兔地放在尾巴的落腳點,在尾巴落入掌心的那一瞬,秦云行不由得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惹人遐思.

邢越尚有點羞赧地別過頭,不看秦云行那張表情極為不和諧的臉.

輕輕握起手指,絨絨的尾巴便充盈在五指之間.秦云行眯著眼,享受了半晌,心卻是被勾得越發不滿足,忍不住握住尾巴揉捏摩挲.

起初還因著底氣不足只是拿著那點尾巴尖各種搓揉,玩兒了好一會兒見邢越尚毫無反抗的跡象.這貨便大膽起來.手順著尾巴往上摸,捏起整根尾巴便把臉湊了上去.

軟軟的尾巴尖滑過臉頰,那舒爽……

"啊……就是這個感覺."

秦云行從喉嚨里再度溢出一聲歎息,三分舒爽三分纏綿三分暗啞,顫抖的尾音里滿載著桃紅色的曖昧,簡直要酥到骨子里去.

邢越尚……邢越尚想要一尾巴抽飛他.摸個尾巴而已,你感歎個毛啊!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

就在這時,秦云行收到了來自姐姐的傳訊.秦云行趕緊接通--

"按照日程安排你這會兒應該是在學習吧,我打攪到了你嗎?"女皇問得很溫和.

"沒……沒有.我剛點開界面,正准備學呢."秦云行答得很忐忑.

智腦默認的私密模式,邢越尚雖然就在跟前,但卻聽不到兩人的對話內容,不過秦云行的表情,一看就很可疑啊.

女皇歎息一聲:"我知道對你而言背書很辛苦,但只要學完基礎通識你就可以進行能力傾向測評了.然後你就可以按照系統推薦,選定未來的主要學習方向,進入帝國學院學習……"

"可我連裴教授的思維都跟不上,更不用提帝國學院."秦云行打斷她道:"我覺得連讓裴教授來教我都屬于巨大的浪費,現在網上授課那麼多,你還不如讓我自己選點喜歡的學."


"裴教授也是我的恩師,我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書本上沒有的東西,受益匪淺.我請他做你的私人教師,不過是希望,我曾收獲的,你也能得到."

女皇解釋道:"至于讓你去帝國學院,並非要求你真的學出個什麼,我只是希望你能走出去,多認識幾個人.如果你的成年禮宴會上,連一個你親自邀請的朋友都沒有,未免也太悲哀了."

"姐,說真的.我覺得你想得有點過于樂觀."秦云行誠懇道:"按著我這種干啥啥不行,整天只想著攤在床上混吃等死的人設,我覺得系統非常有可能會給我個適合被包養啊,建議賣身不賣藝啊之流的測評結果.接著讓我去從事色.情行業什麼的……然而帝國學院並沒有這種專業,所以你的計劃根本就行不通啊."

"一天天的想什麼呢你,能力傾向測評里根本就不可能出現這種職業建議!"女皇怒道:"少廢話,去背書!"

"哦."

秦云行委屈,他自己都欣然接受了靠著姐姐耀武揚威的軟飯人設,為什麼姐姐還是不肯死心.

"好了.治療暫告一段落,我得背書了."秦云行不舍地瞅著邢越尚毛茸茸的尾巴.

邢越尚點點頭,沒有任何意見.

就在秦云行准備打開智腦上的學習界面,准備開始苦逼地學習時,他的裴教授發來了長輩的關懷--

"殿下,聽女皇說您被送進了療養室,您還好嗎?"

他姐這是不放心,所以叫教授來盯著了?秦云行虛弱道:"我感覺不太好,我覺得我需要休息."

教授恍若未聞:"今天的基礎通識看得怎麼樣了?有什麼不懂的嗎?"

秦云行弱弱道:"才剛開始看……"

"希望您在療養期間,也能嚴格按照日程表學習.要知道,許多人都對您抱有厚望."裴教授嚴肅臉道:"只要您測評結束,就能申請進入學院學習,到那時,就算她是女皇,也不能再將你強行拘在宮中."

秦云行撥弄了一下智腦,一個小軟件彈出,顯示通話被加密,錄制失敗.果然,又失敗了,

秦云行不動聲色地關掉軟件,淡淡答道:"還是別抱期望的好,我不過是個精神力無法開發的廢人而已."

"如果不是她,您又怎麼會……"裴教授頓了頓道:"這些年,他們以治病為由拘禁您,折磨您,逼得您不得不自汙名譽以求自保,您受苦了.等您出來,我就立刻安排人為您治療."

"但要是治不好呢?到時候學院所有人都將見證我的愚鈍,那你們所有的期待豈不是都要落空."秦云行問.

"治不好也沒關系,我們早就為此做了充足准備,您放心,只要您進入學院,我們就有辦法讓所有人都見識到您的傑出才能,意識到您才是最適合云昭的統治者."


"開什麼玩笑,就我這個精神力,法律條文都記不全,還統治者?"秦云行嗤笑:"不出丑已經是極限了.傑出?當其他人是瞎子嗎."

裴教授道:"殿下,我們的力量遠比您想象的強大.為了帝國,我們已經籌謀了很久,我們會為您掀起風浪,將您送上王座,而您,只需要相信我們就夠了."

"看來外面還真是有不少忠心耿耿的人在等著我啊."秦云行似笑非笑地敲敲手指:"我非常期待與諸君的會面.我要開始學習了,有什麼不懂的回頭再來請教您."

"好的殿下."

秦云行厭煩地關掉通訊,所以說啊,他真的一點都不想背書,等做完測評,他的清靜日子就算是到頭了.

邢越尚敏銳地察覺到此刻的秦云行情緒不對,但他連是誰的通訊都不清楚,就算是有心安慰,也無從下手.于是邢越尚勾起尾巴,在秦云行修長的手指上輕輕滑過,有些笨拙地說道:"你可以握著我的尾巴背書."

秦云行愣了一下,繼而勾起唇角,又恢複到了往常懶散又不正經的模樣:"那我就敬謝不敏啦."

得了允許,秦云行一手捏著尾巴尖,一邊打開學習界面默默背書,邢越尚安靜地陪著他,直到那位主播終于錄入完畢,再度冒頭--

"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播主清清嗓子,整理好隨身設備道:"我們這就出發吧,之前我查了一下,勞古星的那三個族群,走獸族,飛羽族和鱗甲族是被分開安置的.不知道您想要先去看哪個?"

"為什麼會分開安置?"邢越尚忍不住插嘴道.之前他看到的視頻里,孕產婦,新生幼崽及父母們,無論屬于那個族群,都是被一道安置的,並沒有分開.

秦云行這才想起忘了將邢越尚連線進直播間,趕緊問需不需要分個麥過去,沒想到邢越尚卻是直接拒絕了:"如果對方聽到還有個說獸語的,很多話或許就不會說出口了."

秦云行理解的點點頭,替邢越尚將之前的問題轉述過去.

播主:"准確來說,是走獸族被單獨安置了,飛羽族和鱗甲族則是被安置在另外的地方.至于為什麼嘛,聽說是因為走獸族的族長之子討了親王殿下歡心,所以整個走獸族都得到了優待."

答案居然是這個?!這他喵的就很尷尬了,秦云行偷偷瞄了眼邢越尚,心虛反駁:"這話你也信,一聽……一聽就很假好吧?"

"你還別不信,那消息是從獸族那邊傳來的,說得有鼻子有眼,飛羽族和鱗甲族不少人都說那少族長仗著臉好看,就在國宴上勾引親王殿下,還撒嬌讓他多照顧一下族人,結果走獸族就這麼著得了特殊優待.就連走獸族也承認自家少族長的相貌那是相當出色,而且國宴後就沒再回來,當然,他們那邊的說法好聽一點,說他是去給親王殿下介紹獸族文化去了."

我為什麼要嘴賤反駁!這下更他喵的尷尬了……秦云行耳根發燙.他已經不敢去看邢越尚此刻的臉色的,總覺得自己一扭頭就很可能會被撓個滿臉花.

心瞎眼亮越說越嗨:"咱們殿下嘛,看他那模樣你也知道是個什麼人物,他留下個容貌出色的少年具體是為了什麼,當誰不知道呢……"

住口!閉嘴!!秦云行終于開口打斷:"亂傳什麼八卦呢,你這人的思想怎麼那麼齷齪!"

心瞎眼亮被罵得一臉懵逼,搞語言行當的都知道,要提人興趣,搞熱氣氛,最有用的莫過三色,一個是黑,恐怖刺激.一個是紅,血腥暴力.一個是黃,是人都懂.怎麼擱雇主這兒就不好使了呢,上回接觸,雇主明明對這套喜聞樂見啊.真是個善變的男人!太不好伺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