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真下流


雖然邢越尚滿心指望著游戲還能再戰一發,但在親眼見識過強制退游戲的後遺症後,無論是院長還是女皇陛下,在沒把傷害源搞清前,都不可能再讓他去用生命冒險.

女皇在知道消息的第一時間就奔來了醫院,在看到那動人的漲幅曲線後,女皇陛下直接下了命令:"馬上把小行叫回來,讓他和邢越尚一起在此養病."

邢越尚對此真是毫無意外.

"要將情況直接告訴殿下嗎?"院長有些憂心道:"雖然精神力確實的有所增長,但就目前的增長幅度而言,實際意義並不大,我就怕,到最後我們也找不到治療方法,又是一場空歡喜."

"那你能保證,小行這種可增長的狀態是永久存在,而非短期特殊情況嗎?"女皇相比于院長的慈父心腸無疑要冷靜果決得多:"直接告訴小行吧,那孩子內心遠比你想的要堅強."

"是的,殿下."院長點點頭:"我這就去召集醫療小組,爭取早日找到原因,拿出治療方案."

"小行的治療,就麻煩你多配合了."女皇這會兒總算把視線轉向了邢越尚:"你有什麼想要的,可以提出來."

"我說過的,我很願意為殿下出一份力,並不需要多余的酬勞."邢越尚不卑不亢道:"當然,如果您執意要給我些什麼的話,我希望能看看族人現在的狀況.我有些擔心他們."

女皇微微皺起眉:"聽說今天族長他們來看望過你,是不是他們跟你說了什麼?"

"難道有什麼是我不該知道的嗎?"邢越尚反問.

女皇淡淡道:"那倒沒有,回頭我就叫人將相關資料發給你."

然而,在資料送來前,先來的是秦云行.

"話說,院長就算你有新方案,也用不著這麼著急把我叫來吧?"秦云行也是萬萬沒想到,逛街逛到一半,居然就被姐姐派人逮來醫院了,他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呢.

"因為您的精神力治療終于有進展了,之前您帶著檢測儀時,您的精神力出現了小幅增長."院長:"據我們推測,您與獸族互動很可能就是精神力的增長的契機."

"不會吧."秦云行愕然,他一直以為擼貓治百病,只是鏟屎官間的玩笑話而已,沒想到換個宇宙居然成真了,厲害了,我的未來世界.

"是真的."女皇溫柔地看著秦云行,滿眼都是笑意.

秦云行也溫柔地笑開來:"既然有了新方案,那就治唄.需要我怎麼配合?"

"您只需要和邢越尚多多相處就行了."院長道:"當然,這段時間,您最好一直待在治療室里."

"好的,我不會出去的."秦云行拿起磁片,駕輕就熟地貼好.

女皇有些疼惜地抱抱他:"這次不會很久的,你暫且忍忍,等找到方向,你就再也不用待在這個地方了."

"都說多少次我不介意啦."秦云行反手拍拍女皇的背:"你要是再這樣,我就不治了.反正有沒有精神力,都不影響我享受生活,有姐姐你頂在前面,我只要當一個混吃等死的米蟲就行."


女皇反手就敲他腦袋上了:"說什麼蠢話呢,給我乖乖配合,好好治療!我忙完就來看你."

"嗯,別擔心我,別太辛苦了."秦云行輕輕囑咐道.

女皇的唇角總算恢複了上揚的弧度,拍拍弟弟的頭,步履匆忙卻也輕快地離開了.

邢越尚看著眼前的情景,心底止不住地羨慕,那是他從未體會過的,獨屬于血脈親人的溫暖.

"你們姐弟感情真好."

"那當然."秦云行勾起唇角,小驕傲的模樣.

"很難得啊."邢越尚不禁感歎,為了個族長之位,他那些兄弟尚且爭斗不休.可擺在秦云行和秦云想眼前的,卻是云昭帝國這個龐然大物,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任誰都很難相信這兩人是真的相親相愛.

秦云行自然聽出了邢越尚的言下之意,他一點都不喜歡這種贊歎,就像是在跟他一再強調皇家理應親情淡薄似的.

秦云行定定地看著邢越尚,帶著幾分強調地道:"有什麼難得的,親人間處的好不好,只跟彼此是什麼樣的人有關,跟處于什麼位置,一點關系都沒有!"

邢越尚不再開口,整個房間忽然安靜了下來.

院長看得很是著急,殿下您可真是哪兒疼戳哪兒啊,炫耀完了親情不說,還非得踩上一腳,您這樣一輩子都別想泡到邢越尚!

機智的院長趕緊插話道:"小尚,你要的資料剛剛傳到我的智腦上了,這房間里就有計算機,需要現在給你導出來嗎?"

"那就麻煩您了."邢越尚點點頭道.

"什麼資料啊?"秦云行好奇道.

邢越尚主動道:"我有些掛念族人,所以托陛下給我一些資料,好了解族人的現狀."

說話間,資料已是導了出來,邢越尚沒有去管那些安置計劃以及彙報文件之類,優先點開了視頻文件.

投影上很快出現一群婦人,看得出來,都是臨產的孕婦.她們被安置在一個大房間中,一人一床.每張床都配著相關醫療設備,醫護人員挨著給她們檢查,與她們交流.

忽然,一個孕婦捂著肚子哀叫出聲,接著化為了一只泰迪.

醫護人們訓練有素地上前,一邊安撫一邊解開纏在狗狗身上的衣服,接著升起隔斷,開始了接生……

邢越尚和院長都看得連連點頭,只有秦云行很是不滿:"怎麼還有屏障啊,我還想看看小狗狗是怎麼出生的吶."

邢越尚和院長扭頭瞪著他,眼里寫著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親王!

秦云行弱弱道:"有……什麼不對嗎?"


"您是說,您想看一位女士的分娩現場?"院長不贊同道:"您就算想了解這方面,也該去看科教片,而不是視一位女士的隱私為無物."

"哦."秦云行委屈,但是秦云行沒法說,想當年,他連泰迪日天日地的現場都不知看了多少,現在不過是想看看小狗生產,居然都不行,委屈巴巴.

"這孩子只是研究心重,真不是那樣的人."院長緊張的看向邢越尚,努力為自家殿下挽尊.

"我知道."邢越尚失笑,身為資深受害人,他已經大概摸到了秦云行的脈,不管言語行動如何欠揍,秦云行對獸族懷抱的都是純然善意.就是不知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位親王大人對整個獸族的態度,與所有云昭人都大相徑庭?

這段視頻很快就到了終點,秦云行主動地點開了下一個,這次呈現在眼前的是一棟棟的樓房,鏡頭跟隨一人的腳步進入建築,打開房門,便見到了一個小小的單間.房間雖然不大,但是生活用品一應俱全,獸人拿起桌上的營養液喝了一口,看起來很喜歡的樣子.

畫面轉到隔壁,這次的房間要大多了,里面住著一對成年男女和三個五六歲大的孩子,大人一間房,孩子一間房,大人的是一個大的睡眠艙,孩子們則是一人一個小艙,他們在各自的睡眠艙里都睡得很好.

"云昭的床都是這樣嗎?"邢越尚看著膠囊一樣的睡眠艙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治療艙.

"反正我沒睡過這種……"秦云行誠實道.

院長解釋道:"床當然不止這一種,給獸族配備的都是最基礎的睡眠艙,除了自動控溫以外沒什麼別的功能,但生活日常使用,已經足夠了."

"挺好的."邢越尚看著畫面,心說再也也不用怕幼崽們踢被子著涼,畢竟連被子都不需要了.

視頻很快就被看完了,秦云行問:"有沒有幼崽的視頻啊?要獸形的那種."

好在視頻的題目非常清楚,很容易就找到了幼崽安置這塊兒,緊挨著之前的臨產照顧視頻.剛剛出生的幼崽都待在自己的父母身邊,每一家都有單獨的房間,母獸們化為原型給幼崽們喂奶舔毛,畫面十分溫馨,唯一的遺憾就是--

"打個毛的馬賽克啊!幼崽臉都糊成一團了還看個毛線!"秦云行忍不住抱怨.

"人喝奶你有什麼好看的?"院長簡直恨鐵不成鋼,從未見過下流得如此光明正大的人.

"我只是想看幼崽而已,一定要打的話,馬賽克就不能打小一點精准一點嗎?"秦云行並不覺得自己的要求有什麼問題.

"你這孩子,現在怎麼變成這德性了."院長的語氣不由得重了起來.

"我是什麼德性啊?!我怎麼不知道."秦云行神色冷下來,他真是受夠了這個以貌取人的世界,他長得到底是有多急色!一言不合就懷疑他動機不純.

邢越尚道:"院長,我們獸族的皮毛就是我們的衣服,無論是生產還是喂養幼崽,對我們而言,就像吃飯喝水一樣,是生活的一部分,沒什麼不能看的.就算母獸做這些時避開人,也僅僅是出于安全考慮而已.大概殿下也正是因為清楚這一點,才會這樣要求."

"真的?"院長狐疑地看向秦云行.

秦云行根本不理院長,只對著邢越尚笑笑:"還是你了解我,這個視頻發我一份,我找人給我除馬賽克去."

邢越尚:"……"

雖然非常確信這位親王並非出于什麼邪惡的目的,但把這類事兒做得這麼理直氣壯,也真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