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不容易
g,更新快,無彈窗,!

在秦云行一言不合就要玩真獸的威脅下,易尚只能硬著頭皮表示沒問題.

游戲很快調了回去,秦云行總算能開開心心地繼續自己昨天的進度,愉快地開啟和寵物們的游樂時光……

等等,說好的游樂間呢?這游樂場一樣的設計是什麼鬼!

秦云行打開門,看著眼前林林總總的未來游樂設施傻眼了,種種精密的機械設備簡直像是在無聲地嘲諷他試圖玩兒的逗貓棒之流有多麼低級.但是講道理,誰會想要和寵物一人一台機械拼操作啊!

秦云行也是去過這個世界的游樂場的,但限于他是一個沒有精神力的廢材,再正常的游樂設施都能虐得他滿地找牙.所以從此游樂場成為傷心地,被秦云行列為拒絕前往之地.

"到底是誰設計的游戲啊,就不能看看用戶的具體情況再搞嗎?"

秦云行憤憤地退出游樂間,將門摔回牆上.轉而往野外那扇門走去.好在這次沒讓他失望,一開門便見滿目蒼翠,陽光正好,綠草如茵,非常適合他帶著寵物們去禍害踐踏.

雖然景色不算絕美,但只要有毛茸茸們在,不管在哪里,于秦云行而言都無疑是天堂.于是理所當然的,秦云行窩在天堂里不肯出來了.

直到晚上十點,女皇陛下忙完一天的工作找上門來,秦云行還在游戲里樂不思蜀.

"他玩兒了多久了?"秦云想皺眉道.

"殿下已經在里面待了十一個小時零三十六分."易尚看著眼前的監控設備道.

"你怎麼不提醒他?"

"在我給殿下發出第三條緊急通訊請求後,殿下就把我給屏蔽了."

"怎麼不進行強制退出操作?"秦云想責問道.S級的體驗度,強制退出設置是必備的.

"這正是我想跟您說的."易尚點開了秦云行的實時監測數據.

"殿下的精神力狀況,我們都很清楚.正常人的腦域都會隨著年齡增長,不斷開發.精神力也隨之增長變強."

易尚也曾參是秦云行的治療醫師之一,對于秦云行的具體情況也算是心中有數:"但是,親王殿下的腦域,不知什麼原因,開發程度至今也只有不到百分之十,連八歲小孩都不如.精神力的增長更不用提,一直處于停滯狀態."

"這些我比誰都清楚."女皇陛下冷冷地催促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易尚點開虛擬屏上那段數據,截取精神力數據部分,放大,生成一張巨大的曲線圖.

"您看這里,這是殿下的精神力數據圖.在這八個多小時里,雖然漲幅非常小,但殿下的精神力確實是在不斷提高."

"怎麼可能!"秦云想瞪大了眼,幾乎要將臉貼上虛擬屏.

緩緩攀升的曲線如被積雪壓倒後又勉力爬起的細草,明明那麼微渺,卻蘊藏著無數生機.

"居然……居然真的在漲……"秦云想深吸了一口氣,顫抖的手指輕撫著眼前的虛擬圖,努力壓下嗓音中的顫抖.

這十八年來,弟弟的精神力已經成了秦云想的心病,她眼見著弟弟一次次接受治療,又一次次迎來失望,即使弟弟再如何笑著說沒關系,無所謂.與秦云行朝夕相處的她,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弟弟活得有多麼辛苦.

每次看到秦云行用著別人十倍的努力,來偽裝出一切正常的模樣,秦云想都感到一種深深的無力和歉疚.如果不是她當初自私地做下那種事,她可愛的弟弟又怎麼會……

易尚避開視線,假裝沒看到女皇陛下此刻的失態,繼續說道:"就我今天觀察到的來看,精神力的增長,僅僅只發生在親王殿下專注于逗弄寵物的時刻.而眼下,親王也正處在這類時刻中,我無法判斷若將親王從游戲中強行脫出,會對親王殿下造成怎樣的影響,所以我才選擇了不去干涉,任由親王沉溺其中."

"你做得對."

女皇陛下興奮得呼吸都粗重了幾分,幾乎稱得上是欣喜若狂:"我這就傳喚林院長過來,對于小行的情況,他最清楚.你把游戲技術部的人也叫來,務必在最短的時間里找出促成小行精神力變化的原因!"

一聽到秦云行的精神力治療有了眉目,院長幾乎是用完全不符合他年齡的速度沖了過來.

"竟然真的在增長!"林院長摸著虛擬屏上的曲線差點老淚縱橫.

視秦云行的精神力為心病的不光有皇帝,還有他.秦云行每一次的治療,他都參與其中.眼見著秦云行從一個包子臉的小寶寶長成如今的模樣,院長雖然不敢自稱對親王懷有慈父一般的心態,卻也差不離了.

"您先別激動,親王殿下一直待在里面也不是辦法."易尚大概是場上唯一一個還算冷靜的人了:"這里需要您幫忙判斷下,如果讓殿下強行脫出,是否會對他的精神力造成負面影響."

"為什麼要打斷?"院長皺眉:"難得殿下的精神力有了增長,你不想著維持,居然還想打斷!"

"但,這不是一般的游戲,而是擬真度接近百分百的危險品.誰知道長期游戲會給殿下造成什麼影響!"易尚提醒:"林院長,您忘了當初S級體驗剛被研發出來時,在那些試驗者身上發生的慘劇了嗎?"

此話一出,女皇陛下與林院長臉上的笑容都是一僵.怎麼可能忘了,那幾乎可以稱之為近代最慘烈的一次實驗,誰都沒想到S級的體驗竟會造成那樣可怕的傷害.即使這個實驗的所有信息都已被列為機密,封存入檔,無人敢提.但他們一閉眼,仍舊能清晰地回憶起當年的慘狀.

"可是……"林院長沉默了良久後開口:"我們總不能因此就放棄這條路,尤其是在其他所有路都被證明無效的情況下.我想……"

就在這時,游戲球中的秦云行睜開了眼,虛擬監控屏瞬間消失得干乾淨淨.

"怎麼大家都在?"秦云行飄在球里,一臉懵逼."而且,為什麼林院長你也來了?邢越尚那邊有什麼不妥嗎?"

院長一時間拿不准該不該據實以告,只得頗為僵硬地解釋道:"我是來找易尚的,有個病人需要我和他一同會診."

"哦,那那些人是來干嘛的?"秦云行指著三人的身後問.

幾人一回頭,只見技術部的全體人員正排著隊從門口進來.

女皇陛下立馬機智地介紹道:"他們是這款游戲的制作班底,游戲里,你要還有什麼想改的可以直接跟他們提."

"哦哦,我正想跟你們說說游樂間的問題呢……"

秦云行說著就從游戲球中爬出,往那邊走去,不想卻被自家姐姐一把拽住:"這會兒太晚了,你該回去休息了,有什麼明天再說."

所以你是為啥把人都給叫來……秦云行忍不住腹誹道,他偷瞄了一眼時間,居然已經深夜11點半了,頓時心虛得啥都不敢說了.

"你吃晚飯了嗎?"女皇陛下皮笑肉不笑地關心道.

"呃……"秦云行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他姐.要不是智腦自帶監測身體數據補充營養劑的功能,他這會兒估計已經餓成狗了.

"還不給我趕緊回寢殿!"女皇陛下冷下臉.

"好的,我這就回去休息."秦云行乖巧點頭.趕緊麻溜地往外走.

路過技術部眾人時,還不忘跟人交代道:"不好意思玩這麼晚,害你們白跑一趟.都早點休息,我明天再來找你們細談."

技術部不少人還是第一次直面親王殿下的微笑,當即有幾個小年輕紅了臉,和親王殿下看了個對眼的項目組長更是浮想聯翩.秦云行卻是唯恐被姐姐逮著說教,跟眾人道完別,便立馬麻溜地逃了,渾不知又添了幾筆孽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