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不正常


秦云行當然是不舍得的,但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豹子不是家貓,不願意被人圈養也是正常的,況且這還是只被前主人傷透了心的豹妖.

想想前世那些被人抓捕然後郁郁而終的野生動物們,秦云行到底還是松了口:"那好吧,不過院長說你還受著傷呢,起碼要先把傷治好再走吧?"

邢越尚驚愕地看著秦云行:"您還願意給我治療?"

"多大點事兒,我既然都知道你受傷了,總不能不管你吧.你安心在這里養傷吧,等你徹底痊愈了,我就放你走."

秦云行想著雖然自己沒能養貓成功,不過成功救治了一只重傷的小豹妖,心底也沒那麼遺憾了."該做的調養和強化也不能少,你看你現在這麼小,還受著傷,放出去後要是被欺負怎麼辦?"

"您不用對我這麼好……"面對著秦云行這把人往死里寵的態度,邢越尚簡直要手足無措了.

"可惜我對你再好,你也不會留下來陪著我."秦云行摸摸他的頭,幽幽歎息.心底到底還是很不舍的.啊,這盼了十八年的手感,剛到手又要失去了,難受,想哭.

"您不必遺憾,女皇陛下早有安排,很快就會有更合您心意的獸族前來代替我,長長久久地陪著您的."邢越尚想起之前讓自己大大松了口氣的那個協定,卻是再笑不出來.

"真的啊,那太好了."聽到院長轉述的秦云行立馬喜笑顏開,一點遺憾之情都沒了.轉頭就聯系起了姐姐:"姐啊,小豹子說你要給我准備個獸類寵物,是不是真的?"

邢越尚:"……"這種日了狗一樣的心情該如何表達.

默默圍觀全程的院長,想起了自己最近玩的游戲,不由得在腦中腦補出了一連串提示音--邢越尚好感度+10+20+30+50,好感度破百,恭喜您攻略成功.好感度-50,玩家您作死成功,請從頭再來.

秦云行卻是渾然不知自己將風流無情的形象表現得有多麼淋漓盡致,搞得女皇陛下都有些茫然了,只得點點頭回答道:"是……是啊,你想要個什麼樣的?"

"還可以選嗎?那我可以多養幾個嗎?"秦云行一想到自己即將被毛茸茸包圍的場面,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呃……"女皇陛下的心里滿是我屮艸芔茻.弟弟一夕之間長大了,並且還表露出了要成為感情渣的強烈意願,身為姐姐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才好?

女皇陛下看著此刻就在秦云行身旁,神色一言難盡的院長和邢越尚,尷尬的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道:"如果你想的話,當然是可以的.看你的行程,這會兒你應該去上課了吧?別又讓裴教授等你,逃課可不是乖孩子."

秦云行點開智腦,看了看自己的日程計時:"才沒有逃課好嗎?還有十分鍾才到上課時間呢,我一會兒就去."

女皇陛下寵溺的笑笑:"關于寵物的事,等你下課後,你來我這兒,我們聊聊."

"好噠."秦云行開心的關上了通訊,對邢越尚道:"我這就走了,你要好好聽院長的話,配合治療哦."

秦云行拍拍院長的肩:"治療的事就拜托你費心了,空了我會來看他的."


院長死魚眼點頭,心里響起一系列提示音:玩家您作死成功,邢越尚黑化度+10+20+30……

秦云行就像只等投喂的小羊羔那樣,歡快地甩著小蹄子去上課了,相較于秦云行那頭的陽光燦爛,女皇陛下這頭卻是黑云壓頂.

"云行的話你剛剛也聽到了,你怎麼看?"

在斷開通訊的一瞬,帝國的至高掌權人的表情便陰沉了下來,平靜的詢問下,情緒如湍急的水流暗湧翻騰.

"雖然這個結論會讓您不快,但我們恐怕不得不直面親王殿下'興趣’異于常人這個現實."帝國最頂級的心理咨詢師易尚,推著他的金絲眼鏡,直言不諱.

女皇陛下顯然不願直面現實,無力地辯駁道:"你也是看過邢越尚資料的,那人的相貌相當出色,少年人貪慕好顏色也是人之常情……"

"如果殿下只是喜歡邢越尚的長相,為什麼會對著獸形就急不可耐地下口?"易尚打斷道.

秦云想看著投影儀不語,就在秦云行呼叫他的十分鍾前,這個投影儀上正播放著秦云行當眾強扒邢越尚衣物的畫面.秦云想本無意像個控制狂那樣將弟弟的一言一行都窺探清楚,但面對弟弟親衛那一言難盡的彙報,她也委實很難做到置之不理.對著人形下手就算了,連獸形都不放過是幾個意思?也正是因為這個,他才找來了易尚,好確認自己那寶貝弟弟是否真的是個……咳咳.

易尚繼續道:"況且殿下剛剛的話,已經很明白了,他並不鍾情于邢越尚,他只想要更多和邢越尚一樣的獸人寵物."

女皇陛下垂眼不語,他不得不去努力面對弟弟可能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從白白淨淨的小蘿蔔偷偷變成了一個花心大蘿蔔的現實.雖然弟弟長著那樣一副薄情寡義的風流臉,但他從未想過弟弟會真的變成那樣一類人.

易尚歎息道:"前十八年都生人勿近的親王殿下,總不可能一夕間就對他人產生了強烈的感情需求.唯一合理的解釋是,獸形便是他的'興趣’所在,並且很可能不拘于一類獸形.建議您招募一些其它種族的獸人來陪伴親王殿下,以進行進一步的確認."

尊貴的女皇陛下用那只帶著白手套的手輕輕敲擊著厚重的桌面,制造出無聲的壓力:"不,如果他真的興趣異常,那這樣做就無異于將他的弱點暴露于人前,我想要啟用S級虛擬現實系統."

"您應該很清楚,會對社會造成威脅的癖好異常者,比如戀*童*癖,戀*尸*癖.才有資格在進行實名登記,接受社會監管後,使用這個系統."易尚提醒道:"S級,是百分之百擬真體驗,極容易讓人模糊現實與虛擬的邊界,所以對于未正常人是禁止開放的,即使親王殿下可能是個潛在的戀*獸*癖也不行."

"那麼就把虛擬程度稍微調低一點好了,具體尺度由你來定."皇帝淡淡道.

面對帝國掌權人想要鑽空子的行為,易尚也只能點點頭表示,謹遵皇命.

一般人很難想象整個國家機器,運轉起來的速度會有多麼驚人,反正當秦云行下了課,蹦跶到姐姐那邊時,女皇陛下已經能一臉微笑地告訴他--"因為不清楚你喜歡什麼類型的,所以我讓人給你做了個虛擬游戲,你先體驗一下再告訴我你的決定吧."

渾然不覺自己已經被定義為戀獸癖的秦云行自然是歡天喜地爬進游戲球,放松身體進入無重力漂浮狀態,點開了獨屬于自己的後宮游戲.

而女皇陛下和易尚,則打開游戲轉播畫面,滿心抑郁地做好了直面實驗結果的准備.

游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