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不要臉
g,更新快,無彈窗,!

邢越尚一看父親的表情就知道這老家伙要干混事,不等他開口,就先拒絕道:"陛下,我才剛剛來到貴帝國,還有很多不習慣的地方,要是一不小心冒犯到親王殿下就不好了."

"小行,你真的很想要他嗎?"女皇陛下也很不想將這個膽敢對自家弟弟動手的獸人放到寶貝弟弟身邊:"以前是我沒考慮不周,沒想到你一個人難免會寂寞,但現在你既然有想法了,自然有大把的人願意陪你,我為你開個社交晚宴好不好?你沒必要非挑這麼個來自原始星球的……"

秦云行不等女皇說完就急切的打斷道:"姐你說什麼呢,那能一樣嗎!之前你不是說我成人禮要什麼都可以嗎,我就要這個.求你了姐."

邢越尚閉上眼,狠狠咬緊了牙關.滿心屈辱,呵呵,他該感到榮幸嗎,他一個來自原始星球的星際難民,被這樣一位尊貴的殿下屈尊看上,不僅不嫌棄他惡心,甚至還在大庭廣眾之下迫不及待的開口索要.

看出了女皇的不贊成,唯恐錯過這樣一個機會的邢族長趕緊開口:"殿下能看上我家幼崽,是他的榮幸.我會叮囑他乖乖聽話,絕不會對殿下有任何不敬的."

"行吧."對于弟弟向來沒轍的帝王歎息一聲:"關于你們走獸一族的安排,我會派人再跟你們重新商議一下的."

族長連連點頭:"好好好,多謝陛下抬愛."

"賣子求榮,不要臉."

"也不知道殿下看上邢越尚什麼了,不就臉好看點,還不是個獸態發育遲緩的廢物.那小子還一臉的不情願,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要是有機會跟親王這樣溫柔熱情的美人在一起,我就是什麼都不要也願意啊."

"可人就是不願意啊,走獸族就是這麼對他們的英雄的,也是長見識了."

……

說話的是飛羽族和鱗甲族的人,小小的議論聲格外刺耳,但邢族長和在場的族人們卻是眉開眼笑,根本不放在心上,被說兩句算什麼,只有實惠是真的.

邢越尚只覺得齒冷,恨不能立馬轉身離開,遠遠避開這個裝滿了髒汙貨色的垃圾場.可是他不能,不是為了自己的小命,更不是為了那個冷血的父親,而是為了自己的族人們.

刑越尚固然沒有要犧牲色.相去換取族人利益的覺悟,但他更背不起因一時沖動,就將仰人鼻息的族人們推入深淵的罪孽.他毫不懷疑,如果不順這垃圾親王的意,這人定會將全族都連帶著記恨上,然後擺出一副仗勢欺人的無恥嘴臉,將人踐踏進地底.

為今之計,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現在他還養著傷無法化形,暫時應該還是安全的……吧.

秦云行很明顯不准備就這麼收手,他看向族長,問:"我……可以抱著他吃飯嗎,他不會咬我吧?"

族長看著自家兒子那樣子,有心想說當然可以,但到底沒那麼瞎,他兒子估計想咬死這位親王的心都有了.他心里也很是郁悶,這親王擄人進宮不說,還一點遮羞布不要,言語間各種踐踏,這種人,要不是有女皇護著,早該被打死千百回了.

"不行哦,小行."反倒是女皇先開口拒絕了:"你既然要留著他,當然要先帶下去教一下規矩才行,不然冒犯到你就不好了."

聽到教規矩幾個字,刑越尚全身的毛都炸開了.

獸人里亦不乏欺雄霸雌的敗類,他曾親手收拾過一個這樣的家伙,在那人的地牢里,他見識到了很多被調*教好的奴隸,肉*體被折磨得只剩本能,精神被摧殘得唯余服從.

曾經的那些性*奴有自己為他們打開牢門,而現在,即將步他們後塵的自己,又有誰能拯救呢?唯恐不能將自己賣個好價錢的父親?還是自顧不暇的族人?

越想,刑越尚的心越冷,大不了,就送個尸體給這位親王玩兒吧.希望到時候他還能有這麼好的興致.

就在刑越尚萬念俱灰的時候,有人卻為他開口了.

"教規矩?"秦云行忍不住想起了馬戲團那些被逼著表演的小動物們,一個不乖就要挨餓挨打.趕緊搖頭道:"不用了吧.我覺得他挺乖的."

女皇皺眉道:"萬一他傷了你呢?"

"我穿著防護服呢,傷不到的."

秦云行巴巴地瞅著黑貓,心底軟成一團:"把他強留在宮里已經很對不起他了,還是對他好點吧.小動物本就該活成他自己喜歡的樣子,而不是我們喜歡的樣子."

這一刻,所有人看向邢越尚的眼神都變了,鄙夷變成了豔羨,漠視變為了探究,嫌棄變為了忌憚.而邢越尚對著秦云行,也不禁從厭惡痛恨中又生出一絲微妙的動容來.

"先好好吃飯吧,我保證,就給他做最基本的控制措施而已.等你吃完飯,就能在後殿里看到他了."女皇陛下有些不情願的再一次對弟弟讓步.

秦行云點點頭表示理解,以前他收留流浪貓的時候,也是要先給貓洗澡除蟲打疫苗後,才敢往家里帶.他戀戀不舍地看著黑貓,一步三回頭的回到座位上,飛速用起了飯.

女皇陛下卻是令人帶著刑越尚暫時退了場.

封閉的房間內,女皇陛下與刑越尚相對而坐.

"你願意留在宮里嗎?"女皇陛下問道.

"我有選擇嗎?"刑越尚諷刺的勾起唇角.

"你當然有."女皇陛下道:"只要你不願意,我就會在最短的時間內,為我弟弟再准備一個和你一模一樣的獸人來."

"為什麼?"刑越尚這下倒是驚訝了:"我以為你不會在乎我的想法."

女皇道:"我當然不在乎你怎麼想,但我不會放一個心存惡意的人在小行身邊.尤其還是在小行那麼喜歡你的情況下."

"喜歡到將我當我玩物一樣公然索取?"刑越尚嗤笑:"那被親王殿下喜歡的人們還真是榮幸啊."

女皇並不想就弟弟那強搶民男的態度多說什麼,直接道:"既然你不願意,那就先保持獸形吧,等我找好人選後,會將你換出來的.而你族人那邊,我也會給出說法,不會影響你將來的聲譽的."

"那就多謝陛下了."刑越尚雖然不喜歡女皇這居高臨下的姿態,但不得不承認,心里確實因此輕松了很多.

"而在替換之前,希望你能讓我弟弟每天都開開心心的."女皇陛下要求道:"如果你能做到,等你離開之時,我會給你足夠的獎賞,作為你這段時間作我弟弟玩伴的酬勞."

"明白."刑越尚相信秦云行再怎麼喪心病狂也應該不會對獸態的自己下手,答應起來也沒什麼壓力.

"為了以防萬一,希望你能帶上這個項圈.當你離開時,我會命人為你摘下."女皇招招手,侍從奉上一個金屬項圈.

刑越尚心知自己並無掙紮余地,揚起頸項,任人帶上了.

秦云行吃完飯直奔後殿,然後開心的發現小黑貓已經在小廳里等著自己了.

"喵喵,過來過來."秦云行毫無形象的再度單膝跪地了.

答應了女皇的刑越尚還能怎麼樣,自然是生無可戀的走到秦云行跟前,等著看這位大爺又要做什麼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