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皇後產女


成帝一窒,一時未說話.一旁的淑妃早就喜笑顏開,上前一步,滿臉歡笑地去看小嬰兒:"皇上快看,好漂亮的小公主.這可是皇上第一個公主呢."

成帝聞聽,轉過身子去看小嬰兒.小小的一團,裹在明黃色的繈褓里,閉著眼睛,一聲不吭,不時嘴巴蠕動一下.

他眼神複雜:原以為是個皇子,卻是個公主.他看了一眼在場的眾人,對李德海吩咐了一聲.李德海大聲唱道;"賞"

有內侍斷過來二盤銀錠子,兩個嬤嬤大喜,磕下頭去.成帝問了一句:"皇後還好吧?"

兩個嬤嬤忙說:"好,好著呢."

成帝淡聲吩咐:"好好伺候著."說著就轉身走了.

淑妃眼神閃爍了一下,也跟著離開了.德妃坐了一會,也提出告辭,走到門邊,也未聽得產房內有任何聲音傳出來.搖了搖頭,這個高系月.

房內,高皇後正睜著大大的眼睛,定定地看著房門,高姑姑一聲不吭地指揮宮女收拾.良久,她才啞著聲問:"都走了麼?"

高姑姑忙近前:"都走了,娘娘快闔上眼睛罷,好好睡一會."

高系月慘然笑著說:"睡?我哪能睡得著?竟然是個女孩.怪道那周太醫之前問他,一直不肯說,原來是個女孩兒."

高姑姑看著她,不知道說些什麼,一時也靜默下來.

乳母抱著孩子立在一邊,不敢作聲.忽然孩子動了一下,又動了一下.忽然張著嘴哭了,聲音細細的.

高晞月心一跳,急忙說:"怎麼了?還沒有喂奶麼?快點子抱過來."剛生下來,聽說是個女孩,她一時心灰,竟沒有瞧一眼孩子.

嬤嬤連忙抱了過來,高晞月雙手接了過來,:粉紅的皮膚,正張著小嘴哇哇地哭,兩只小手細細地,在嘴里嘬著吧唧響.她情不自禁地搖了兩下,竟不哭了,睜開烏溜溜的兩只眼睛看著她,似乎還微微笑了一下.

高晞月的眼淚馬上就下來了,她哭著用臉去挨那小小的嬰孩,許是眼淚流到了她的嘴邊,竟伸出舌頭去舔.

高晞月一楞,忙叫奶娘,奶娘小心地抱了過去,解開衣襟,立時就傳來吭哧吭哧地吃奶聲,那份猴急,大家不由地笑了起來.

高晞月看了一會,忽放松身子躺了下去,提高聲音說:"瑤琴,吩咐下去,翊坤宮上下每人二兩銀子,慶祝大公主降生.另外,吩咐下去,公主的洗三必要給我辦得風風光光,熱熱鬧鬧的."

高姑姑看著陡然恢複了精神的皇後,心道,皇後終于認清現實了.雖說是個公主,有點失望,但這可是大縉國第一個公主,照樣金貴著呢.

劉太後聽聞皇後生了公主,歎了一聲,照樣念佛.

陳太後倒是立馬著人封了一份厚禮,當天就送到翊坤宮.高晞月聽高姑姑說完,鼻子里哼了一聲,並不說話.


她如今也想開了,母親剛回去,父親說得再明白不過了.切莫掛心,公主就公主.只叫她做好自己的本份就行.又隱諱地提了一句:皇上不缺兒子.

她自是明白,現如今,就有四個皇子.眼下最有競爭力的就是淑妃的二皇子與傅昭儀的五皇子了.良美人的那個四皇子竟然是個傻的.她還瞞得真嚴實.

哼,打量她不知道她們一個個地打著什麼鬼主意,敢肖想那個位子,也要有那個實力.想著眼眸又暗了下去,論起娘家實力,現在傅芳菲可是後宮第一人.

整個西北軍由她兄長傅玉衍接手,王老將軍只不過掛個名而已,名眼人都看得出來.假以時日,她的羽翼一旦豐滿起來,可是誰都擋不住.

她不急,淑妃想必是最急的一個人吧?皇上正值青春鼎盛,遲遲不立太子,這五皇子越大一天,她就不安一天.她越想越舒心,反正自己得不到,就讓她們去爭吧,爭個你死我活,頭破血流才好.

朱熙可不是表面上那般無能,前幾日父親剛與她說,他懷疑二皇子私下養著一幫死士,奈何行蹤詭異,一直接近不得.

好啊,那就有什麼招,都使出來吧.她冷笑了起來,她好好欣賞便是.不管最後誰坐了那個位子,都得尊她一聲"母後皇太後".

她想到華西宮的陳太後,忽然覺得她也著實不容易,想著以後得多關心關心她才是.自己以後不就是這樣的麼?

想著,一陣困意湧了上來,一會就睡去了.高姑姑見狀,忙悄聲退了出去,她覺得如今的高皇後這樣挺好,想吃吃,想睡睡,就該這樣,看著臉色都好了許多.

到得門外,卻見朱晟笑吟吟地站在門外,她忙喚了一聲,朱晟指了指門內,她點點頭.悄聲說:"殿下是來看公主的麼?"

朱晟也笑著點頭.她開心地領了他往旁邊殿里去.這個大公主真是招人疼啊,不止娘娘疼愛,皇上也喜歡得緊,因為見過的人都說大公主與皇上長得就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似的.

現下竟然連一向不出門的三皇子也來了.

朱晟俯身看著繈褓里睡得正熟的嬰兒,慢慢地伸出一只手去碰了碰她舉在腮邊的手,竟被她一把抓住了手指,緊緊的握著.他愕然,繼而心中升起一股暖暖的感覺來:這是她的妹妹,一母同胞的親妹妹.

如果說,在這個皇宮里還有讓她感到溫情這兩個字的,恐怕就是眼前的這個小娃娃吧?

他嘴邊慢慢浮起笑意,就那麼屈著身子,也不嫌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熟睡的嬰兒.

高姑姑看著他們兄妹倆,不禁唏噓著,悄悄地退了出去.心道:就讓他們兄妹呆一會吧.

淑妃整個人又神清氣爽起來,正笑眯眯地靠在美人榻上看著缸里的兩尾紅鯉魚嬉戲.

看了一會,叫來一個小宮女來把水給換了,小宮女不敢吭聲,小心地捧了缸子去換水.芽兒見了,悄聲問:"還換?都換了三次了."

小宮女偷偷地往後望了一眼說:"不知道,娘娘說水髒了,我估摸著還有一次."

芽兒吐了一下舌頭,說:"我幫你吧."兩人走著下去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