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真相


瑩姑皺著眉,歎了口氣,回頭望了一眼,嚇了一跳,忙直起身子,笑著說:"娘娘,醒了?可要喝水?"

一邊從桌子上拎起早就泡好的茶水來倒了一杯,雙手端給太後.陳太後接過來,抿了一口,看了她一眼,隨口說:"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蔭姑眼神一閃,笑著說:"沒什麼,想著這天一天天地涼了,這衣物得趕緊規整一下,省得倒到時來不及.娘娘,可要出去走一走?"

太後順著她的手,起身說:"也好,今天兒天氣好,去花園子走一走."瑩姑忙招呼小宮女進來,扶著太後往後去了.

天傍黑,瑩姑才匆忙從華禧宮中走出,瞧了瞧,四下無人,在前方快速拐彎,一會就隱入黑暗之中.

芳姑姑看著跪在面前的瑩姑,歎了一口氣:"你這是做什麼?我真的不知道."說著轉身欲走.

"惠芳!"瑩姑慌了,一把抓住她的袖子,說:"我知道你的苦衷,但是......但是,素心夜夜托夢給我,說她死得冤."

芳姑姑一震,轉頭:"你莫誑我.要托夢早托了,怎會等到現在?"

瑩姑眼睛一亮,手又抓緊了點:"惠芳,我們幾人一同進的宮,到如今,走的走,死的死,就剩我們幾個還在這宮里耗著,也不知道以後如何.家人,親人已經與我們無緣了.只靠我們自己在這宮中相互扶持著,彼此有個照應.你看,我,雖然跟著太後,但是這些于我們這些人又有什麼意義呢?每天戰戰兢兢,打起十二萬分精神,生怕一個不周到,不定就遭來殺身之禍.到是你看得通透,來這冷宮之中伺候太妃,雖清苦,倒也落個清靜."

芳姑姑動容,神色黯然,長歎一聲道:"是呀,身在宮禁之中,很多時候我們也是身不由己.誰又何嘗不是呢?你以為,我願意在這......都是可憐人罷了."說著,轉眼看向仍舊跪在地上的瑩姑,輕聲說:"瑩姐姐,快起來吧.素心的事情,恕我無能為力.我只能說,你最好也當做不知道,就此罷手罷."見瑩姑一臉倔強,苦笑一聲:"我怎的忘了?依你的性子,怎肯罷休?我勸你,即使你知道,又當如何,你如今就在她......."

忽住口,意識到失言,忙說:"你如今在太後的身邊,太後對你不錯,你就熬個幾年,過幾年沒准還能出宮榮養呢?"

瑩姑卻是聽出了味兒,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芳姑姑,試探著問:"你剛說什麼?什麼她?說得是太後麼?"最後兩個字,她異常艱難地從喉嚨口吐了出來.

芳姑姑卻轉身,自去倒開水,並沒接他的話茬子,可這沉默,卻比親口承認了,更讓她驚慌.

她咬了咬唇,知道惠芳已經不會再對她說什麼了.只是,她靜靜的呆了一瞬,忽沖著芳姑姑說;"誰動的手?"

芳姑姑不妨她問起這個,躊躇了一下,別過頭去,說;"你可以回去了,如今追究誰下的手,有意義麼?"

瑩姑只不動,說:"當年華禧宮的宮人俱都放出去了,只要我一個一個地去查,總能找到."芳姑姑身子一凌,急切地撲過來:"你不要命了?你不怕......"

瑩姑大義凌然地:"怕什麼,大不了舍了我這條接命去."

芳姑姑一拍大腿:"罷了,罷了.干脆告訴你,也好死心.你這性子怎的還根年輕時候一樣."頓了頓,附耳在瑩姑耳邊說了幾句.瑩姑兩只眼睛陡地睜大:竟是他?


走在回宮的路上,瑩姑還是不能晃過神來,心內驚駭不已:到底發生了什麼?竟連李德海也參與進去?李德海當年可是宸妃宮里的小太監.

她現下才意識到此件事情如果揭開來,必定是超乎她的想像的.她看了看四周,忽然有點後怕,素心為何死了?惠芳也躲進冷宮.自己該怎麼辦?還要繼續查麼?

她深一腳淺一腳地踩在青石甬道上,整個人都有點飄,恍恍惚惚,竟走到了荷塘.

此時,已是一塘的剩殘枝敗葉,夜光下,一片漆黑,遠處有燈光映照在水面上,間或有水光點點閃爍!

她抱著雙臂,靜靜地看著黑沉沉的水面,恍惚間,素心出現在暗夜之中,笑著說:"瑩兒,我要回去成親了."

她一凌,看向暗夜,哪有人?

她逃也似地離開了荷塘,一進門,卻發現陳太後正坐在殿中,一語不發地看著她.

她忙上前一步:"娘娘,怎的還不歇息?"一邊向邊上一個小宮女看了一眼,她忙捧過一旁的銅盆來.

瑩姑端過來,擰干了棉巾,給陳太後仔細地擦了臉,手卻在微微顫抖:惠芳今天提到了她,陳太後!

她凝神,穩了一下,擦好,又換了水重新擦手.

陳太後只閉著眼,一聲不吭,任由瑩姑動作.瑩姑終于擦淨手,准備轉身去吩咐小宮女鋪床,她忽開口:到哪去了?"

瑩姑忙恭身回答:"浣衣局昨日拿去洗的衣物,有一件沒洗好,想著娘娘過兩日要用,奴婢去提點一下,那衣不能在日頭下暴曬,別太趕了,糟蹋了衣裳."

太後唔了一聲,睜眼說:"下次早點出去,別天黑了往外跑,知道麼?"

瑩姑不明所以:啊?"

太後抬起一只手,搭在瑩姑手背上,緩緩往里走,說:"都不年輕了,還當自己是小姑娘啊?黑燈瞎火地,萬一磕了,碰了,不好!"

瑩姑眼中一熱,忙低了頭,退後一步,看著太後的後腦中夾雜著的白發,嘴里含糊應了一聲.

入夜,陳太後早已熟睡,瑩姑卻怎麼也睡不著.她瞪著脹頂,腦子渾噩,只覺得一片迷茫:怎麼辦?怎麼辦?此事到底陳太後參與多少?是她殺了素心?還是宸妃?

看來最清楚此事的是李德海,當年的小德子,如今已是炙手可熱的大總管了.她曬笑一聲:今時不同往日,她該怎麼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