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芳姑姑


顧欣妍回到房內,籲了一口氣,她現在最怕見到傳芳菲了.不知該如何面對她.

緩二天吧,她想.繼而又想到傅玉衍,不禁想:他現在在干什麼?

環翠看著呆呆的的顧欣妍,擔心地歎了一口氣,"唉!"主子這是被迷了吧?這可怎麼辦?

德妃回到宮內,過了幾天.就開始又出現在翊坤宮,又與先前一般了.成帝詫異她的轉變,很是高興,心道這趟西華山之行還小有收獲,他對德妃畢竟還有幾分感情,況如今她整個人看去明媚了許多!

相反顧欣妍卻是整個人低調了不少,愈發顯得沒有存在感,竟連傅芳菲那兒也少去了.去了也只是一昧逗五皇子玩.傅芳菲笑著說她:怎的去了一趟山上,竟有佛性了?六根清靜了.她只笑一笑.

這日,飯後,她與環翠信步沿著宮道走,也不知走了多久,一抬頭,才發現竟走到了北宮牆這邊.這里很是安靜,有多處宮室都是空著的.兩人站了好大一會子,只遠遠地看見那邊間或有一二個宮人匆匆走過.

兩人對望了一眼,往回走.沒走二步,"吱呀"一聲,中間宮門開了,有人出來.

一個容長臉,約三十許,身穿青色比甲的宮女走了出來,端著一個盆.看到環翠兩人,略顯詫異,站住,看著她們不語.

欣妍微微點頭,環翠正待開口詢問,里頭忽傳來一聲厲叫,然後又有什麼東西被推倒在地.

她臉色一變,忙回身跑了進去,惶急中忘了關上宮門.

顧欣妍兩人對看一眼,也跑了進去.

里頭院子很是空曠,只見一個老婦在院子中央又是跳又是唱的,地上到處都是撒了的飯食,已被踩得稀爛.剛才那個宮女正拿掃把打掃地上的碎瓷碗片.

見她們兩進來,忙扔了手中掃帚.焦急地:"你們怎的進來了?快回去罷.這里可不是你們來的地方."

兩人看掃視了一下,這偌大的宮殿除了眼前這個宮女,再無別人.院子破敗,很多地方與牆角都長出了長長的雜草.

再看中間那個明顯是宮妃裝扮的女子,衣裳雖舊,卻漿洗得很是乾淨.只是眼神散亂,神情呆滯.看到她們兩個看過來,凶狠地伸手作勢撲了一下,兩人忙移開了目光.

那個宮女苦笑著:"走吧!太妃這里少有人來,一會她要發作起來,我可降不住,快走吧!"

環翠還待再問兩句,已被那個宮女推搡著出了宮門.兩人剛站定,後面的門就砰地一聲關上了.

兩人面面相覷,只得往回走,忽環翠拉她:"主子,你看?"


她抬頭,前方一人匆匆而來,竟是陳太後宮中瑩姑.她忙扯著環翠隱入拐角,自她發現那碧璽珠子有問題後,對陳太後是敬而遠之.這會子,見了瑩姑,第一個反應就是避開.

瑩姑行色匆匆,徑直到了門口,伸手拍了兩下房門,叫"恵芳,惠芳,開門,是我!"叫了幾聲,門內無反應,她又大力拍了兩下,門內忽傳出尖厲的叫聲.

有人來開門,顧欣妍悄悄地探出頭來,見剛才那個宮女堵在門口,一臉無奈:"你又來作什麼?不是說了,別再來找我了?我真的不知道!"

瑩姑急切地拉著她的手,又說了句什麼,只那惠芳直搖頭.又去關門.

瑩姑沮喪往下走了兩步,又回頭張望,見那扇門已合上.只得低著頭快步走了.

兩人等她去得遠了,才轉出來,看看緊閉的宮門,也沿路返回.

顧欣妍隔天見了德妃,禁不住向她打聽那個太妃的事.

德妃一笑,:"你見到人了?"見顧欣妍點頭,詫異:"竟讓你進去了?"又歎了口氣,說:"那也是個可憐人.早年先帝時的玉妃.後來......"

她眼神迷茫:所生皇子是雙生子,很是可人,約摸比聖上小上一歲.先帝很是歡喜,可是,在小皇子長到七歲那年,雙雙溺在了荷花池里.先帝打殺了所有伺侯小皇子的宮人.可有什麼用?玉妃受不了打擊,當即就瘋了……說著,德妃吸了吸鼻子,感同深受,她能理解當年的玉妃.自己當時不也是心如死灰,只想跟了茂兒去.

此番大哥又去了,她本想青燈古佛,就此了此殘生,再無留戀.卻驚聞大哥乃是......這才又活了過來,勢要把殺害大哥的凶手找出來,殺兄之仇,不共戴天!

顧欣妍也聽得唏噓不已.沒想到那個形容枯槁的老婦竟是先帝的玉妃.這瘋顛的背後竟藏了這樣一個淒涼的故事.

回過神來,見德妃神奇情蕭粛,又暗自後悔,定是觸動了她的傷心事.心下又不禁佩服德妃,有如此心志,換成是她,會不會也如玉妃一樣她不知道,但肯定沒有德妃這般堅強.

這邊瑩姑沮喪地回了宮,陳太後還在睡覺,並未曾醒.她楞楞地在腳踏上坐下,心神不甯地想著心事.連著好幾個月的追查,隱約有點線索,但又說不准.事隔多年,追查起來,無從下手.

上次,她無意看到惠芳在荷塘邊偷偷地燒紙,後來她才知道,那日正是素心離宮的日子.看到她來,惠芳竟慌張地轉身跑了.

她這才起了疑心,幾番試探,可惠芳卻嘴嚴得很,一問三不知.但她還是敏銳地捕捉到了她眼里一閃而逝的驚慌.是的,雖然微妙,但她就是感覺到了.

她隱隱有種預感,素心的事情,這個惠芳肯定知道點什麼?再說......她本就懷疑,當初,一起進宮的那批宮女,除了放出宮外的,留下的個個都做了各宮的掌事姑姑.

只這個惠芳,卻去冷宮伺候那個瘋太妃去了.聽說,還是她自己提出要去的.現在想來,她好像在刻意避開什麼.她一個激靈,必定是這樣的,看來下回還得找機會再去一趟,總要想法子讓她開口才行.

她雙手托腮,琢磨著,不知不覺竟入了神.連身邊的陳太後悄悄睜開眼,也不知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