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回宮


德妃聽顧欣妍所完,眼神閃爍了一下,也很是驚訝:"真的麼?先前我也只是懷疑,並無確鑿的證據.如今倒是確認了."忽又咯噔一下,心中一直以來的一塊疑云慢慢擴大,隱隱有種預感,但又下意識地不敢去想.假如是真的話,叫她可怎麼活?

她甩甩頭,見顧欣妍還站在當地,伸手親昵的拉她坐下.

顧云已與她說了與顧欣妍的關系,她自是驚訝又唏噓.對顧知信的遭遇亦是感慨不已.

b顧知信他們已經隨傅玉衍去了東郊區大營,不日就要隨傅玉衍返回西北大營.

她本想在山上再待上一段日子,現下發生了這件事情,她當即決定准備提早回宮.顧知信他們在前方,她得回到宮中盯著,以盡自己一份綿薄之力.萬一有什麼變故,也好有個准備.

當下她與顧欣妍說了,定下三日後就起程.顧欣妍雖有點舍不得走,但看著德妃精光閃爍的眸子,又了然:德妃這是准備大戰一場了."

隔了一天,傳玉衍得了消息,偷偷過來.把房門從里面倒插上,帶著顧欣妍從窗戶翻了出去,兩人手拉手飛快地往後山跑去......

到得半山腰,兩人放緩腳步,默不作聲,只有靴子踩在落葉上的沙沙聲,間或傳來一兩聲踩在枯枝上的斷裂聲!

秋日的午後,金色的陽光落在她發上的絹花上,一跳一跳的!幾叢小雛菊迎風怒放著,白色的花瓣近乎透明,嫩嫩的!就像她肆意揮灑的青春,多好呀!

前面有一塊開闊地,岩石上一層枯黃的草,厚厚地鋪著一層落葉.兩人席地而坐,落葉干燥,疏松,坐在上面有著滿滿的太陽味道!10月的陽光澄澈而溫暖,透過樹梢照在臉上,衣服上,像披了一層金紗!

顧欣妍眯著眼睛,享受地籲了一口氣,偷偷地打量著旁邊這個男人:臉部棱角分明,眉毛濃厚,嘴唇抿成一條直線.感覺到她的目光,他轉過身,笑看著她,眼睛亮晶晶地.

她連忙移開目光,脖子卻不可抑制地紅了!他哈哈大笑!她羞惱地扭過身,臉上火辣辣地!

傳玉衍長臂一伸,把她整個人撈在了懷里,低頭親了下來,她掙紮了兩下,也就.......

兩人也不知過了多久,才喘著氣分開,顧欣妍靠在傳玉衍寬厚的肩上,默不作聲.想到明日就要回宮,情緒低落了下來.

傳玉衍低頭看著她,眨了眨眼,忽站起身來,說:"送你樣東西."

說著,走到一塊突出的岩石上.撮合兩指放入嘴里,呼嘯一聲,一會,遠遠地天邊一點黑點漸進,須臾到了眼前,近了,撲拉拉,一只鴿子竟然停在了傳玉衍的掌中.

它歪著腦袋看著顧欣妍,眼底竟是彩色的.更讓顧欣妍喜歡的是,那一身銀灰色的羽毛,讓她不由想起家里那只灰肚小八哥.

她情不自禁地伸手撫上去,鴿子咕咕叫著,頭歪了一下,就溫順地低頭輕啄欣妍的手指,癢癢的,欣妍笑了起來!她伸出另一只手,鴿子跳到她手心,她眼尖地發現,眼周圍是黒色的.

她欣喜地:"它叫什麼?"

"灰將軍!"

她撲哧一笑,不好聽.


他笑,"那你取個新名?"

她憋了半天:"小灰?"

他沒忍住,撲哧一聲.

她大窘,紅著臉,"就叫小灰!"

他瞧著她,微笑不語,她臉漸發紅,慌亂轉頭,輕聲說:"它會聽我的話麼?"

傳玉衍解下腰間一個竹哨,遞給她:"吹響它,它會到你面前."

說著雙手往空中一拋,"小灰"撲楞楞地飛起,盤旋2圈,一振翅,沖入云霄,攸忽不見.

傳玉衍拿起竹哨,塞進嘴里,一聲尖利,冗長的哨音沖出,一會,天邊一個黑點出現,"小灰"已回到眼前.

頎妍興奮的眼睛閃閃發亮.小心翼翼地捧起"小灰",確認,"真的給我了嗎?"見到傳玉衍點頭,一伸手:"哨子!"

小心地用絲帶系好,掛在腰間,想想又解下來,套在脖子上,塞進胸前衣襟里.

天邊云霞映紅了半邊天,遠遠地看著有炊煙升起,是寺廟伙房做晚飯了.兩人看著時辰不早,相攜著走下山.一段不長的路,兩人走走停停,竟走了好久.

送到後院牆角,看到婷兒在庭院里進出,傳玉衍轉身欲回,剛走一步,卻被顧欣妍一把抱住,頭埋在他的懷里,不肯抬起來!傅玉衍失笑,寵溺地附耳說了句什麼,顧欣妍抬頭,用手去捶他.

院子里傳來婷兒與環翠的說話聲.兩人這才分開,傳玉衍躍入樹陰,只聞唏嗦一陣響聲,周圍安靜下來.

顧欣妍艱難地從窗戶爬進去,整理了一下衣飾,方打開門.屋外,環翠端著托盤:"主子,餓了吧?"她愕然,低頭,才發現頭上竟然掉了不少草葉子下來......

次日一大早,收拾好東西,與德妃回了皇宮.下山時,傳玉衍只送到山腳,不好再跟.顧欣妍從車窗悄悄望出去,但見他玄衣勁馬,立于道邊,等車隊一拐彎,立馬一夾馬腹,蹄聲得得,沒入山林之中.

環翠手中提著一個鳥籠子,里面一只鴿子.她看看顧欣妍,又看看鴿孑,心下忐忑.

回到宮中,安琴他們早就在門外迎接,看到環翠手中鳥籠,安琴忙接過去,環翠卻不讓.只管吩咐把行李遞進去,自己拎著籠子"咚咚咚"地跑到後院去,轉了一圈.找了個地方掛了起來.

傳芳菲聽說她回來了,早叫沫兒過來請,說過去陽華宮聚一聚.顧欣妍看了一眼環翠,推說今天累了,明兒再過去.

沫兒遲疑著,環翠忙上前挽著沫兒說:"姐姐這邊請,我們主子從山上給娘娘帶來一包茶葉,還有......"

顧欣妍忙吩咐安琴打開包袱,一樣一樣地撿起拾出來,都是走時方丈送的寺里特產.她一股腦兒地掏了出來,叫環翠拿個包袱包了,紮起來一大包,全叫沫兒拿回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