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去西華山2
g,更新快,無彈窗,!

三日後.德妃一行人,四輛輕裝小車,駛離了皇城.與第一次相比,這回顧欣妍的心情甚好.她不時地掀起窗戶上的油布,往外張望.時值初秋,外邊陽光甚好,金燦燦的照在官道兩旁的樹叢里,金子般的碎碎地閃著光.

環翠倚靠著兩個大包袱,雙眼微眯,她不明白,就這破敗的野地,莊稼都收了,一片荒涼,有什麼好看的?小姐這都看了幾次了.

走走停停,前邊有驛站,隊伍停了下來.顧欣妍下了馬車,伸了伸酸麻的腿,偷偷地望了一下後邊護送的幾個衛士.聽傅芳菲說,別小看這幾個人,各個都是高手,以一當十,不在話下.

此次出行,傅芳菲甚是羨慕,說要不是不放心五皇子,她也要跟著出來散心.顧欣妍一笑,傅芳菲如今可不同.說她是後宮第一人也不為過.自賽敏去後,成帝去她宮里的次數最多.不過,自皇後懷孕後,成帝又往翊坤宮去了,前天她還在那抱怨呢!這會子,她忙著固寵都來不及,哪兒舍得出來,浪費時間?

她搖搖頭,傅芳菲好像天生適合宮廷生活,這點,她倒是自愧不如.

環翠拿著個臉盆去接水,平兒也拿個銅盆過來,顧欣妍張望了一下,德妃在車上,並未下車.她舉目四望,遠處,是一望無垠的田野,與她一路上看到的景致並無二樣,那邊一棵枯樹底下,幾個侍衛正警惕地警戒著.

她不由想起前次跟隨太後出行,那兩隊盔甲整齊的衛隊,不由感慨:兩次護衛竟然相差如此之大.不是她多心,這成帝也忒薄情.甯大將軍一去,這德妃的寵愛好像也跟著去了.宮里的人都是人精,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又望了望德妃的車子,忽沒了興趣,也爬到車上去了.

到了西華寺,一行人安頓下來,已經天黑了,一路勞累,顧欣妍很快就睡著了.

早上是被唧唧喳喳的鳥叫聲吵醒的.她這回住的仍舊是上次住的房間.她推開窗戶,環翠進來,端了水過來,她邊洗邊問:"德妃娘娘那可起了?在做什麼?"

環翠邊擰帕子,邊回答:"娘娘一早就起了,已經去小佛堂了.說是讓主子自便,過兩天再過去說話."說著又壓低聲音說:"平兒姐姐都被關在門外,不讓跟著進去呢.只說到時把飯菜送進去就成."

顧欣妍一怔,歎息了一聲,知道德妃這次是打定主意好好靜修了,看來,接下來的日子得自己消遣了.

不過,環視周圍,看看外邊的參天古樹,耳旁聽得鳥雀的聲音,心里還是很歡喜,這兒可比皇宮好多了.她本是天性跳脫的人,被生生地拘著,憋了這麼久.這會子,能自由自在地過一段自己的日子,有種竊喜感.

她興高采烈地在院子周圍逛了一圈,意猶未盡,又站在高處看小沙彌掃地,竟也看得津津有味.

日子很是狹意,她感覺自己有種休假的感覺.

這廂顧衡的傷恢複得不錯,一個月前,他就已經回家休養了.這日,他提著一壇子李氏自釀的米酒,和一些顧知章托人捎回來的當地特產,去找傅玉衍.顧父說了,傅玉衍是他們家的大恩人,要顧衡千萬記著.並叮囑自己,說這個傅玉衍是人中龍風,他日必成大器,要自己多多和他來往,能得他指教一二,是自己的福氣.

他知道父親說得對,這不,趕早就來了.

傅玉衍剛從校場回來,正在洗手,兵士抱說顧小爺來了.他一笑,這小子,感情是恢複得好了,這才隔了十天不到,又來了.不過,他還是很高興,顧衡很是崇拜他,看著他那亮晶晶的星星眼,他竟然有一種鄰家大哥的感覺.他自小沒有兄弟,只得兩個妹子,這女孩兒于男孩到底不同.

現如今,一個顧衡在後邊黏著他,他竟然覺得這種感覺還不錯,有種做大哥的責任感.

顧衡嘻嘻笑著進來,叫了聲:"傅大哥."

他含笑瞧了他一眼:"今日有空麼?沒有溫書麼?"

顧衡放下手中的東西,小心地把那壇子酒放到桌子上,說:"我娘新釀的酒,可甜了.傅大哥嘗嘗."傅玉衍抬眼瞥了一眼,笑著說;"多謝了."

順子在一邊歪嘴偷笑,這甜酒是娘們才喝的,給他們傅爺嘛?

顧衡又說了一句:"我娘做的酒可好吃了.以前我和姐姐在家,兩人都要一氣喝好幾碗呢."

傅玉衍眼睛一亮:"你姐姐會喝酒麼?"

顧衡一拍胸脯:"當然啦,我都喝她不過."傅玉衍好笑,顧衡根本就不會喝酒,好嘛?上回,廖凱君那厮只一杯白酒,就成功讓顧衡鑽到桌子底下去了.

顧衡坐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說:"這茶真苦.還是姐姐泡的菊花茶好喝."傅玉衍眉頭一跳,顧衡剛喝的那杯茶是他的,剛泡好,還沒來得及喝.當然苦了,因他經常熬夜,所以濃茶不離身.

他笑笑,未說話,"菊花茶",一聽就是女孩兒才喝的,看了顧衡一眼,心道這顧衡被養得太娘氣,一點不漢子,得把他改一改.

正思忖著,顧衡兀自叨叨:"哎,姐姐也是的,說好給我送一包的,要出去也提早給我備著點......"

傅玉衍心中一動,打斷顧衡的話:"你姐姐不是在宮里麼?"

顧衡嘟著嘴:"不是,出去了,說是去山上了."

傅玉衍心中砰砰地跳著:"去山上干嗎?"

顧衡卻說不上來,只說信中沒說.傅玉衍轉著眼珠子,正待出去,顧衡卻從懷中掏出一份文章來,遞了過來:"傅大哥,這是我新做得的文章,你幫我看一下."

傅玉衍接了過來,約略掃了一遍,對顧衡說:"我現下有事要出去,要不,你先逛著,文章放我這里,有空我給你看,如何?"

顧衡"啊"了一聲,說:"這樣啊,那我先回去.你要回城麼?捎我一程."

傅玉衍心里貓抓火燎地,他急于搞清顧欣妍去了哪里,當下應了,牽過一邊的快馬,一把把顧衡拎上馬背,揚鞭一甩,大黑馬轉眼就躥了出去.一路狂奔,到了城門口.顧衡下得馬來已經是臉孔煞白,蹲在一邊地上只吐.

傅玉衍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還好吧?"因他本想去西郊,偏顧衡要他送他回城,急了點,才快馬加鞭.她忘了顧衡可不會騎馬.

顧衡喘了一大口氣,見傅玉衍還站在身邊瞧著他,不由不好意思:"自己真是太沒用了,騎個馬也這樣."又想到剛傅大哥說還有事,忙直起身來,催促傅玉衍:"我沒事.傅大哥,你快回吧.你不是說還......"話音未落,傅玉衍已經翻身上馬,一勒馬缰,說:"早點回家."

不待顧衡回答,掉轉馬頭,"咴"的一聲,馬兒早已經躥了出去,須臾就不見了人影.剩下顧衡張著大嘴,一臉羨慕地望著他打馬而去的方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