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傅玉衍的心思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日,顧衡從冷老先生的住處回來,在桌前坐下,想著老軍醫說自己的手指恢複得不錯,再過個十天半個月的應能完全康複,心下欣喜.

他雖面上不顯,其實心里很是沮喪,這傷了手,以後還怎麼寫字?還怎麼出將入相,成就一番事業?但他也知,此番死里逃生,已是不易,傅將軍與廖爺他們當了多大的風險.是以,他人前一直強裝不介意,實則心里比任何人都焦躁.現下,冷大夫告訴他這手能恢複,無異于天籟之音.

他自己坐著高興了一會,伸手拉開抽屜,找出筆來.想試著寫兩個字.卻一楞,壓在下面的筆袋子不見了.他又翻了一遍,那個繡著蝗蟲的筆袋子真的不見了.

他搔了搔頭,納悶:"不能呀,他明明記得就放在這個抽屜里的."他想了想,看了看門口巡邏的兵士,想問一問,又羞于張口,一個筆袋子而已,巴巴地跑去問人家,好像張不了口.

又找了一回,心道:"難道自己記錯了?揣在身上,路上丟了?"一時,又起身出去,碰到那個叫順子的士兵,還是張口問了一句:方才可有人找我?"順子眨巴了一下眼睛,搖頭.

顧衡這回確定多半是丟在路上了,懊惱地沿路找了去.

身後順子摸著後腦勺,心道:"將軍所料不差,顧小爺果然問他了."

營帳內,傅玉衍正喜滋滋地摩挲著手中的筆袋,又看了一遍.他現在的心情,簡直稱得上是心花怒放.想道這是顧欣妍親手特意給自己做的,他的眉毛都飛了起來.

自己一向清心寡欲,于男女之事並不十分熱衷,在軍營中,常有士兵在閑暇時聊天,幾杯黃湯一灌下去,聊得最多的就是女人.他常一笑了之,不置可否.回京後,不少人家給他提過親事,均被他拒絕,他原想,到了年齡,真躲不過了,成親便是.

現在,他一門心思,豪氣干云,欲創出一番大事業來,就像甯遠將軍,成為大縉國家喻戶曉的"戰神".

可計劃趕不上變化,他遇到了顧欣妍,一個讓他怦然心動的女子,自此,他的一顆心就淪陷了.身不由己地關注著有關她的消息,他也告誡過自己,那可是皇上的妃子,他這是在冒險,可他就是控制不住.後來他也想開了,只要能遠遠地望著她,知道她好就行.

他嘴角洋溢著笑容,把筆袋掛在腰間,走了兩步,又回轉,摘下來放進隨身包袱里,他差點忘了,還有一個顧衡呢.現在,那小子該是發現東西丟了吧?

顧衡垂頭喪氣的回到住處,心道,還真的丟了.想到,莫叫別人撿了去,可就不好了.又一想,真有人拾了去,也無妨,只要自己不聲張,誰又知道這個筆袋是顧欣妍做的?這樣安慰自己,心下才釋然.

門口簾子一掀,有人進來,說是冷軍醫叫他去練習手的康複動作了,他忙應著跟去,徹底把這事兒拋開.

二皇子朱熙,此刻正眯眼聽回稟,聽到顧衡竟在東郊大營,意外地"噫"了一聲.他沒想到,這個顧衡還真是命大,這樣都能被他躲過.可他什麼時候又與傅玉衍有了瓜葛?那里可是他的地盤.這傅家與這顧家有何淵源?聽母妃說,這傅充儀與顧容華也是走得極近.

本想著悄沒聲息地弄殘了顧衡,誰知這苗青忒不成事,竟讓人完好無損地回來了.還把自己折在了里邊.他心里咒罵了一句:"這蠢貨!白瞎了一幅聰明面孔."

不過,也算死得其所,至少折了高子明,挫一挫高家的銳氣.

想著心情又好起來.揚聲叫了親隨進來,他要進宮去一趟,看望母妃.近來因聽聞皇後懷孕,淑妃顯得很是焦躁,他得時時進宮去安撫安撫,免得她說出什麼不妥的話來.

他搖搖頭,淑妃太沉不住氣了,懷孕就懷孕唄,弄得天要塌下來似的.

果不出他所料,淑妃正一臉唳氣地盯著一個小宮女,那個小宮女正簌簌發抖地跪在地上,不斷磕頭.鵑兒幾個立在一旁,也是縮著肩膀,大氣不敢出.

他約略掃了一眼,看到地上一把斷了齒子的木梳,再看看淑妃挽了一半的發髻,心內有數.眼看淑妃抬起一只腳就要揣上那宮女的面門,他晃著肩膀:"母妃"大步走了進去.

淑妃高抬的腳一頓,還是踹了下去,落到肩上,登時那個宮女就滾在一邊,但到底是卸了不少力道,倒沒什麼大礙.

她忙就地一滾,爬了起來,複又跪了下來.

朱熙"咦"了一聲,略帶詫異地掃了她一眼,想不到竟是個伶俐的.

當下,雙手一伸,說:"過來,給爺捏捏肩膀."

那小宮女看了看淑妃,見她轉臉不理她,忙起來,走到朱熙面前,伸出手來,朱熙卻一揮手,皺著眉頭:"這麼髒的手,也敢來碰爺?下去."小宮女如蒙大赦,知道這事了了,連滾帶爬地出去了.

外面娟兒大大松了一口氣,沒想到今兒芽兒竟然能逃過一劫.又詫異朱熙今兒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竟會幫芽兒開脫.

方才她可是腸子都悔青了,悔不該讓芽兒近前伺候.這段時間,娘娘的肝火有點旺,已經處置了好幾個宮人.也實在是找不到人,這才叫了芽兒.芽兒可是她的同鄉,比自己晚二年進得宮.一直在針線房呆著,不久才調過來的.

她忙示意芽兒回房去,自己壯著膽子,拎著茶壺進去續水,想著今兒朱熙心情不錯,應該能混過去.

屋內,朱熙正伸出兩只手一下一下地給淑妃松著肩膀,淑妃笑眯眯地與他說著什麼,竟是難得的和諧.

見到鵑兒進來,淑妃竟笑了一笑,吩咐:"去廚房吩咐,今晚加兩個菜,熙兒要在這里用膳."她忙答應著去了,出了門,才想起,朱熙喜歡吃什麼?又不敢回去問.

正焦急,芽兒從房里出來,見她發怔,給她出主意:"去問廚房的師傅,一准知道."她大喜,一拍自己腦袋,真是蠢.又看著芽兒,心道,還是得把她帶在身邊,是個伶俐的.她沒想到,今日的決定,到在日後救了自己一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