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歾
g,更新快,無彈窗,!

轉眼已到次年四月,草長鶯飛,空氣中都彌漫著花香.零↑九△小↓說△網

顧欣妍正與傅芳菲在花園看朱啟追著一個球玩,幾個小內侍在旁陪同.賽敏在旁興高采烈地看著,揮舞著手說:"我們草原的小子到了5歲就要開始學騎馬了,我弟弟哈朗就是5歲開始學的,現在是部落第一騎士.我的騎術也是他教的."

顧欣妍羨慕地看著她:"你會騎馬?"忽憶起,她進建安城可不是騎著一匹紅色的馬.

賽敏得意:"我的騎術除了阿弟與忽倫,沒人能超我."

看了一眼大張著嘴的兩人,漂亮的臉又跨了下來:"這里地方太小,房子太多,不像我們草原一出門就能騎馬."

顧欣妍見狀忙岔開話題,轉而問傅芳菲:今年建安城流行什麼首飾花樣?賽敏對這個話題更感興趣,馬上指著頭上的珠花說,這都是皇上著人新近送來的……顧欣妍與傅芳菲嫉妒地對視一眼,這倒是的,成帝為了討美人歡心,內務府都是最新最好的首飾送到春意宮.

到了晌午,顧欣妍與賽敏一起回轉,到了蕙意宮門前,兩人分手.賽敏忽然說:"阿妍,你會縫制小孩的衣物麼?"見顧欣妍點頭,看著她:"你教我吧!"顧欣妍一愣,指著她,張大了嘴.賽敏紅著臉點點頭:剛發現呢,你是第一個知道的!"

顧欣妍:"請太醫了麼?"

賽敏壓低聲音:"木珠兒看過了.不能聲張,木珠兒說三個月之內的胎兒是有耳朵的,聽見了要跑走的!"顧欣妍笑了起來.

晚上,她躺在床上,看著書,忽然想起賽敏來,不由的浮想聯翩:"賽敏生的孩子該是有多漂亮!如果是男孩......都說兒子肖娘,還不得是個妖孽樣的人物."

睡知過了三四日,竟傳來一個令所有人都震驚的消息,嗒嗒木部落竟毫無預兆地聯合其它部落發生暴亂,大批的騎兵一夜之間越過靈河迅速攻占數個城鎮.直向都城建安逼近.

鎮守東部的王老將軍猝不及防,節節敗退,正率眾死守最後一道關口臨汾城.

朝廷派明光將軍去支援,並抽調各營善騎將士800與鍵銳瑩的精銳騎兵隊連夜隨行.

雙方在臨汾大戰五天四夜,終因敵方供給不足,且起兵隊伍因臨時組合,各部落人心不齊,發生內亂而崩潰.敵軍四散逃亡,我方擒了嗒嗒木部落首領哈木多,押解進京.成帝大怒,命在城門懸掛三日,百姓圍觀.每天只給一碗水.但哈木多倔犟,至死都不懺悔.

成帝惱怒,命人去嗒嗒部落綁了哈木多的妻子兒女,但發現其妻子與女兒巳經被人殺死,兒子哈郎下落不明.

成帝坐在交泰殿陰著臉.李德海小心翼翼地踮腳退出,囑咐安順不可進去打擾.歎一口氣,出去了.

安順眨著細長的眼睛,看著李德海消失在大殿外,去得遠了,他才拎起一邊的茶壺,躡手躡腳地推開了門.零↑九△小↓說△網

成帝正煩惱,忽見安順進來,垂著頭,給換了茶,又垂目退至一邊,成帝隨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連喝了幾口.細看了看,問:"新茶麼?"安順忙上前一步:"這是昨兒西華寺方丈剛拿來的,說是今年只一棵發芽,共得了五兩新葉."

成帝又呷了幾口,放下,安順忙上前續上.茶香嫋嫋,成帝看著杯里的碧色茶湯,心情舒爽了不少,信口說了一句:"這茶不錯,待會給太後送點去,還有春意宮馨......"忽頓住.臉色轉陰.抿茶不語.

安順偷眼瞧了眼,繼續續水,狀似無意:"馨美人聽說鬧著要出宮呢!"

成帝臉一黑,手中茶杯頓在桌上,發出一聲響.安順垂手退立一側.

賽敏這幾日在宮中聽不得外面的消息,每每想出門,就有兩個嬤嬤面無表情地上前,就那麼恭身站著,也不出聲.正焦急,忽聞外間有人進來,抬頭一瞧,成帝大步邁進.心中一喜,正待上前,卻見成帝身後一內侍轉出,跨前一步:"馨美人聽旨!"

她一驚,抬頭,望向成帝,成帝眼光飄移,越過她看向身後博古架,那里盡是珍奇古玩,每一件都是他著人精心挑選的.

這里就像一個黃金打造的籠子,精巧富麗,看得出主人是花了心思的.

她恍惚,只聞小太監安順尖細的聲音回蕩在寢殿內......她踉蹌著起身,冷汗涔涔:要她去城門口勸降父親.阿爹竟被吊在城門,巳整整四日?她竟一點不知道.阿爹至死不肯降,成帝要她出面去勸阿爹低頭認錯,臣服,向天下人懺悔.這比殺了他更痛苦罷?

剛得到消息時,她也怨恨過,既然要起兵,又為何送她入宮?那要她怎麼辦?父親不是一向最疼她的麼?她百思不得其解,接下來,又被擔心所代替,但從此卻失去了一切消息來源,她與木珠兒及春意宮的一眾宮人被禁足在春意宮,不得走出宮門.也不許任何人探視.是呵,她本就沒有朋友.早就引來眾人的嫉妒,高興都來不及,還有誰會來看她?

她清楚,自己一旦出現在父親面前,父親必是不願的,是比死還大的侮辱罷?如此,自己還是了解的,既然已經做了,那她這個女兒也不能丟了他的臉罷.

至于成帝,她苦笑一笑,今日聖旨既來,她已經被放棄了,他是寵她,但在江山面前,她微不足道,父親不也是這樣的嗎?想著,她閉上了眼睛,兩行清淚緩緩流下,打濕了白玉似的臉頰......

顧欣妍聽聞到消息時,雙腿發軟,她強撐著趕到春意宮,見兩個內侍正抬了賽敏出來,一裘白布嚴嚴實實地蓋著,只看見兩只鞋子,鞋頭繡著並蒂蓮花的花樣,是她教她的纏枝花樣,因她喜歡跳舞,鞋底特意納薄了.

她只覺得喉嚨發堵,嘴干.透不過氣來:一杯毒酒,就這樣了結了一朵怒放的鮮花,她才十七歲.那麼美,又那麼善良.顧欣妍每次看到她,就像看到一道陽光:絢麗,奔放.在這宮里,她是顧欣妍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賽敏真心待她,她感覺得到.她在宮內沒有朋友,每個人都視她為眼中釘.所以,她格外珍惜這份友情.顧欣妍也是.

之前戰亂,成帝封了她的宮門,不是在保護她麼?她還松了一口氣.強按住去探望她的沖動,也為了她好.可才幾天,現在就為了沒有去城門勸降,就賜死?

不自覺,捏緊了手中的哨子,剛才情急之中竟帶了出來,她還沒有教她如何吹響鷹哨呢.

後面兩個宮女一身素衣跟了出來,是她的侍女.兩人自發地跟在後面,邊上宮人都避得遠遠地,以異樣的眼光看著她倆.成帝賜死罪妃,不允許身邊人帶孝,是為大不敬.她們兩個又不是賽敏貼身帶過來的.又一想,木珠兒已經一頭撞死,隨了主子去了.偌大的春意宮也就只有她們兩個能送馨美人最後一程.可是,忠心是不假,馨美人已逝,總要為自己的以後考慮罷?

顧欣妍不動,看著兩個宮女呆呆地從面前走過.漸漸去得遠了,那是通往西角門的,這是要扔到......顧欣妍大慟,掩面痛哭失聲,宮人詫異地看著她.

許久,顧欣妍才止住了淚,淚眼婆娑地望了一眼春意宮,里頭一個小宮女走了出來,一楞,原是良美人的宮人.忽想起,得找傅芳菲說情,給馨美人這那兩個宮女派個好去處,莫叫人欺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