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替罪羊


早有兩個嬤嬤帶過玲瓏來,本一臉死灰的玲瓏見了淑妃,眼睛里亮了一亮,忙"撲通"一聲跪下.

淑妃偷眼細瞧了,見她臉色蒼白,衣衫還算整齊,並不似受過拷打的樣子,心中稍定.她不自然地避開玲瓏殷殷望過來的目光,目光一閃,伸手一巴掌就甩了過去:"作死的小蹄子,被鬼迷了心竅不成?德妃娘娘的小乖哪里惹了你......竟和一條狗這樣較真,真真是,那可是淑妃娘娘的命根子.如今把娘娘氣成這樣,拿了你這條命都不夠陪的?"

玲瓏不敢躲,生生受了這一掌.淑妃是真下了重手,那臉上登時就腫了起來.她一聲不吭,轉而對著德妃"砰砰砰"地猛力叩起頭來.

德妃仿佛吃了一嚇,劇烈地咳了起來,止都止不住,直把個臉憋得氣都喘不上來,哀哀地拉著成帝的手,珠淚漣漣.

瑾姑忙上前一下一下地在後背給她順著氣,成帝輕握著德妃的手:"還不趕緊拖下去,沒見嚇著娘娘了麼?"

淑妃大喜,急揮手:"拖下去!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德妃握著成帝的手猛力一緊.

"慢著!"成帝忙抬手.德妃又猛力咳了兩聲,才喘勻了氣,輕聲說:"妹妹稍等!容我......問一句話!"

說著不待淑妃回答,顫抖著手指著玲瓏說:"如今你主子在這,我只問你一句:為何要把小乖拔了毛,扔到顧榮華院子里?"說著冷笑一聲:"你別告訴我是隨手亂扔?"

成帝轉身,目光寒冽:"且從實道來,不然,"他一頓,看了淑妃一眼,沉:"自有叫你開口的法子!"

玲瓏死死低著頭,看不清表情.

一旁的瑾姑忙開口:"玲瓏姑娘,你就實說了吧,莫要累及家人."

玲瓏渾身一顫,驀地抬頭,臉色慘白,緊抿嘴,驚疑不定地看了一眼成帝.

淑妃幽幽出聲:"玲瓏,快說了吧,皇上說的是,莫要累及家人."說著用帕子按了按眼角,一副悲痛狀.

玲瓏目光轉過來,目光一縮,刹那死灰般呆滯,稍頃,木木地叩了一個頭,啞著聲,說出了二日來第一句話:"奴婢該死,是奴婢沖撞過顧美人,被訓斥,不忿,逐起了歹心害她.奴婢位卑,就借德妃娘娘的小狗,想著給她一個懲誡,奴婢該死!奴婢該死!與他人無關."

說著,忽轉身對著淑妃叩了兩個頭,抬起時,悲聲:"淑妃娘娘保重!"

成帝忙叫:"攔住她!"

卻哪里來得及,玲瓏自知今日必難逃一死,早已存了死志.只不過,終究不舍,尚抱了絲絲希翼,適才見了淑妃手中之物,再無想法,只求速死,不遭罪.故卯足了平生力氣,對准柱子猛力撞了上去,又哪里攔得住,只撞得頭破血流,軟倒在地,進前已是只有出得氣沒有入的氣了.

拎起一看,腦袋竟軟塌塌地歪在一邊,竟是脖子折斷了.

成帝黑著臉,怒聲:"賤婢!竟敢在朕面前自戕?來人,把她拖下去......."

一旁呆愣的淑妃才反應過來,忙撩衣下跪:"皇上,她已得到懲誡,懇請皇上開恩,留她全尸!"


成帝轉向淑妃,目光銳利:淑妃自己的事還沒理清,怎麼......"

淑妃一突,但還是硬著頭皮,伏身下去,叩頭不起.又眼角余光,見得玲瓏雙眼微闔,正對著自己,忙閉上眼睛,心內也是五味雜陳.

剛才自己情急拿出那個玉扣,套在手腕上.玲瓏家四代單傳,這青玉扣是傳家寶,玲瓏自然認得.

淑妃覺得胸口憋悶得難受,玲瓏是她最得力的助手,如今卻這樣折了.她頭觸地,心潮起伏,又怕德妃不肯罷休,竟是一幅不肯抬起頭來的樣子.

德妃亦不想玲瓏竟這樣烈性,吃了一驚,倒有幾分欽佩.不過今日的目的已達到,她望了眼伏地不起的淑妃,一臉不忍地轉向成帝:"皇上,算了吧!玲瓏既已.......妾身也不忍.皇上也知妾身最見不得血腥,淑妃妹妹說得對,著人埋了吧."

說著,低聲對淑妃說:"妹妹快起吧!地上涼得很."

成帝這才緩了臉色,對淑妃說:"起吧!"頓了頓,又說:""管好你宮里的人!"

淑妃這才敢起,不敢看玲瓏,揮手叫跟來的小內待抬了玲瓏走.鵑兒忙尋了一條毯子蓋在玲瓏身上,晃晃悠悠地抬了出去.

淑妃陰著臉步出瑤華宮,周邊宮人大氣不敢出.

鵑兒默不作聲地跟在身邊,後面遠遠地跟著玲瓏的擔架.她兩腿直打飄,玲瓏姐姐就這樣沒了.那樣聰慧的一個人,竟也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抬眼看向前方的淑妃,忙跟上,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覺得沒來由地涼颼颼的.

顧欣妍聽得這個消息,已是傍晚,她正與傳芳菲在下棋.聞聽,拈起一個棋子,半天才落下:又是一只替罪羊.不過,沒了玲瓏這個左膀右臂,她行事也該收斂點吧?

德妃的動作還真快,簡單有效.

傅芳菲默不作聲地看了一眼顧欣妍,輕輕地說:"玲瓏是淑妃的得力助手,這下子折了,嘖嘖,也就只有德妃才有這個能力.換個人,不定就吃了啞巴虧呢."忽意識到失言,忙抱歉地看了欣妍一眼.顧欣妍手不停,繼續下了一子,說:"你說得沒錯,我不就吃了啞巴虧."

兩人又下了一回,周才人過來,也就停了.

周才人帶回來一個讓大家感到新奇的消息:十日後,要來一位異族美女.據說此女乃是西部草原嗒嗒木部落的公主.

嗒嗒木部一直是西部草原上的游牧民族,與大縉國一直保持有貿易關系.每年向大縉國提供大量良馬,以換取糧食布匹.

因年前鬧饑荒,大縉國無償向嗒嗒木部支援布匹,糧草,助其過冬.嗒嗒木部此次除了多提供300匹良馬以外,還送出了他們部落的美人:賽敏公主.

傅芳菲一轉眼,說:"你說這位公主高鼻子,藍眼睛?那不是妖怪麼?"周才人笑著說:"是呢.她們都這般說.我有好奇呢?"

顧欣妍一笑,心想:"莫不是混血兒?"她倒有點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