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荷包


高姑姑與紅芍站在緊閉的木門前,拍了數遍,也不見人.透過漏風的門縫望進去,也是大門緊閉.此已是小巷盡頭,一旁有好事婦人探出頭來觀望.紅芍上前問了,卻說是從昨兒下晌一家人出去就沒見回來.說著驚疑地上下打量紅芍一眾人等.

紅芍悄悄瞥了一眼黑著臉的高姑姑,笑著說了幾句話,那婦人方才笑著關上門.

高姑姑與紅芍兩人一聲不吭地立在地下已有半柱香.高晞月站在一扇紫檀木架屏風邊上,一雙妙目盯著上面那繁瑣精致的百鳥朝鳳鏤空圖,半天不曾作聲.兩人忐忑,不敢抬頭,許久才聞得幾個字:"下去罷!"兩人輕輕的籲了一口氣,紅芍忙悄聲退出了寢殿.

殿內,高姑姑想了想,屈身上前,輕聲說:"都怪奴婢,還是慢了一步."

陽光透過鏤空的圖紋空隙,形成斑駁的的影子,印在高晞月的臉上,看不清神情.

許久,她才用手輕撫著鳳凰的尾羽,輕笑一聲:"慢?不,快不了的.怕是人還在蕙意宮時就已備好了.只等著看我們的笑話呢.看來,終歸是我小瞧她了!"

高姑姑神色一凜,肅了臉色.

顧欣妍聽安琴說完,吃了一驚:"死了?"

安琴低聲:"說是畏罪自殺.人用了片席子裹著,這會子早抬往城外去了."

顧欣妍看著茶湯,低聲:"自殺?"安琴點頭:"說是咬舌自盡,皇後娘娘都給嚇著了,這會子正召太醫呢.皇上命扔到城外亂葬崗去,說是如此窮凶極惡的人,當誅九族,死了到便宜她了."

誅九族,顧欣妍一哆嗦,雖然這望兒害得是她,可這誅九族,她還是覺得太過驚悚.誰家沒有親戚,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降.任誰都冤得慌.

她聲音干澀:"真誅了?"

安琴點頭又搖頭,說:"皇後娘娘求情,說九族太過,就三族吧.並想見見她家里人.但搜遍全城,竟然憑空消失了.皇上大怒,已經派出人手去追查."

這件事情,宮里已經傳遍了,劉太後拍案發怒,命把望兒的尸體就扔在亂葬崗,不許埋葬,任一眾野狗撕扯.又命各宮清理一遍宮人,有不妥的,均丟往內刑司.如今各宮的宮人,人人自危,辦事更是小心謹慎,生怕哪里出了差錯,就借此給發落出去.

顧欣妍因為是這件事的受害者,成帝過來陪了她三日,並一道聖旨,擢升為榮華.

顧欣妍看著聖旨,覺得有點可笑,又覺得有點可悲,笑著笑著,眼淚就下來了.傅芳菲看著這樣的顧欣妍,也覺得有點難過.這種感覺,她感同身受.她抓住顧欣妍的手,不說話.

皇後也派人送來禮物,來的竟是高姑姑.顧欣妍驚了一跳,忙恭敬迎進屋內.

高姑姑矜持地笑著,說:"顧榮華無須客氣.皇後娘娘說了,榮華受委屈了,盡快養好身子,早日給皇家開支散葉."說著,挨近顧欣妍,悄聲遞給顧欣妍一個小紙包,飛快地說:"在望兒身上得到這個.榮華可見過?"

說著,攤開手掌.顧欣妍望一眼,見是一個精致的荷包,她接過,攏在手心里,高姑姑一笑,告辭出去.

顧欣妍呆了一會,叫進來環翠她們,拿出那個荷包,讓它們辨認.安琴接在手上,仔細翻看,見是用的明繡的散錯針法,繡得是荷花的圖案.針法細膩,濃淡得宜,粉色的荷花栩栩如生.整個荷包很是精致,針腳細密,料子用的竟是蜀錦.

惠意宮的宮人用的料子大都是云緞,也是宮中最常見的料子.似這種稀有昂貴的蜀錦哪里是她們用得起的.至少是各宮主位娘娘才有.即使有也是用剩下的邊角料,舍不得亂丟,拿來做個鞋面什麼的.


顧欣妍約莫心里有數,但還是問一遍她們:"可是見過?"

安琴與環翠均搖搖頭.婷兒卻咬了咬唇,欲言又止.

顧欣妍瞧了她一眼,輕飄飄一句:"有話就說."

婷兒見他大家向她望來.心一橫,說:"上回我聽圓芳說過,她們宮里的玲瓏姐姐,很得淑妃娘娘的歡心,竟然把蜀錦賞與她做了帕子.玲瓏很是大方,與她同屋的娟兒竟也得了一條.圓芳羨慕得要死呢."

顧欣妍一凌,:"是麼?那麼玲瓏擅長什麼針法?"

婷兒搖頭.

安琴抬頭說:"這麼一說,奴婢到是記起來了.玲瓏針線最是拿手,會多種針法.奴婢以前還跟她請教過呢.至于這個散錯針,會不會就不曉得了."又道:"可向針線房的張嬤嬤打聽,她以前是教玲瓏她們這一批的教習師傅,玲瓏可是她最得意的弟子."

顧欣妍點一點頭,說:"去吧,機靈著點."安琴應聲去了.

環翠出聲:"主子!"顧欣妍揮手讓她下去.

她自是知道環翠要說什麼,皇後已經有了答案,卻要高姑姑特意過來提點自己.自己當然不能辜負皇後的美意.再則,自己心里也憋著一團火,也該讓自己瀉一瀉.

但是該怎麼瀉?她暫時還沒有想好,且走且看吧!

過了幾日,安琴回來,對顧欣妍說,都對上了!張嬤嬤說,玲瓏的散錯針法是她的絕活.

顧欣妍心內微寒,雖一早料到,心里還是有那麼一點難受.

都說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她這是招誰惹誰了?要這麼下死手?後宮難混,她一早知道,可這無妄之災……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

淑妃,想起傅芳菲之前的話,她在心里警惕,連皇後都要避其鋒芒的人,自己可得小心,不然,自己會不會變成下一個望兒?

隔天,德妃宮里的小環去洗衣房送洗衣服,拿回來一看竟然拿錯了衣裳,忙央著蘭花兒陪她一道去換回來.蘭花兒瞥了一眼籃子里的衣物,說:"去找洗衣房的,這樣也會拿錯,多耽誤事兒."又說小環:"你也是,人家給錯也就罷了,難不成你也會認錯?"

小環苦著臉,:"姐姐莫說了.我也是一時大意,看到面上這件藍衣,就以為是我們的,也沒細看.走吧.要不,別人再拿了我們的,可就麻煩了."

蘭花兒挑著眼說:"什麼藍衣,還能一模一樣不成?我看看."小環忙指著疊在最上面的一件外套說:"諾,就是這件.是不是與我們娘娘那件差不離?"

蘭花兒抖開一看,是件緞面長衫,衣料是內務府發放的平洲緞,也是宮妃最常用的.因有些料子用的人多,也有嬪妃賞給身邊得臉的大丫頭裁衣.德妃就曾經給過平兒.只不過宮女的衣服在裁制上有別于宮妃.

這件衣服明顯是宮女穿的.蘭花兒放下手中衣裳,說:"你也太眼拙了,這怎麼會是我們娘娘的衣服?你瞧這領子和袖口的……"小環訕笑著:"這不,粗略看了一眼麼?"

蘭花兒逐也不再多說,收好衣服,兩人相伴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