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功虧一潰
g,更新快,無彈窗,!

高皇後望著座下的望兒,眼中喜悅之色一閃而過,她輕輕地用茶杯蓋一下一下地嗑著杯沿,一聲不吭.

高姑姑一努嘴,一個嬤嬤上前一步,一把揪過望兒的發髻,狠狠地向後一扯,望兒的臉便露了出來.兩眼惶恐地望著皇後,又驚慌的撇開眼睛去.

高姑姑板著臉,盯著望兒:"望兒,是誰給你的藥?"

望兒連連搖頭,因發被揪住,表情古怪:"沒有,沒有人,是奴婢……"啪的一聲,高姑姑一巴掌甩了過去,望兒的臉立時被打得歪向了一邊,:"小蹄子,還不老實.憑你,也弄得到那兩味藥?"

一邊把藥包摔向她的腳邊.里面的東西登時散了一地.高皇後慢條斯理地撥弄手邊盤子上的一個荷包.輕啟朱唇:"那兩味藥到也罷了,只這麝香,你倒告訴我,哪來的?莫不是偷來的?那也笑話了,這麼大的麝香,你倒是告訴本宮,到哪兒偷去?"一邊說,一邊斜著眼睛瞟了一眼望兒,望兒嚇得一抖,不敢看高皇後,只一味地搖頭.

高姑姑上前一步說:"娘娘,這丫頭忒不老實.這荷包還是紅芍聞著味,從她腰間找出來的.她到也不怕,竟貼身帶著,縫在了夾層.里頭塞了一些香料.要不是紅芍鼻子尖,還真發現不了."

說著向一旁的紅芍贊許一笑,紅芍激動得臉頰微微發紅.

望兒頹然低下頭,不吭聲,眼睛里眼淚卻是流了出來.啪嗒啪嗒地砸在青石地面上,她情知今日不能善了.如今只能死抗著,不松口,希望那位能來搭救她,雖希望渺茫,但也只能盡力一試.

謀害皇嗣,這個罪名她可不敢擔,也擔不了.雖事實已經做了,但一旦認了下來,可是要誅九族的.雖她不清楚,她的九族有哪些人,但娘和兩個弟弟……她苦澀一笑,為了兩個弟弟,她也要抗著.

高皇後瞟了望兒一眼,心內興奮得發狂,終于給她抓到把柄了.這真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只要坐實了,就是神仙也得叫她脫層皮.她眼光熱切,朝高姑姑一努嘴,高姑姑會意,退後一步,立時兩個小太監上前,拖了望兒出去.

須臾,耳房傳來含糊不清的嗚嗚聲,極其沉悶壓抑,像從地底下傳出來似的,一旁的紅芍不禁縮了縮腦袋.

稍傾,望兒重被拖了進來,紅芍悄悄抬頭望了一眼,心髒緊縮:望兒全身衣衫濕透,臉上白得駭人,雙眼緊閉,已是昏死過去.雙腿間鮮血淋漓,暗紅色的血跡沿著小腿往下蜿蜒,間或斷了,滴答一聲滴在青灰色的地面上,斑斑點點,很快湮沒.

她悄悄地別開眼,再不敢看.

兩個小太監手一松,望兒軟軟地倒在地上,

高姑姑一揮手,立時一盆冷水嘩地兜頭潑下.望兒皺著眉,呻呤一聲,卻未醒.

高晞月不悅地看一眼高姑姑:把人弄成這樣,還怎麼審?

高姑姑也皺了皺眉頭,這個望兒也太不經折騰,一下就昏死過去.又想,也許長時未用那器具了,下手可能手重了點.

忙弓腰上前,雙手去搯人中,卻掐得青紫,仍是未醒.

看著臉色發黑的皇後,高姑姑一凜,伸出雙手,掀開望兒衣襟下擺,一手探入兩腿間,一用力,"嗯"的一聲悶哼,望兒陡然睜開了眼,雙目通紅,滿是痛苦,驚懼,絕望......

高姑姑悻悻地甩著鮮血淋漓的右手,接過宮女遞過的棉巾,擦了擦,一把扔到銅盆里,立時銅盆里的水被洇紅了.

"望兒"高晞月傾身往前,溫聲細語:"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罷,本宮保你全家性命,如何?"

望兒顫巍巍地抬頭,努力看向高座上的皇後,雙眼發花.她眯了眯眼,神情木木的.

高姑姑見狀又大聲重複了一遍,末了瞪向她,眼光狠厲,望兒一顫,不寒而栗,剛才那一遭,她實在不想再來一遍了,那種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她......

可要說了,那下場?想到那個人,她抖起來,心如死灰,再無生路……一咬牙,一狠心,雙唇一閉,用力咬了下去."噗哧"一聲,嘴里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手一歪,倒在地上,不停抽搐.

高姑姑一聲驚呼,想阻已是來不及,搶上前,伸手到鼻間抖抖索索地一探,癱坐在地,已是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了.

她不敢抬頭,腦袋深深地埋了下去,暗暗自責,早知這個望兒如此不經拷打,就該拿了她的老子娘來,如今弄成這樣,皇後娘娘她......

座上的高晞月雙眼通紅,恨恨地盯著地上的望兒,驚詫,憤怒,失望,一時各種情緒紛擁至來,半晌不曾說話.

良久,目光一轉,憤恨的目光轉向高姑姑,心道:瑤琴是愈發不會做事了,這事兒竟辦成這樣......

高姑姑身子一抖.頭垂得更加低了.直恨不得咬舌自盡的是自己,也不會壞了娘娘的事兒.這好不容易得了對方這麼大的一個把柄在手,生生叫自己給毀了.

想著,恨恨地看向地上已經斷氣的望兒,卻是駭了一跳:望兒猶睜著大大的圓眼睛,直直地瞪著自己,饒是她久經世事.也不禁脊背發涼.

她忙起身,指揮兩個小太監把人拖出去,又叫打來一桶水,把那塊地沖洗乾淨,很快地面潔淨如新,只余幾絲淡淡的血腥氣,爐子里的熏香彌漫開來,很快就消散殆盡.

做完這一切,高姑姑揮手屏退下人,諾諾地挨到高系月面前,羞愧地:"娘娘."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低垂著頭.

高系月一直冷眼看著她行事,這會見她跪了下來,一愣,禁不住輕歎一口氣:"罷了.也不是你的錯.也是我大意了.怪只怪我的運氣不好……"

高姑姑更加無地自容,直哽著聲道:"不,娘娘,是奴婢的錯,一早應該想到的……"高系月快速打斷了她的話:"事已至此,多說無益.速去查查這個望兒,看看可有其它的法子."

高姑姑忙抬頭,說:"娘娘,這個望兒是京城人氏,她的爹娘俱都住在西城葫蘆巷".

高系月看她一眼,她忙從地上爬起來,一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