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字帖
g,更新快,無彈窗,!

早起,小宮女望兒來報,說陳太後宮中傳話,問欣妍上次的佛經可得?32

欣妍忙從桌上拿過金剛經,前幾日剛抄完.細心地逐頁整理好,用個匣子裝了,喚上安琴去往華禧宮.

一路上走過,春風習習,吹得人臉上暖洋洋的.兩人放慢了腳步,一路有迎春花開在夾道兩邊,嫩黃色的花朵在風中顫巍巍地晃動,間或有三兩只不知名的小飛蟲盤旋在上空,顧欣妍邊看邊走,不覺放慢了腳步.

華禧宮內,陳太後正站在小亭子里,看著小宮女往魚池里頭投魚食.一把魚餌扔下去,還沒沉到一半,就被蜂擁的魚兒一搶而光.再投一把,還是如此.小宮女正待投第三把,陳太後抬手制止了:"行了,喂個七分飽就行,記著,要不,下回該使喚不動了."

小宮女諾諾稱是,端著食盆下去了.

剛進門的德妃微微笑,理了理鬢發,上前輕喚一聲:"太後."

陳太後轉身,見是德妃,笑容滿面:"你怎的來了?身體大好了麼?"

面色蒼白的德妃,因用了口脂,顯得臉色更加地白.她莞爾一笑,細聲:"勞太後掛念,嬪妾只是春來天氣乍暖還寒,一時不適應,倒讓太後擔心了."

先前之事,陳太後也略有耳聞,逐笑一笑,不再提.

兩人到了亭子里坐下,品茶閑話.德妃強撐著坐了半個時辰,起身,向太後告辭.

德妃一行轉身走過回廊,迎面遇見顧欣妍匆匆而來.

猛丁見到德妃,顧欣妍一怔,條件反射,立時退在一邊,德妃從她面前走過,欣妍才省過來,焦急出聲:"娘娘",雙眼定定地看著德妃.

瑾姑忙上前一步,扶著德妃:"娘娘小心!"看著顧欣妍,眼里是掩飾不住的厭惡.又一低頭掩飾住.

顧欣妍看著被瑾姑擋住大半個身子的德妃,臉色潮紅,看著欣妍,眼神飄忽,不發一言.稍頓,扶著平兒的手,繼續往前邁步.

顧欣妍還待再說,一直默不作聲在一邊的看著的瑩姑方開口:"顧美人!"

顧欣妍只得作罷.

她倒底不甘心,又回頭望望走遠的德妃,瑾姑剛回過頭來,對了個正著,恨恨地瞪了她一眼.顧欣妍搖頭苦笑.

抬頭收拾起失落感,笑著跟在瑩姑後面.陳太後端坐亭子里,正看著池子里的魚兒嬉戲.欣妍上前見過,奉上抄好的佛經.陳太後打開蓋子,掃了一遍,禁不住心下贊歎: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硬是寫出了三分英氣.

欣妍端詳著太後的神情,知是滿意了,也微微露出笑容.太後之前送了恁多貴重的東西,俗話說:"無功不受祿",顧欣妍總覺得不做點什麼,心里總覺得惴惴不安.

這金剛經也是上次無意中聽陳太後抱怨那字太小,蚊蠅似的,眼晴看著吃力.逐自告奮勇說可以抄了送過來,這一接過來,足足抄了小半年時間才得.

顧欣妍的字源自顧老夫人.顧老夫人年輕時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風靡建安城.而顧欣妍姐弟的書畫又是顧知章親自啟蒙的.

顧欣妍的字就形成了自己的風格:柔中帶鋼,嬌而不媚.

太後示意欣妍坐,滿意地打量著她:知書,識禮,知進退!

她瞟了瑩姑一眼,瑩姑上前一步,親熱地說:"顧美人,快請坐."

顧欣妍受寵若驚,堪堪挨著凳邊坐了.隔著圍欄,池子里有魚兒正游得歡.她望向池中,盯著瞧了一會,發現竟不是尋常的紅色錦鯉,而是一種黑灰色的魚,並不悅目.心下疑惑,不由地又望了望.偌大的池子里,只有五六條碩大的魚在游動.間或一甩尾巴,撩起一大片水花.

她轉過眼,忽想起什麼,複向池底一細細打量,果然沒有其它魚,干乾淨淨.

她收回目光,心下訝然.竟有人喜歡養這種魚.這種黑魚,專門吃小魚,所養的水域除了與自己差不多大的同類,別的魚基本消失殆盡.這是有名的食肉魚.樣子又不好看,身上的花斑紋很像某種動物,欣妍一向對蛇這種動物,敬而遠之.

瑩姑捧上一個匣子來,陳太後拿開匣蓋,溫聲說:"顧美人一手好字,哀家這有一幅字帖,放著也是浪費.不如贈了你,也落得個好去處."

顧欣妍看到盒子里放著一本泛黃的字帖,知是好東西.吃了一嚇.忙站起來,連連推辭,不敢受.這陳太後三番兩次地示好,顧欣妍心里不踏實了,她這個人向來相信天上沒有掉餡餅的事.

陳太後咪咪笑,瑩姑蓋上盒蓋,輕輕推到顧欣妍面前,顧欣妍再推辭不得,只得惴惴地收了.

又坐著吃了一回茶,才告辭走了.

顧欣妍走在回去的路上,心里汗顏,覺得自己像極了打秋風的,每回來都帶走東西,真是……

平兒和蘭花兒看著顧欣妍遠去的身影,平兒說:"你可看仔細了,是這個背影嗎?"蘭花兒肯定點頭:"沒錯,就是這身藍色的衣裙.顏色不會錯的."

平兒斜睨了她一眼,不確定地:"隔那麼遠,你可瞧准了,這種衣料宮里多的是.你上回不還把小環瞧成是我?"

蘭花兒急了:"那,除了她還有誰?隔那麼遠,她又走得快,難不成我還能看到她的釵環臉面不成."

她盯著遠去的顧欣妍,雙手比劃著,猶不服氣,忽瞪大了一雙杏仁眼眼,"呀"了一聲:"這顧美人的頭發怎麼短了?那天我記得一直拖到腰以下的."她用手比劃著.

平兒眼睛一亮,抓住她的胳膊:"當真?可別又……"

蘭花兒急得眼睛瞪大:"絕對沒錯,因當時一陣風吹過,頭發全散開了,黑鴉鴉的,可漂亮了,就像那個姐姐常說的什麼什麼天女什麼花."她訕笑著,平兒瞪她一眼,忙打住,又端正了臉色:""真的,腰都遮住了.我還羨慕這顧美人的腰可真是細."

平兒靜默了半晌,一拉蘭花兒,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