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小乖身死
g,更新快,無彈窗,!

欣妍看著水缸里這條光溜溜的肉狗時,只覺得胃里一陣翻騰.

缸里面的小狗渾身的長毛被拔掉,身子縮小了整整一圈.粉色的皮膚被燙得東一塊西一塊的耷拉著,傷處發著白.毛茸茸的狗頭上睜著大大的圓眼睛,好像很是驚愕,舌頭耷拉出一大截來.是小乖.

小全子上前一步,想撈出來扔掉.顧欣妍還未來得及阻止,就聽一陣腳步聲,抬頭一瞧,德妃身邊的大宮女平兒帶著一個小宮女一臉煞白地站在後面,驚懼的目光上下打量著在場的一眾人等.

安琴臉色一變,上前一步想擋,卻已來不及.蘭花兒一把推開她,幾步跨到缸前,定定地望著泡得發白的狗,眼睛發紅,慢慢地撇下嘴角,竟"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平兒肅著臉,吩咐一同來的小太監用抓籬把狗撈了上來,四下瞧了瞧,問旁邊甯昭媛的宮女尋來一個盆子,放了進去.回身扯了還在痛哭的蘭花兒,向顧欣妍屈身一禮,竟自去了.從頭至尾不曾說過一個字.

"哎"安琴回過神來,欲待追出去,才邁了兩步,環翠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安琴詫異回頭,見環翠向她搖搖頭.

顧欣妍筆直地立在水缸邊,腦袋嗡嗡作響,直覺得腦仁生疼.廊下一眾宮人竊竊私語,目光各異.

良久,她疲憊地一揮手,驅散眾人,緩緩走回房內.她的心里有太多疑點,可一團亂麻,不知從何理起.她需要好好靜一靜……

屋外,環翠看著顧心妍的背影,一跺腳,問小全子,:"瑤花宮的人怎麼進來的?怎麼就沒人通報一聲?婷兒呢?"

婷兒瑟縮著探出頭來,不敢看環翠,囁嚅著嘴唇:"奴婢,奴婢……"

環翠厲聲呵斥:"定是躲懶去了,說過幾次了?現下好了,捅了這麼大的簍子,看你……"

環翠越說越氣,這個婷兒,不好好守門,定是剛才也跑後院湊熱鬧來了.依她的性子,有熱鬧瞧,那還呆得住.還待在說,里頭顧欣妍忽出聲:"行了,都散了吧."

環翠瞪了一眼婷兒,與安琴一道進屋子里去了.婷兒呆在原地,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懊悔不已.

房內,顧欣妍坐在椅子上,看著安琴與環翠,面色無波,說:"說說罷.小乖如何出現在後院的?昨晚的門是誰關的?還有,早起,誰第一個發現的?都說說看."

兩人對望了一眼,安琴先開口:"昨晚的門是福康關的,奴婢睡前檢查過……"欣妍又問了幾個問題,安琴都一一答了,環翠又做了補充.

欣妍擺手讓她倆出去了,自己靠坐在椅背上,百思不得其解,照這樣說來,入夜院門已關,里外數道宮門,怎麼進來的?難不成從天上掉下來的不成?

她望著窗台上的熏香爐子,可能換了香,竟不是慣常用的茉莉熏香,換成了味道濃重的丁香,熏得人頭腦發暈.她起身掀開爐蓋,捏了幾片佛手干下去,很快,佛手的清香絲絲蔓延開,她吸了吸鼻子,立時覺得舒爽不少.

站在窗前,望著外面,外面陽光明媚,一派生機,可她卻覺得發冷……

德妃望了一眼盆里的那團肉,閉了閉眼,良久,輕聲說:"埋了吧."

平兒低頭退了出去,只見懸掛著的簾子晃動個不停.德妃定定地盯了一會,欲起身,身子一晃,頹然倒在了椅子上.一旁的瑾姑一聲輕呼,上前一步:"娘娘."

許久,德妃嚶嚀一聲,長籲了一口氣,睜開眼睛.

眼里滿是濃濃的哀傷,喃喃地:"小乖,我的小乖.為什麼連它也不給我留下?……"

瑾姑大慟,哽著聲道:"這些人忒麼狠心?這個顧美人,平時還真沒有看出來.娘娘,切莫輕饒了她."

德妃仿若未聞,整個人眼神空洞,好似什麼都不在意,竟似入定.

瑾姑咬牙,回頭見平兒在簾子外張望,揮揮手,悄聲走出去,問:"埋了?"

平兒點頭.又望了一眼屋里,眼眶潮濕.瑾姑拉了她出去,轉到外邊廊下,才恨恨地說:"不能就這麼算了,打量著咱們主子娘娘好說話,連一個小小的美人也敢."

平兒遲疑了一下,說:"她的膽子也太大了,好像不能吧?是不是……"

瑾姑打斷她的話,說:"有什麼不可能?在她宮里撈出來的,隔了三四道宮門,誰能冤了她去?再說,蘭花兒不是說了,看到她了?定是沒錯的.小乖她抱過,相熟,一般的人也近不了小乖的身."

平兒張了張嘴,卻無話可駁,逐閉了嘴.

德妃懨懨地好幾日,平兒他們看在眼里,憂心得很.自大皇子逝後,德妃有一段時間就是這樣的,整天呆呆地,整個宮殿死氣沉沉.

後來,甯將軍特地從邊關回來一趟,帶回了一只通體雪白的小狗來.說是大皇子一早就跟他要的,找了許久,近日終于找到了.

德妃死灰般的眼底終于有了生氣,顫抖著接過小狗來,那小白狗也乖巧,用溫熱的舌頭舔著德妃的手心,德妃的眼淚當時就下來了,哭著,哭著,竟然咧嘴笑了起來.

自此,小白狗就在瑤華宮里安了家,取名小乖.瑤華宮也因小乖的到來而重新煥發出生機來,闔宮上下都拿小乖當幸運狗,伺候它就像主子似的精心.蘭花兒就是專門伺候小乖的.

這樣的小乖,如今卻……

瑾姑眼睛里閃過一股恨意.

顧欣妍聽說德妃病了,她猜想是因為小乖的緣故,逐硬著頭皮,備了禮上門探望,卻連門都沒讓進.

主仆三人立在宮門口,來往的宮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們,環翠與安琴低著頭,不時偷瞟一眼面無表情的顧欣妍.

瑾姑跨出門來,向顧欣妍草草一施禮,平聲說道:"顧美人請回吧,娘娘身體抱恙,不能見客."說完,不待欣妍回答,轉身就走.

顧欣妍平靜開口:"煩請姑姑代為通傳,望娘娘好好保重.嬪妾過幾日再來看望……"

瑾姑停住腳步,截住欣妍的話語:"不敢當.顧美人真為我們娘娘好,就不該來."說完,並未轉頭,噔噔噔地徑直往里面去了.

環翠氣道:"你……"

欣妍低下頭,輕聲說了句:"回吧!"說完,自顧抬腳走了.環翠一跺腳,趕緊與安琴跟上.

門後,瑾姑哼了一聲,平兒看看瑾姑,又看看遠去的欣妍,歎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