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遷宮


這日,顧欣妍去看傅芳菲,簾子一掀,乳母抱過朱啟來.朱啟頭戴一頂大紅色鑲金邊的軟緞帽,襯得奶白的皮膚粉粉的.兩人逗弄了一會.顧欣妍解開隨身帶來的包袱,拿出里頭新做的小衣,遞給沬兒,吩咐道:"拿去用開水燙一燙,多洗幾次,這樣穿著才不硌."沫兒笑著接過,與環翠一同下去了.

傅芳菲看著欣妍說:"你又做這許多.上次拿來的還沒用完,且歇一歇罷,針線房里會預備的."

欣妍笑著說:"小孩子長得快,多備點用得著.五皇子這般可愛,每次看見他就覺得要多做點才好."

芳菲就看著欣妍的眼睛說:"既然喜歡,干脆搬過來與我一處住著,豈不更好?"

顧欣妍笑笑,快手快腳地疊著包袱皮.

傅芳菲歎一口氣,逐不再勸說.她一早就與顧欣妍說了這事情,但欣妍只說蕙意宮住慣了,清靜.她知道顧欣妍的脾氣,看著柔弱,卻是極有主意的,就不再勉強.

只是到底不死心,想著再勸說一回.

兩人又說了一些別的事兒,欣妍起身告辭.

迎面碰見周才人嫋嫋而來,見了欣妍施禮.欣妍看著周才人,猜到她的來意,一笑,側身讓她進去.

傅芳菲聽得周才人來訪,彎唇一笑,對沫兒說:"讓她進來吧!"

周才人進得門來,見廊下新擺了兩大盆的杜鵑花,紅豔豔的,比一般的杜鵑要大得多.這應該是禦花園那邊的溫室里搬過來的.

沫兒掀開簾子,一股熱風迎面撲來,里頭竟擺了四角都擺了火籠子,架子上一盆綠蘭正開得旺.時值隆冬,屋子里卻暖洋洋的猶如陽春三月,只一會,就熱得鼻尖冒汗.

傅芳菲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小襖,靠坐在床上.正就著小宮女的手小口:地吃著燕窩粥.

見周才人來了,笑著抬頭,示意她坐.

周才人眼底閃過一絲豔羨,稍瞬即逝.寒暄了幾句,外面乳母抱了朱啟進來.五皇子剛吃飽,睜著一雙烏溜溜的眼睛好奇地四處看.

傅芳菲伸手接過,周才人也湊上前去,笑著誇獎:"五皇子可真俊,和皇上就像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傅芳菲抿著最笑.別人跨她兒子,她還是受用的.

其實,朱啟長得並不太像成帝,更像她點.特別是那額頭,與她一模一樣,傅夫人說五皇子像傅玉衍也沒說錯,他們兄妹都天庭飽滿,傅玉衍更甚,襯著一雙濃眉,英氣十足.

俗話說"外甥像舅"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周才人逗弄了一會,拿出一個禮盒,打開.里面是一個小小的金鑲玉長命鎖.因嬰孩皮膚嬌嫩,虛虛地掛在朱啟的肩上.

那塊玉的成色水頭很好,晶瑩剔透.傅芳菲瞥了一眼,心想:聽聞這個周才人的娘舅是做茶葉生意的,看來當真不錯,瞧這出手.

她笑著謝過,招呼周才人喝茶.房間里暖洋洋,周才人端著青花纏枝茶盅,熱騰騰的水汽迷蒙了眼睛,她斟酌著如何說.

傳芳菲靜靜地喝著茶,等著周才人開口......

晚間,顧欣妍見周才人回來眉眼飛揚,走路都帶著笑.猜想定是如願以償了.

四月十八是個好日子,傳芳菲遷宮,陽華宮.同一天,旨下,傳婕妤誕育皇嗣有功,升為充儀,列九嬪之位.

周才人搬出蕙意宮,搬入陽華宮西偏殿.


甯昭媛坐在正殿寢室,砸碎了兩個杯子.桌面上滴溜溜滾著一個杯蓋,茶葉漬和著褐色的茶汁順著桌角往下淌.

侍女立在一旁想伸手收拾,覷著甯嬪的臉色,小心翼翼地往前邁了兩步,"砰"的一聲,又一個杯子飛過來,堪堪砸在腳面.

侍女只覺得腳面一陣熱辣辣的,剛沏的茶,還燙著,不敢吱聲.

往里縮了縮腳,甯昭媛卻眼尖瞧見了,緩了緩臉色,歎一口氣,說:"下去罷."又一頓:"把這收拾一下."

說著,緩緩起身,走到榻旁躺下,闔目不語,只不斷起伏的****泄露了心事.

顧欣妍一早就幫著傅芳菲搬家.忙乎了半天,傅芳菲強拉了她在花廳坐下,說:"歇著罷.下人自會歸置,你也不嫌累得慌.往後日子且長著呢."

一旁的周才人也笑著說:"充儀娘娘說得是呢.往後咱們這陽華宮呀可是得長長久久呢."三人相視而笑.

忽聞小內侍來報,說劉太後著人送來賀禮.三人忙起身,傅芳菲更是一迭聲地叫著沫兒.

沫兒正在指揮一眾小宮女搬東西,她現在已是陽華宮的管事宮女,小宮女都要遵稱她一聲沫兒姑娘.

她飛快地跑過來,領著兩個小宮女跟在傅芳菲後頭.

太後跟前的林公公正笑眯眯地坐在前廳喝茶,旁邊跟來的兩個小太監手捧兩個碩大的禮盒齜牙咧嘴,卻不敢放下.

見傅芳菲出來,忙起身,彎腰施禮:"見過充儀娘娘."說著抬起頭來,白胖的臉上笑得親熱:"太後娘娘惦記著五皇子,一早命奴才收拾了這些小玩意,給五皇子閑時耍著玩."

說著,一努嘴,一旁的小太監忙邁前一步,林公公掀開盒蓋,

一組大小不一的白玉小人,或坐,或爬,或躺,惟妙惟肖,很是精巧.旁邊還有一個青玉九連環.

另一個盒子里有黃金制的人馬轉輪,小陀螺,紅玉的棋盒.更有一對小鐃鈸,響聲清脆,余音不斷.

傅芳菲滿臉笑容,吩咐沫兒等人上前接過,小心抬往里面.又連聲吩咐內侍換茶,林公公卻起身告辭.

傅芳菲送到廳外,沫兒上前,塞了一個鼓鼓囊囊的荷包于林公公,他不動聲色地收了,笑得愈發溫和.

出得陽華宮大門,他眯眼瞧了瞧陽華宮三個鎦金大字,心道:"這後宮風向要變了."

傅府,傅夫人正催促王媽媽把一尊"事事如意"玉石擺件小心地裝盒.因盒子太大,正往四圍填塞填充的軟緞.

傅玉衍大步走進來,傅夫人忙招手:"你看看,這個送給你妹子,可好?"

傅玉衍懶懶地一笑,說"好!"

傅夫人寵溺地一笑,抽出帕子給兒子擦拭額上的細汗:"這一大早是跑哪去了?瞧這一腦門子的汗."

傅玉衍一躲,無奈拿過傅夫人手中的帕子,說:"娘,我自己來.都多大了."一旁的王媽媽抿著嘴笑:"少爺多大,在夫人眼里都是小孩."

傅夫人笑著丟開手,叫王媽媽快著點兒,今日傅芳菲遷宮,她得趕著吉時去.

傅玉衍快速拭了下汗,正待把帕子還給母親,忽然目光一頓,展開仔細一看,是一塊細軟的絹帕,不是母親慣常用的棉帕子.天青色的帕面底下繡著精巧的花樣.

他抬頭瞧了一眼傅夫人,她正幫著王媽媽合力往盒子里塞絹布.逐悄悄側轉身,對著窗戶展開細看,認得是一個妍字.設計得巧妙,乍一看,還以為是花樣.他悄悄地攏緊了,複抬頭望一眼傅夫人,大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