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傳家寶
g,更新快,無彈窗,!

欣妍低頭坐下,吃了一個果子,吐出好大一個果核,正待扔掉,范美人挨了過來,推過一個空盤子,笑著說:"放這里罷!"

欣妍笑笑,謝過.

范美人也回以一笑,轉過頭去,繼續看戲.

欣妍對范美人印象頗好,話不多,脾氣也好.幾乎不說人事非,幾次在怡景宮碰到,都善意地與欣妍微笑致意.

壽筵散場後還早,欣妍不放心,與范美人一起送傳芳菲回去.傳芳菲亮晶晶地盯著欣妍,要她把太後賞的手串拿出來欣賞.

欣妍無奈地擼下來,托在手上.

這是一串三色碧璽,共三種不同顏色的珠子.藍色,綠色,黃色.藍的純淨,綠的翠綠,黃的金黃,均顏色通透,粒大飽滿.在燭火下亮晶晶地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傳芳菲一聲驚呼,雙眼直勾勾地盯著,驚叫:"好通透的碧璽!倒底是太後,出手好大方!"

她羨慕地套在手上轉了轉,癟著嘴說:"我最喜歡這種鮮豔的顏色了,看著好漂亮!我祖母也有一條這樣的手串,但成色沒這個好,特別是藍色的,似這樣通透的,很稀有的."她數了數:"你這足足有五顆呢!"

又笑著說:"可惜沒有紅色的!我更喜歡紅色的.對了,"她話題忽一轉,"我大哥有一塊血玉,也不知哪兒得來的,寶貝得不得了!摸都不讓我摸,生怕我會拐了他的."

欣妍的眼皮一跳,血玉?

她心虛地問:"血玉?多大的?"

傅芳菲誇張地叫:"血玉唉!阿妍!有價無市.據說此玉有靈性,能疪佑它的主人."她比了一下腕:相傳高祖曾有一塊這麼大的血玉平安扣,戴著它,避過了追兵.才有了如今的大縉國.後來,這塊玉被當作寶玉隨高祖下葬.之後就再沒見血玉出現過."

她看著欣妍越睜越大的眼睛,得意地說:"大哥那塊有這麼大."她歪著頭,用兩個手指比劃著說:"這麼大罷."

"我問他討了好多次,他都不肯給.我告訴祖父去,祖父竟不幫我,還說,要作為傳家寶呢!"

她小心翼翼地看著傳芳菲的眼睛:"你大哥他......成親了?"

傳芳菲一撅嘴,:"正說呢!與他一般大的早成親生子了.我娘急得不得了,老念叨!我們傳家可三代單傳呢."

欣妍眨著眼睛說:"啊?

傅芳菲歎口氣,誰知道呢?看來大哥是必要給我帶回個九天仙女的嫂子才成?

然後一笑:"不說他了!阿妍,你幫我看看這衣服是否緊了?感覺今天坐著勒得慌."

欣妍作勢瞧了瞧,說:"是呢!好像又小了!"......

蕙意宮.

顧欣妍看著桌上一個緞面大禮盒,眼皮跳了跳.盒里是一條珍珠項鏈與一幅珍珠耳環,色澤柔和,個個有小指肚大.

她望向瑩姑,舌頭有點打結:"瑩姑姑,太後這是?"

瑩姑望向欣妍,笑得柔和:"太後娘娘感謝顧美人的生辰禮,很是喜歡呢.這是太後的一點心意.顧美人快收起來罷."

欣妍只得喚環翠收好,又吩環翠奉上一個荷包,里面裝了一個小銀祼子並兩條帕子!

瑩姑推辭了一會,也就收下了.臨出門時,看了呆怔的欣妍一眼,走了.

屋內顧欣妍猶自望著禮盒發呆,停了一瞬,又拿出那串碧璽來,放在一起,看了一會,不知為何,總覺得心里發虛.這也太貴重了.怨不得她的眼皮子淺,這手串姑且不論,可今兒又送來的這珍珠,都是上好的東珠.別說那串項鏈了,單論那對耳環,就價值不菲.

難道說這陳太後身家太過豐厚,隨便拿出一樣來就是價值連城的珠寶?欣妍覺得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

思量了一會,不得要領,逐不去想它,只吩咐環翠小心收到里間.

翌日,欣妍精心備了一些吃食,著安琴送往華禧宮.

瑩姑打開食盒蓋,端出一盤子點心來.用小銀刀細細切了,拿個小竹簽叉了,遞給陳太後.

陳太後閉著眼,張嘴咬了,微微笑:"不錯,入口即化,且不膩.是個手巧的."又抬手對瑩姑說:"你也吃兩塊."

瑩姑彎腰謝過,也拈起一塊吃了.心下贊許,這味道是不錯,與當年的素心有得一拼,喉嚨一哽,竟咽不下去了.

陳太後又吃了一塊,揮手叫收拾了.瑩姑終壯著膽子,試探了一句:"這顧美人做點心的手藝當真不差,奴婢覺著比當年的素心姐姐還要做得好呢?"一邊低了頭,眼睛卻偷偷覷著陳太後,心怦怦直跳.

陳太後"唔"了一聲,靜默了一會,方說:"素心麼……"竟不言語了.

瑩姑失望,又不敢再多說,只得端了盤子退下,心下卻更加疑惑.

欣妍從芳菲處出來,見天氣尚好,逐沿著甬道漫步,忽眼前一花,斜刺里躥出一團白影來.定睛一瞧,竟是一只白毛小狗,跑起來長毛飛揚,如一團輕盈的云絮.

欣妍心下稀奇,穿越到這里,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寵物狗.她不禁跟著多瞧了兩眼.

忽聞後方傳來腳步聲,未等欣妍轉頭,小白狗"刷"地一聲,躥了過去.

德妃笑吟吟地站在那,小白狗正繞著她的腳打圈.德妃一伸手,它就爬了上去.

欣妍忙見過德妃.

德妃抱著小白狗,寵溺地拍拍它的腦袋,狗兒睜著一雙琉璃似的大眼,搖頭晃腦,伸著粉紅的小舌頭舔著德妃的手.

欣妍心下喜愛,拿過一旁侍女盤子里的蜜餞試探著喂了它一顆.它竟一口叼了,吞了下去,眨巴著眼珠,竟掙脫德妃的手,輕盈地跳到地上.豎起兩條後腿,立了起來,兩只前爪搭在一起,在欣妍腳後跟轉悠著.

欣妍啞然失笑,又揀了一顆扔過去,它一縱身,接了,複抬頭,親昵地挨著欣妍的腳後跟趴了下來,欣妍低頭瞧它一眼,它"汪"了一聲,甩著尾巴.

欣妍看著有趣,抿著嘴笑.

德妃眼光一閃,拿帕掩嘴:"這小乖,小沒良心的,枉我這麼疼它.看看,給了二塊糖,就巴成這樣......"

欣妍樂不可支,笑著接口說:"可不就得巴著點,吃了我的糖,哪有白吃的理?"

德妃笑而不語.卻說:"太後賞的手串怎不戴著?"

欣妍剛要答話,德妃卻抬手阻止,意味深長地瞥她一眼,附身抱起小白狗走了.

欣妍怔怔地呆在原地,忽省過來,望著遠去的德妃,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