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蛛絲馬跡


顧欣怡心下暗自生疑,按下不提.

她回到寢殿,心里莫名有點躁,這種感覺很糟糕,明明知道對方有不妥,卻苦于無從下手.

她一人在梳妝台前靜坐了一會,尋了根畫眉的黛條出來,信手拿張信箋胡亂畫著.她一向心思縝密,只是她不感興趣的事,她懶得費心罷了.

前世她做程序設計時,可以幾天幾夜連續奮戰,一門心思,全然不顧,連班里那些男生,都不得不佩服她.

她拼的就是那股子韌勁.只要她認定的事兒,她可以不吃飯,不睡覺,也非要弄個明白不可.

眼下,她對王充媛有了疑心,就心里怎麼都放不下.她給自己泡了一杯茶,快速喝了幾口,拿石黛條當筆紙上分別寫下梯子,貓,卯時,王充媛幾個字.

畫來畫去,還是覺得從梯子開始著手,怡景宮內梯子是有定數的,應該可以查得出來.關鍵是找誰去查問不露痕跡.

她思慮了半晌,還是要找沫兒.

下晌去怡景宮的時候,她悄聲把沫兒叫到一旁,如此這般吩咐了一番.沫兒機靈地點頭而去.

她回到傅芳菲房內,正好碰見周才人出來,便約著一道走了.路上,周才人偷瞟了欣妍幾次,幾番欲言又止.欣妍因心中有事,並未注意,只低著頭疾走,周才人逐也咽了回去.

周才人回到房內,春兒掩上房門,悄聲問:"主子,可曾說了?"

周才人端起桌上的涼茶一飲而盡,悻悻地說:"提倒是提了,被她拿話岔過去了."又撇著嘴道:"看樣子,是想叫這位搬過去呢."

春兒想了想,安慰她:"主子且別急,依奴婢看,這位到不像是想過去的."

周才人懶懶地一撩眼皮:"怎麼可能?要不是傅芳菲,顧欣妍哪那麼快侍寢?還不是她上趕著巴結的.你沒看她見天地往那邊跑,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才是怡景宮的人呢!"

春兒近前一步,悄聲說:"奴婢說句不該說的話……"看一眼周才人,周才人橫她一眼,不耐地:"照說就是,哪來的這許多幺蛾子?"

春兒這才輕聲道:"如果奴婢是她,早搬了鋪蓋卷兒過去了,豈不更顯得誠心?何苦,天天來回跑,費這事兒?"

周才人一想,也是,逐又歡喜起來.但終究不放心,與春兒商議還是得探探顧欣妍的口風.

這廂欣妍心里記掛著事,成帝來時,面上就帶了出來,成帝察覺.見著她怔怔地盯著杯子發呆,不虞地碰了一下杯蓋,發出"叮"地一聲.

欣妍一激靈,忙笑著說:"可是茶涼了,嬪妾這就去換."

說著,就要起身,成帝咳了一聲,她訕訕地縮回了手,低頭複又坐了回去.就見一個烏鴉鴉的頭頂,耳垂上兩顆紅寶一晃一晃地閃著光,晃得成帝心里癢癢地,輕笑一聲,伸手一把摟過了她……

這天,欣妍剛坐下與芳菲說了沒幾句,沫兒端了水盆進來,朝欣妍眨眨眼.芳菲見了,納悶問沫兒:"做什麼幺蛾子?"

沫兒為難地看看欣妍,芳菲笑罵:"你主子我在這兒,你瞧著她做甚?"

欣妍伸手去銅盆里淨手,回頭笑著說道:"怎麼,借你丫頭用一下不行麼?你這大著肚子呢,也不嫌累得慌?合著還怕我倆串通了謀害了你不成?

傅芳菲起身,笑著作勢去撕欣妍的嘴:我只不過多問一句,你就編排出這一大通話來,讓我瞧瞧,好利的一張嘴!"

欣妍笑著討饒,兩人笑作一團,欣妍又拿別的話岔開去,傅芳菲逐不再提.


沫兒在外間等欣妍,等得焦急.欣妍一出來,她迫不及待地湊到耳邊說了幾句.

欣妍臉色肅然:"當真?可問明白了?"

沫兒肯定地點點頭,說:"奴婢問了好幾人,確定沒錯."

欣妍按捺住情緒,沉聲說:"曉得了.再去問問這附近哪里有貓巢!"

沫兒咬著嘴唇,應聲去了.

欣妍坐在小杌子上,看著藥罐子突突地往外冒著熱氣,眼神迷離,心里就如這水汽一般,潮潮地難受.

如沫兒所說的,這王充媛是脫離不了干系了,只是她還真敢?萬一事發,可是要誅九族的.

想起剛沫兒說的,事發兩天前,流翠宮有人來借梯子.她的眼眸一暗,看來,是早有預謀.現只待落實貓的事情,就八九不離十了.

她越想越心驚,不敢往深處去想,可偏偏這個念頭一旦紮根就死死地駐在心里,再來一點雨露,就生根發芽......

一連幾天,沫兒那都沒有消息,欣妍又悄悄遣了小全子去探問.

又是過了好幾日,事情終于有了眉目:富康發現流翠宮東側有野貓出入,並有一窩貓仔.

欣妍一看,全對上了.現在就剩下人了.那麼高的牆,要搬梯子,需要一把力氣,肯定不是小宮女能辦到的.

她在心中默默篩選了一遍,貼身的的人就那麼幾個,這種事又不可能隨便抓個小太監就成的.

心里很快有了譜,仍舊著沫兒去核對.沫兒因心里有愧,很是賣力,仔細記了那個太監的體貌特征,去與先前的小太監去重新核對.

那個小太監雖記得不是很清,但大致也對上了!

顧欣妍雖早有懷疑,但真確認,心中還是驚駭,:"她還真敢!"

繼而竟想到了四皇子,心中更是驚疑,竟輾轉反側,至半夜才睡去.

翌日,早起晚了點,到了怡景宮,卻見傳芳菲正睜著兩只滾圓的眸子瞪著自己,沫兒低頭立在一旁.

她訕笑著,欲待拿話掩過去,芳菲已是開口:"說罷!是誰?"

她看芳菲神情,情知瞞不過去.便約略地把自己的猜測大致說了一遍.說完就有點後悔了,芳菲的臉色鐵青,怔怔地盯著虛空不說話.,

她和沫兒都不敢說話.

良久,她試探著叫了一聲"傳姐姐?"芳菲回過神,定定地看了欣妍一眼,斂目,輕聲說:"無事.藥可好了?"

沫兒應聲端過一旁早放著的湯藥,傅芳菲接過,一仰脖一飲而盡.接過棉巾,拭了拭嘴,緩緩地靠著被子歪下,再不言語!

欣妍擔心地瞧了她一眼,默默地陪在身邊,良久,看一眼似睡去的傅芳菲,悄然退了出去.

身後,傳芳菲的眼睛悄然睜開,雙手輕撫著高高隆起的肚子,眼里一絲凌厲,稍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