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血玉蝗


他訝異地又細細看了一眼,沒錯,檀香木鐲子,他親手雕刻的,送給傅芳菲的生辰禮.

欣妍的手修長,白膩,映襯著紫紅色的鐲子,特別顯眼.他心中思量,傅芳菲的手較豐腴,這鐲子顧欣妍戴著似乎顯得有點松了.

欣妍見傅玉衍定定地盯著自己的手,低頭一瞧,刹時明白過來,忙不迭地往後縮了縮,訥訥地:"那個,芳菲……"一時張口結舌,不知說什麼好.直把個臉脹紅得像剛煮熟的蝦子.

耳邊只聽得傳來傅玉衍的一聲輕笑:"無妨,戴著挺好."

欣妍正不知如何自處時,耳邊忽聽得"咚咚"的腳步聲,是環翠上來了.

她籲了一口氣,抬頭正待說什麼,一怔,人呢?

環翠氣喘籲籲地跑上來,抱怨著:"主子,等急了吧?望兒今兒竟沒燒水,奴婢只得跑到前頭僧房那兒去討了一點來.主子快喝."

欣妍小口地喝著杯里的水,偷偷抬眼望去,耳邊只聽得"沙沙"的樹葉聲,哪里還有傅玉衍的影子.

環翠又抽出絹帕遞給欣妍擦汗,欣妍忽想起袖子里的那方帕子,暗自懊惱.

傅玉衍隱在一旁樹林里,目送欣妍主仆離開,轉身往另一個方向快速離開.

他回到營地,親兵迎上來,牽過他的馬匹.他一頭鑽進營帳,翻開隨身小包袱,找出里頭一個黑色的木匣子.

他雙手托起置于桌上,摸索了一陣,打開暗扣,赫然一團血紅跳了出來,竟是一小塊血玉.

在黑色絲綢的底面襯托下,玉色純正豔麗,紅得耀眼!

他用兩個手指緩緩摩挲著,慢慢地嘴角浮起一絲笑容.

陳太後用過午膳後,接過瑩姑遞上來的巾帕,擦了擦嘴角,靠著圈椅坐下,隨手拿起一串佛珠手串,摩挲著,微微閉眼,似在沉思.

一旁的瑩姑悄悄地覷了眼閉目不語的陳太後,幾番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自發現素心的尸骨後,瑩姑心里就壓了塊巨石,一個疑問一直縈繞在心頭,時日越長壓得越重,直壓得她快要喘不過氣來!

她幾次三番想問一問陳太後:素心當日不是離宮嫁人了嗎?

可每回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要怎麼問?當日素心走的前一晚還跟她道別,她猶還記得素心把手上的銀鐲子擦了又擦,亮亮的,她知道,那是她自小定親的信物.身為皇後身邊的大宮女,素心有不少首飾,但這個銀鐲子她卻一直不曾摘下來過.

她看得久了,印象很是深刻,其實是一個很普通的銀鐲子,但這個鐲子刻的不是慣常的花紋而是魚紋.當時素心解釋說是因為她的小名叫魚兒,所以對方就要求銀匠刻了這個魚紋圖.

"魚兒,素心,魚兒"她喃喃在心里念叨著,全然沒發覺竟有淚滑下,座上的陳太後睜開眼斜睨了她一眼,複又合上.

在山上呆到第7日,這日午間,忽狂風大作,吹得瓦楞上的瓦片啪啪作響,樹上不時有斷了的枯枝飛到地上,庭院里一片狼藉.

到了下晌,雷電交加,竟"啪啪啪"下起豆大的雨點來.寺里僧人爭相奔走雨中,竟不帶雨具,任大雨淋個濕透.

陳太後與德妃,欣妍三人站在廊下,望著瓢泊大雨,雨點落在廊下激起水花濺上鞋祙,瑩姑拿傘來擋,陳太後呵呵笑著,全然不顧雨水濺濕了羅襪.

德妃也微笑著看著漫天雨霧,伸出手去接,不妨雨水打到手上,濺到了一旁欣妍的臉上.

欣妍"呀"了一聲,兩人相視而笑!

這場雨一直下到第二日才停.


陳太後當即決定明日起程回宮,大家都忙亂著收拾東西,環翠與望兒兩人一件一件地整理裝箱.欣妍呆著看了一會,走出院子,鬼始神差地,慢慢地往旁邊那條小路行去.

她走得極慢,做賊似的心虛,走了一段路,覺得不妥,又往回走.

剛下過雨,泥土松軟,她蹭了蹭沾在鞋底的泥,自嘲:"自己這是怎麼了?一次碰到是偶然,怎麼可能呢?"

想了想,攏緊了袖里的帕子,抬腳邁下台階.忽目光一頓,石階邊的泥土上,分明有一個腳印,清晣地印在松軟的泥地里.她下意識地抬腳看看,那分明是一個男子的腳印.

她的心怦怦跳了起來,急轉身,傳王衍正拾級而下,兩雙眼睛陡然對上,雙方俱一怔.

傳玉衍笑了,眼睛亮晶晶地盯著欣妍,笑得開懷.

欣妍臊得脖子都紅了,就像一個偷糖吃被抓的小孩,手足無措.

傅玉衍還在笑,她羞惱低頭,急轉身要走,匆忙間,抓出帕子往前一遞:"還你!"

傳玉衍伸手來接,欣妍抽回手,卻被傳王衍連手帶帕一把抓住,不待欣妍出聲,快速塞了一樣東西在她手心,輕笑著說:"送你的!"

說完,不待欣妍回答,抽回帕子說:"這個我收回."轉身幾步躥下石階,一下就沒影了.

欣妍好久才回過神來,慢慢攤開手心,赫然躺著一枚紅豔豔的玉蝗.

雕得極是細膩,可見雕的人是用了功夫的.玉蝗觸手溫潤,還帶著體溫,想必是一直握著的緣故.

欣妍慢慢地拿出荷包,掏出里面的東西,把玉蝗塞了進去,捏了捏,抬眼看了下周圍,快步邁下台階.

遠處的傳玉衍悄悄地呼了一口氣,嘴角微微上翹.

他熬了五個夜,終于雕出這枚玉蝗.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雕一只蝗蟲,只是拿著那塊玉的時候,腦子里就浮現出了欣妍當日坐在桌前侃侃而談的樣子,不知怎麼地,心中一動就雕了一只蝗蟲.

陳太後她們第二天一早下山回宮,一路上,但見百姓奔走相告.久旱逢甘霖,人人臉上洋溢著喜氣!

看到車駕過來,眾多老農竟遠遠地對著她們的車隊遙遙相拜.與來時相比,車隊快了不少,大家歸心似箭,一路上只歇息了一次.

欣妍坐在車里,雖也顛得難受,但因心里喜悅,竟也熬得住.

她幾次掀開車簾偷偷地往外張望,但再未看到傅玉衍的身影.

成帝早率百官到城門相迎.太後滿臉笑容端坐車中,一時,百官恭迎,百姓夾道歡迎,欣妍在車內感受著那種熱鬧的場面,也是感慨萬分.

晚間,皇後在翊坤宮為太後接風洗塵,眾妃俱往,席間,欣妍陪著多喝了兩盅果子酒,有人還待再勸,被德妃攔下.

宴後,皇上皇後均賞了許多的東西,小內侍幫著送到蕙意宮.

不知什麼時候,欣妍迷糊醒來時,環翠與安琴正在分類收拾,欣妍唬了一跳:"這麼多?"

她看著堆了半榻的布匹,禮盒發起了呆:自己這是發了?

第二日,去看芳菲時,聽聞王充媛昨晚侍寢,環翠她們憤憤不平,欣妍一笑.

歇了晌午覺,陪芳菲遛彎.芳菲肚子很是大,每天補品吃著,飽了就坐那不動,肚子像個皮球似的,漲得飛快.

欣妍擔心她到時侯不好生,幾回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