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慶功


傅玉衍滅蝗有功,短短十幾日就滅了大半的蝗蟲,尤以潥縣戰績最好,損失也最小.

成帝接到捷報,喜得仰天大笑三聲,一掃連日來的陰影,即刻擬旨,八百里加急,著傅玉衍加快滅蝗速度,並加派人手趕去平州支援.

又旨潥縣縣丞顧知章,擢升為平州知府,全力協助傅玉衍繼續做好災後重建工作.

欣妍大喜,眼里噙著淚花咧開嘴站在當院毫無形像地"嘿嘿"笑了起來.

當傳芳菲挺著個碩大的肚子艱難走來時,正看到欣妍的這幅德行.

不過她也很是高興,懶得取笑欣妍,只對小全子等笑罵道:"你們倒是跑得快,一轉眼就沒影了.叫我們一陣好追."

欣妍上前一步,環住傳芳菲的手,濃濃的鼻音:"傳姐姐,你聽到了麼,太好了!太好了!"

傅芳菲也笑著說:"可不是麼?我這顆心,可真真兒落地了,瓷實了!"

兩人相視而笑,眼里都有淚花.

忽然,欣妍"噯喲"一聲,忙扶傅芳菲往屋里走:"姐姐這大著肚子呢,快進里邊歇著去!"

芳菲笑瞪了欣妍一眼,道:"難為你還記得我這肚子?"欣妍陪笑,嘿嘿笑著,扶她往里走:"姐姐,抬高腳,這有門檻......姐姐,這邊繞,這桌角怎麼這麼尖,趕明兒換了它……"巴拉巴拉,身後,環翠一眾人低頭輕笑.

整個下午,西偏殿不時傳出爽朗的笑聲,隔著門都能聽到.

主殿,甯昭媛皺了皺眉,放下手中的書.侍女夏荷快步上前掩上窗戶,甯昭媛擺擺手:"開著罷,怪熱的."

夏荷捧過一邊的茶來,見甯昭媛擺手,逐放下,接過一旁小宮女的扇子輕輕地扇著風,輕聲說:"奴婢打聽過了,說是此次治蝗很成功呢.皇上很是高興!看來......"她朝西配殿方向擠擠眼.

甯昭媛煩躁地按一按額頭:"豈止皇上高興,有人比皇上還高興.這一下晌,就沒消停過......"

"罷了,不看了.去李妹妹那轉轉去吧,好久沒見她了!都是這蟲子鬧的."甯昭媛起身,夏荷忙招呼小宮女跟上.

七日後,傳玉衍他們班師回轉,成帝在永和殿大設宴席,百官陪同.一時,傳玉衍風光無限,新任平州知府顧知章也成了一眾焦點!

宴後,成帝特旨准許傳芳菲與欣妍見上各自父兄一面.

欣妍與芳菲在側殿等得焦急!自接到內侍通知起,她們就早早地在側殿候著了.欣妍更是一步都不敢走開,上來的茶水早涼了,硬是不曾喝,生怕萬一那啥,就錯過了.

環翠與沫兒出去不知探了幾回,一遍又一遍地抓著大殿的小太監不放.被問的小太監倒是笑咪咪地,有問必答,不曾嫌煩.

傳芳菲示意沫兒悄悄地塞了兩個銀踝子,小太監愈發殷勤,自發跑到前頭去候著.

終于小太監跑過來說:"來了!來了!"

欣妍兩人忙起身,各自回到屋內坐好.


一會有腳步聲傳來,欣妍探頭一看,一個身形痩削的中年男子,身著一身嶄新朝服,跟在內侍身後穩步進來,可不就是顧知章?

父女相見,分外欣喜,欣妍忍住擁抱父親的沖動,細細打量:顧知章原本白晳的臉孔曬得黧黑,更瘦了,但精神看著尚好!兩只眼睛煜煜發光,看著欣妍滿是笑意.

兩人坐下,絮絮地說了許多話,欣妍得知父親還未來得及歸家,想了想,叫環翠回轉去.一會拿來兩個筆袋,欣妍接過來,雙手遞給父親說:"衡哥兒進學了,這是閑來繡得的."

顧知章接過,青色的細布上頭繡的是墨竹,欣妍的畫是她啟蒙的,他一眼就認出來了.

他小心地收好,放進袖籠里.抬頭看著女兒,一年多未見,長高了不少,已快夠到他鼻子.兩只眼睛黑亮黑亮地,緊抿著嘴倔犟的樣子既不像他,也不像李氏.

他眼里有點熱熱的,忙低頭借喝茶掩飾.

不多時,內侍進來,顧知章起身,隨著出去了.走到門口,他回轉身看了看欣妍,張了張嘴,囁嚅著想說什麼,終低頭出去了.

欣妍怔怔地看著父親的背影,眨了眨眼里溢出的淚花.她唏噓了一回,起身出門.

剛邁出門檻,遠遠地看到傳玉衍正走過來,正欲避開,傅玉衍已大步到了面前.

待到近前,他雙手抱拳,低聲說了句:"多謝!"說完,不待欣妍說什麼,已轉身大步而去!

欣妍怔了一會,也帶環翠回了.

遠處,傅玉衍探手入懷,摸了摸貼胸而放的信件,複大步而去.

欣妍回到蕙意宮,剛歇了一會兒,外邊報說皇後懿旨到,著蕙意宮一眾人等出門迎旨.

欣妍低著頭,小黃門讀得很慢,拖長了聲調,欣妍腦袋隆隆作響,自己這是升了?不會是做夢吧?

美人,連升兩級.她有點暈,幸福來得太快,她被一個大餡餅給砸中了.

回到寢殿,她還暈暈乎乎地.

環翠帶著二個宮女,二個小太監過來給她請安,才反應過來.是哦!按照規矩,美人的宮人有6個.

她回過神來,粗略看了一下新來的宮人,迅速地作了分配:兩個年齡最小的,負責灑掃,漿洗;兩個小宮女先跟著安琴.身邊仍留環翠貼身伺候!

分派完畢,人交給安琴他們,自回房內歇息了.一會兒,出來時見環翠板著臉,正一本正經地訓誡新來的宮人.這些都是新從宮人所過來的,看著很是稚嫩.只有一個小太監,叫福康的,年紀稍長,看著很是老成,欣妍不禁多看了他兩眼.

思量了一下,欣妍開口讓他去幫著小全子,小全子很是高興,並無不妥,欣妍放下心來,遣了她們出去.

安琴與環翠自帶她們去安置,欣妍躺在床上,翻了一個滾複又坐起來:對了,自己的份例應該也上去了吧?差二個級別,份例可是也要上漲的.

她在心里細算著帳目,實在是手頭拮據,傳芳菲她們隨手打賞的銀子就夠她們主仆三人平時一日的開銷.

有時,她這個做主子的自己都覺得汗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