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癡兒
g,更新快,無彈窗,!

今日天氣甚好,周才人過來邀顧欣妍去游園.顧欣妍本待不去,耐不住周才人的熱情相邀,只得換了衣物,帶上安琴一起往禦花園去.

途經怡景宮,碰到傳芳菲出門,一問,就一起去了.

三人一路行來,時近深秋,道路兩旁樹葉金黃,幾個小太監在路旁灑掃.樹上不時飄下幾片葉子,晃晃悠悠地在石階上飛舞,旋轉著,有幾片落在顧欣妍腳面,微卷的葉邊,稍一動就落到了地面,踩上去唏嗦作響.

陽光照在人身上,暖暖的,周才人與傳芳菲說著什麼,傳芳菲笑個不停,引得路邊的宮人側目,又紛紛低頭.

顧欣妍笑看了周才人一眼,她倒是個自來熟,沒一會就與傅芳菲混熟了,瞧兩人有說有笑的.

欣妍這點不得不佩服周才人,她不善于與陌生人交流,只有在熟識的人面前,她才會侃大山.

周才人正誇獎傳芳菲的耳環:"婕妤姐姐這耳環漂亮得緊,與這簪子是一對麼?"

傳芳菲嬌笑著摸了摸耳環說:"是嗎?是皇上賞的呢,統共才戴過二次!"

"是嗎?"周才人誇張地叫,傳芳菲趕緊瞪了她一眼,她忙笑著掩嘴,瞧著傅芳菲的簪子,一雙眼晴羨慕得發亮.

傅芳菲也不小氣,逐拔下簪子給她細看.

"這玉真通透."

"當然,這是翡翠呢,是上好的玻璃種!"

"呀,這耳環是累絲工藝呢,多精巧的做工".

顧欣妍好笑地看著兩人嘰嘰咕咕地說著,很快就到了禦花園.

這時節,菊花,月季開得正旺.大朵大朵地肆意伸展著絲絨般的花瓣,連空氣里都彌漫著絲絲縷縷的花香,三人邊走邊看,好不愜意.

周才人招呼傳芳菲,:"婕妤姐姐,這邊的花好稀奇!"前邊假山下放著一排剛從溫室搬出來的花卉,應該是新品種,幾人懼沒見過,都圍過去瞧.

顧欣妍彎下腰去端詳面前一盆雙色茶花,嘖嘖稱奇.直起腰來時,眼角恍惚瞥見前方有人.定晴細看,見一嬪妃裝扮女子與一懷抱幼兒的乳母正緩步朝這邊走過來.

待得近了,顧欣妍忙彎腰施禮:"良美人安好!"周才人與傅芳菲聞聲朝這邊望來,周才人也問了好.良美人見了傳芳菲欲要行禮,被傅芳菲阻了.

眾人站定,旁邊小兒依依呀呀地揮著手.欣妍抬眼看去,好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皮膚白嫩,點墨似的眼睛,粉嫩的小嘴上還掛著亮晶晶的口水.

好可人的小人兒,顧欣妍心里暗贊.

傅芳菲贊歎一聲:"這是四皇子嗎?"

良美人溫婉一笑:"是呢!"

四皇子絞著藕節似的手,咧嘴嘻嘻笑著,淌了一手的口水.

傅芳菲小孩心性,拔下頭上的簪子,對著陽光一晃一晃的,逗著四皇子玩.四皇子咧著嘴,看著良美人,嘻嘻笑著.

傅芳菲逗他:"看這里,這里呢.亮晶晶."

良美人也叫他:"洛兒,亮晶晶,好看."邊用手指著傅芳菲的方向.

四皇子順著良美人的手看向傅芳菲,只一瞬,就轉回來依舊朝著良美人笑.

傅芳菲不死心,依舊逗弄,但這回四皇子卻不理她.

傅芳菲無趣地收起簪子,三人與良美人告辭,轉身望另一邊走.

也不知怎的,周才人忽然腳下一絆,撞到了傅芳菲的手,傅芳菲下意識地往旁邊一撐,推倒了架子上的一盆花,"嘩啦"一聲,摔在地上,發出好大一聲響.

良美人一驚,與乳母同時轉過頭來,傅芳菲尷尬地拍拍手上的土,歉意地說:"可嚇著四皇子了?"良美人笑笑說沒事,與乳母對視一眼,繼續向前走.

顧欣妍站在原地卻看得分明,剛才那麼大的響聲,四皇子都不曾轉過頭來,依舊笑嘻嘻地玩著手指,只良美人說話時才抬頭看了她一下.

她心里驚駭地浮現出一個念頭,又努力摒棄,"不可能,那麼玉雪可愛的一個孩子,怎麼會是……"

傅芳菲看她呆呆地,取笑她:"四皇子沒嚇倒.倒把你嚇著了?"

周才人也來拉她"走吧,那邊還有更好的景致呢.聽說新種了一批西域過來的花,……"

三人往東邊去,走了兩步,顧欣妍情不自禁又往良美人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

三人一直逛到晌午才回,顧欣妍回到房間,四腳朝天攤在榻上直喘氣.剛逛的時候不覺得,現在只覺得雙腿漲漲的.環翠打了熱水來,褪去羅襪,赫然發覺左腳大拇指邊上磨破了一層皮,怪道火辣辣地疼.

環翠驚呼一聲,忙托起欣妍的腳:"可浸不得水."一邊用手擰了濕帕子,仔細地放在腿上擦乾淨了.

環翠去倒水,欣妍坐到榻上,靠著團花大迎枕,閉目養神.腦子里卻想著四皇子,良美人.一會兒想:良美人知道麼?大約是知道的罷,母親的感覺應該是最靈敏的.一會兒又想:到底是天生的,還是後天的?如果是後天的,是有人要害他嗎......

胡思亂想地,竟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了.

夢里竟回到了顧府,衡哥兒奶聲奶氣地叫著"阿姐!"

那時她剛穿越到7歲的顧欣妍身上,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竟成了一個小籮莉,好幾天回不過神來.是衡哥兒,這個才3歲的小人兒,邁著小短腿,蹣跚地走到她面前,抓著她的手軟軟地叫她阿姐.她的心一下軟化了,這麼精致的一個小人兒......

忽然,衡哥兒的臉與四皇子的臉重疊在一起,嘻嘻笑著,她一下子驚醒過來.

睜眼一看,外邊竟已暗下來.環翠聞聲推進門來,打來水給她淨面,這才發覺自己竟一頭一臉的汗.

之後一連幾日,顧欣妍都蔫蔫的,提不起精神來.她知道自己是想家了.

進宮已經一年有余,不知衡哥兒他們怎麼樣了,應該長高了吧.她們也會想她的吧?

環翠坐在窗前繡一個香囊,不時擔心地看一眼顧欣妍,想勸慰又無從說起.

她除了小姐倒沒旁的親人,七歲被夫人買進府里,專門侍侯小姐.因她只身一人,故顧府遣散家仆的時候,李氏把她留下來了.這次欣妍進宮,她自然就跟過來了.對于她來說,小姐在哪,哪就是家!

夫人和小姐待她好,她知道.所以她無數次地告誡自己,一定要好好地照顧小姐.雖然現在叫主子,可她心里更願意叫"小姐!"

這日午後,欣妍與環翠安琴三人正在院中翻曬衣物,周才人急急跑來,拉著顧欣妍去傅芳菲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