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傅家


傅玉衍戌時才回到府上.守門的順子待要出聲,傅玉衍一抬手,順子噤了聲.乖覺地上前接過馬缰繩,拉著往馬廄去了.

傅玉衍一閃身,進了院子,很快就隱在黑暗里.

他沒有往臥房走,而是徑直往書房摸去.他輕輕地推開門,悄然無聲地走到桌案前,正准備點燈."怎麼現在才回?"窗邊陡地響起一陣低沉的聲音.

傳玉衍吹著了火折子,點亮了桌上的燈."爹,你什麼時候來的?"燈亮了,桌邊坐著一老者:粗黑的眉毛,高挺的鼻子,與傅玉衍長得有七成像.

大理寺少卿傅晨,今年五十有五.朝里如他這般年紀的,早做了祖父,兒孫滿堂.可傳家卻子嗣艱難,前頭一連三個孩子,都胎死腹中.

傅夫人到處求醫問藥,隔了三年,傅夫人終于生下傳玉衍,得了傳家的嫡長孫.傅家上下歡喜.傅老太爺親自給取名玉衍,"衍"意為延生,發展的意思.傅老太爺的用意很明顯,希望這個孩子給傅家帶來希望,子嗣延綿.

之後傳夫人又生下傳芳華.再沒動靜,傅夫人也死心了!誰知快四十歲時,又得了傳芳菲!

傅玉衍小時候並不嬌慣,傳老太爺行伍出身,傳玉衍八歲前都是跟著老太爺每天早起習武.八歲後成了嫡皇子的伴讀.

十八歲去了西北大營,二十三歲回京.傅夫人著急催他成親,可他總推三阻四,傳夫人拿他沒法子,就成天在傅晨耳邊嘮叨!

傳晨倒不急,自己不也是快三十才得了傅玉衍,說了兩次,見傅玉衍不搭腔,就撂開不提了!

此刻傅晨不滿地盯著傅玉衍:"怎麼現在才回."

傳玉衍嘻嘻一笑,"與幾個兄弟去東郊賽馬了."

傅晨正一正臉色,說:"菲兒怎麼樣?"

傅玉衍也正經起來,坐到桌前,伸手給傅父倒了一杯茶,才一五一十地說來.說話間他不自覺地略過了顧欣妍那段.

傅晨仔細聽著,偶尓插上一二句,面色凝重.傅玉衍看著老父的神色,安慰說:"父親且放心.皇上待妹妹不薄,以妹妹的聰明,必不會有事的!"

傳晨歎了口氣,說:"為了家里,委屈你妹子了!"

傅玉衍不語,妹妹本與俊青表哥訂親,雙方口頭約定年後小訂.誰知一道聖旨,生生拆散了一對有情人.

妹妹的哭聲他聽到了,為了傅家,為了他這個哥哥,傳芳菲進宮了!身為官家女子,傳芳菲自是明白輕重.傳家兩女,芳華已嫁,剩下就是她!本三年一選,芳菲及笄可以訂親,可天算不如人算,皇家提早選秀,傅家父子皆任要職,傳家女入選自是意料之中.

傅晨站了起來,拍了拍他的肩,出去了.傅玉衍回到桌前,伸手拉開抽屜,摸出一塊檀香木,挑亮燭火,細細雕了起來.

書房的燭火一直亮到拂曉才熄了.


傅大人早起上朝時看了一眼長子的書房,微歎了一聲,鑽進轎子走了.

傅玉衍行事穩重,敏銳,比他有過之而無不及.年紀輕輕就身居要職,連成帝都對他另眼相看.傅老爺子曾欣慰地說:"傅家能否興旺就看此子."

傅玉衍從小就知道家里對他寄予了厚望,所以也自覺嚴格要求自己,小小年紀就每天跟著祖父住在軍營,從未叫過一聲苦.

看情形,昨夜又是一夜沒睡.

一路想著,轎子已到了東直門.幾個早到的同僚與他相互點頭致意,大伙兒聚在一起,輕聲說了會話.一刻鍾後,側門開,眾人相繼進去.

今天事多,一直到午時才散朝.傅晨出了宮門,富順上前扶他進去,輕聲說:"小姐來信了!"邊說袖里遞過一個紙條.他不動生色地接過,放下轎簾.

轎子晃晃悠悠地抬起,光線有點暗.他打開紙條,飛快地看完,然後塞進袖子里,沉思了起來.

淑妃,現後宮唯一成年皇子(二皇子)之母.昨晚派人往傅芳菲處送了二大盒貴重禮品,說是補給傅芳菲生辰的.看來昨日傅玉衍進宮,淑妃已經知道了.

如此示好,拉攏之意不言而喻.傅芳菲拿不定主意,逐寫信回來向他詢問.

回到傅府,管家全叔迎上前來.他快步往書房走,邊脫帽子邊問:"大少爺在家麼?"

全叔接過他遞過來的帽子,邊走邊說:"大少爺一早出去,還不曾回呢."

傅晨:"找人到外頭候著,回來就說我找他."全叔點頭應下.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傅玉衍回來.父子兩人在書房相對而坐.桌上兩杯茶早已經涼了,卻無人去動它.

傅晨問長子:"你怎麼看?"傅玉衍皺著眉頭想了想,說:"依父親的意思?"

傅晨斟酌著說:"如今中宮所出的三皇子腿有疾,成年皇子中只有二皇子一枝獨秀.皇上正當壯年,且態度不明……這個時候明顯站隊,是不是為時過早?"

傅玉衍手指輕敲桌沿,抬起頭說:"父親也覺得現在站隊,為時過早.可如果拒絕得太明顯,得罪了淑妃,"他頓一頓,眼睛盯著父親輕聲說:"這位二皇子,可是……"聲音慢慢低了下去,幾不可聞.

門外,有小丫頭送茶,被全叔遠遠地打發了.

門吱呀一聲打開,傅晨兩父子走了出來,候在一邊的全叔上前.傅玉衍附耳吩咐了幾句,塞給他一樣東西,他諾諾點頭,躬身退了出去,到外院找到富順,如此這般附耳交代了一番,富順飛身上馬,疾馳而去.

傅芳菲拿著手上的紙條,在燭火上燒了.坐著發了一會兒呆,揚聲叫沫兒進來.兩人開了箱籠,挑揀了一些東西出來,放到淑妃送來的盒子中,原淑妃送的東西中挑了約一半出來.裝好,又細細地看過兩遍,方覺妥當.自己帶了沫兒,並兩個小太監去往碧宵宮.

到了碧宵宮,淑妃聽說她來了,讓跟前大宮女玲瓏前來引她進去.

傅芳菲跟著玲瓏往里走,轉過兩道回廊,進入一個小花園.這里布置得甚是精巧,亭台樓閣,藤羅翠竹點綴其間.耳邊聽得傳來淙淙水聲,抬目望去,原是引水入池,中間聳立一兩人高太湖石堆就的假山,水由一個大型水車引上山頂,再從孔洞中傾泄而下,底下錦鯉遨游,荷蓮輕蕩.正自看得嘖嘖稱奇,一道柔和的聲音傳來,打斷了她的思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