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蛋糕


欣妍與環翠趕往怡景宮,剛一踏進門,傅芳菲笑咪咪地挽著她坐下,屋內幾個宮人都面露喜色.原來今天是芳菲生辰.

顧欣妍一喜,撫掌道:"恭喜姐姐了!怎不早說."回頭招過環翠,輕聲吩咐了幾句.環翠諾諾點頭,欲要回轉,芳菲一把攔住:"做什麼去?"環翠待要說話,欣妍笑著搖頭.對芳菲說:"你且松手,抓她作甚?"

傳芳菲一橫眼,說:"我一松手,她不就跑了.別以為我不知,是遣她回去拿什麼勞什子禮物了罷!"

欣妍無奈,張口:"就你眼尖.你生辰,我總不能空著手不成?怎麼也得表表我的心意."

傅芳菲松了手:"你能過來陪我吃一碗面,我就很開心.什麼禮能比得上?"說著眼一紅,"在家時,都是姐姐與母親陪我吃面,後來,姐姐嫁了,母親陪我."說著抬頭,"母親一早托人帶來一大堆禮物,可......"

欣妍忙笑著說:"今兒我且當一回母親大人來陪你,壽星不是該高高興興的麼!"

傅芳菲撲哧一笑,啐了一口:"什麼話你也混說!"說著拉了欣妍在桌邊坐,說:"我們且先下一盤棋,面一會就得."

兩人坐了一會,沫兒端著兩碗面上來.白的面上撒著綠色的蔥花,看得人食指大動.芳菲說:"欣妍,你挑一碗.看誰能吃到埋在里面的蛋."

欣妍"噢"了一聲,仔細端詳,見兩碗面堆得一般高,並無分別.思忖著挑一碗沒蛋的面.躊躇半晌,下不了手.

傳芳菲狡黠一笑,伸手直接端過一碗,把另一碗推向顧欣妍.笑著對欣妍說:"我來選,吃吧!"說著率先挑起了面條.

顧欣妍也拿起筷子,低頭吃了起來,剛吃兩口,傅芳菲叫了起來:"呀!我吃到了蛋."

欣妍嘻嘻一笑,正待說什麼,手一頓,筷子似是戳到了什麼,忙扒上來一看,赫然是一枚剝了殼的水煮蛋,白地泛著光,與傳芳菲的一模一樣!

傳芳菲調皮地笑著擠擠眼,低頭咬了一口蛋,才說:"小時過生辰,母親必要煮三碗面,說只有一碗有蛋.誰吃到有蛋的面,誰就會交好運.三碗面,我先挑,每次我都會挑到有蛋的那碗."

她頓一頓,"後來,我才知道,母親在每碗面里都埋了蛋,哥哥姐姐她們都知道."她一笑,眼里有著融融暖意.

欣妍不由想起往日在家過生辰時,李氏這天必親自下廚擀一碗面,面上攤上兩個煎得金黃的荷包蛋.

她吸了吸鼻子.起身對傅芳菲說:"我既吃了你的蛋,也得表示表示不是.且等著."說著,招呼環翠往小廚房去.

嬪妃平時用餐都由膳房供應,各宮沒有單獨的廚房.只有一個小廚房,供平時燒點熱水,燉點湯什麼的.

欣妍快步走向東側的小廚房,進去一看,里面的東西不多.她大致看了一下:面粉,香油,一小筐雞蛋,幾棵蔥.

她叫安琴回去拿白糖.牛奶一時沒地方找,就算了.

淨了手,開始做蛋糕.往日欣妍在家經常做,因顧老太太喜歡,說這個軟和,容易克化.好久沒做了,雖一開始有點手生,倒也順手.

約莫半個時辰,欣妍揭開蓋子,一陣香味撲鼻而來.雖沒有想像當中發得好,但還松軟.就是沒有奶油,只能稱為"雞蛋糕".

退了火,留環翠和沫兒收拾,自己用白瓷盤裝了,往傅芳菲處去.

芳菲正百無聊賴地撐著腦袋盯著外邊的花木發呆.見欣妍進來,急跳起來,湊近一看,"呀"了一聲,"這是什麼?"

說著,用手去拈.欣妍拍了一下她的手.

"急什麼,叫得出名兒就給你吃."

名兒?傅芳菲歪著頭,想也不想,脫口而出:"糕?餅?"見欣妍微笑不語,耍賴說:"不管了,好歹先讓我嘗嘗."說著,手下已拈了一塊,送到嘴里.眨巴著眼說:"甜了!"


顧欣妍"啊"了一聲,也拈了一塊吃了,疑惑地:"甜麼?"

傅芳菲不搭腔,飛快地又拈了好幾塊塞進嘴里,含糊不清地:"還好."

欣妍反應過來,啐了她一口:"讒貓,看噎著你!"

話音剛落,傅芳菲就劇烈地咳起來,唬得欣妍忙不迭地拍後背,一邊端過茶杯.

傅芳菲連喝了幾口茶,方喘了一口氣,說:"吃快了."

繼而又說:"挺好吃的.又香又軟.是什麼?"

顧欣妍笑著說:"蛋糕!"

傅芳菲端起盤子端詳,問"蛋糕?可有緣故?"

欣妍一笑,"因為它是雞蛋做的呀!"

傅芳菲笑指著欣妍,"誑我呢?"

欣妍一臉正經:"就是蛋糕.這是我們老家的一種生辰食物.凡是過生日,都要做一個蛋糕.不過,比我這個做得好吃多了.上面放上水果,還要點上蠟燭.然後,壽星要吹蠟燭,許願."

傅芳菲頗有興味地聽著,說:真好,等下回我生辰,你就照這樣子給我做一個,如何?

顧欣妍點頭:"好.以後生辰,我都給你做一個蛋糕".兩人誰也沒有想到,這句話,在若干年後,再回想起來,竟化成了記憶深處的最深的一聲歎息!

少頃,沫兒她們回轉,剩下的蛋糕大家分著吃了,都贊不絕口.

期間,傅芳菲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一壇果子酒出來,硬拉著欣妍幾個一起吃.

開始,大家還拘著,但這酒入口香醇,竟喝了不少,傅芳菲有點上頭了,欣妍叫沫兒扶著她去榻上歪一歪.

傳芳菲不肯,嘻嘻笑著拉欣妍坐下.叫沫兒打開禮盒,擺出里面的物件一樣一樣地指給欣妍看.

她拿起一對手鐲說:"這是我大哥親手做的,大哥對我可好了,好看嗎?"她打了一個嗝,把鐲子舉到欣妍眼前,複又說:"好看吧?"

欣妍細看,是用上好的檀香木雕出的鐲子,雕工細膩,上面的海棠花栩栩如生.

"真好看!"欣妍真心贊了一句.

"送給你了!"傳芳菲把鐲子往欣妍懷里一塞,繼而又拿回一只,咕噥著:"一人一只!"一翻身,扒著欣妍的脖子,慢慢地眯上眼晴,竟睡著了!

欣妍無奈,叫沫兒去煮醒酒湯來,叮囑等芳菲醒來喂她喝.

看著時辰也不早了.逐和環翠回到蕙意殿.

進了屋,欣妍淨手,才發覺鐲子套在手上,想想摘下來,收了.

頭有點暈,想要睡一會兒,安琴迎上來幫欣妍脫了外面的罩衫.

安琴偷瞄一眼欣妍.想說什麼,猶豫了一下,又吞了回去.欣妍眼尖,瞧見,轉身問:"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