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太後壽筵


蕙意宮,偏殿內,床邊榻上,兩顆腦袋抵在一起,時不時地發出幾聲笑聲.正是欣妍和傅芳菲兩人.面前攤著一幅繡品,上面用筆描著碩大的一個"壽字.兩人正商量四圍空白處一用什麼花樣好.

還有十來天是劉太後的生辰,各宮都在抓緊准備壽禮.

傅芳菲本來准備送一尊玉觀音,是傅父托人從南邊搜羅來的.欣妍看過,那玉質地極好,觀音像也栩栩如生.但昨兒個傅芳菲看過欣妍的壽禮後,就改主意了.

"好妹妹,攜上我,如何?"她緊抓著欣妍的繡品不放.顧欣妍沒有多余的銀子去置辦壽禮,只能另辟他徑.思來想去,只能從"巧"字上下功夫.她前世宮廷劇也看得不少,記得里面有人繡一百個福字作禮的.她分析了一下自己的實際情況,一百個壽字她是繡不出來的,但一個壽字到是可以.

傅芳菲一見就喜歡上了,非要和欣妍一起.太後老人家什麼珍寶沒見過?估計送什麼都不喜歡.欣妍的這份壽禮,雖不貴重,但難得的是這份心意.

欣妍哪有不應的.笑罵著說:"好好兒的上好玉觀音不用,偏賴上我這破爛貨,真是……"

傅芳菲心滿意足地笑著說:"好啦.好啦.為了表示我的誠意,繡壽字的金線我來出."

欣妍大喜,說:"那敢情好."繡壽字需要大量的金線,金線昂貴,她原本想用黃色絲線代替,但效果就差了,且顯得有點小家子氣.

現傅芳菲提出來,她自然欣喜,哪有不應的道理.

兩人商量了半天,拿不定主意.索性先放一放.

兩人坐到窗邊吃茶.環翠推開窗戶,院子里一樹火紅的花迎風招展,大半已經掛果.綴在繁茂的枝葉中,煞是喜人.傅芳菲看了半晌,忽地一拍手:"有了!"

轉身指著石榴樹說:"老人家最喜子孫滿堂,太後想必也不例外.尤其是大皇子……"她壓低了聲音,"我們就繡石榴花樣吧."

顧欣妍眼前一亮,也覺得甚好,當下兩人回到榻邊,忙忙叨叨地准備花樣去了.

轉眼就到了十月初三,太後的生辰.一早,慈甯宮張燈結彩,喜氣洋洋.宮內宮人進出,忙而不亂.太後斜斜地靠坐在榻上,看著一眾宮人忙碌進出,卻提不起多少興致.

皇後與淑妃自外進來,向太後請安.皇後問太後可還有哪兒不妥的.她們倆一早就過來慈甯宮,忙得腳不歇地.皇後更是連口水都沒顧得上喝.

劉太後笑道:"皇後辦事,哀家哪有不放心的."又對淑妃招手,和顏悅色地:"快別站著了,你也累了半天了,快坐吧."

淑妃低頭偷瞄了一眼皇後,連道不敢,站在太後身側,並不落座.高皇後眼神一黯,裝沒看到,起身複又出去了.

待到得門外,暗暗咬牙.自三皇子出事後,這種境況已經不是一二回了.無他,蓋因淑妃是二皇子的生母.四個皇子.一死一殘,還有一個是個奶娃娃.剩下的二皇子,本就聰穎,長得又最像成帝.太後這是在押寶,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想到三皇子,她咬緊了牙.

淑妃豈是好相與的,之前還恭順有禮,自兩個皇子出事後,雖面上還恭敬,但底下…

高姑姑悄聲上前,說:"娘娘且到偏殿歇一歇,喝口茶,吃些點心墊一墊."

高晞月疲累地擺擺手,:"你且先扶我進去歇一歇腳罷."高姑姑小心地攙著她到偏殿坐下,又找來一張小杌子,架高了腿.自己單膝跪地,順著腿一路往下捶,邊說:"娘娘且眯一會兒罷,奴才給你松快松快."


屋里淑妃也不緊不慢地給太後捶著背,太後眯著眼睛,有一搭沒一搭地和淑妃說著話,不知淑妃說了什麼,逗得太後哈哈大笑!

偏殿的皇後睜開了眼,複又合上.

正午時分,慈甯宮已坐滿了人.

太後端坐大殿主位.身著紫色寬袖外袍,繡著明紅色孔雀,衣上的暗紋綴以黃色金絲線,一動一轉,身上的紋樣流光溢彩仿佛活了一般.一頭黑發梳成高髻,上綴一個鑲著綠松石的赤金發冠.劉太後雖已年逾五十,但保養得當,看上去也就四十差不多.

顧欣妍因為位分低,照例坐在角落里.中間又隔著幾根柱子,看不真切.只看著帝後拜壽,皇子,公主敬獻壽禮,一撥一撥地,走馬燈似的,看得眼花繚亂.

終于論到她們這些妃子獻禮了.錢修儀的是一尊滴水觀音,趙修容的是一座紫檀木插屏,王充媛的是一柄通體雪白的玉如意,還有范美人的是一串沉香佛珠……

欣妍向傅芳菲看去,她談定自若地自顧吃東西,等到胡美人她們都敬獻完畢,才施施然起身,雙手高舉繡品,俯身行禮,說:"太後娘娘金安,這是嬪妾的一點心意,恭祝太後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說著雙臂一展,緩緩展開手中的卷軸.離得近的,有人禁不住發出了贊歎聲.

太後抬手叫內侍呈上來.內侍雙手捧上,展于面前長幾上.太後湊近細看,但見黑色的底面上,中間斗大一個壽字,燭光下泛著淡淡的金色,周圍用則淡淡的銀錢繡著飽滿的石榴圖案.

太後大喜,雙手撫摸著繡面,良久,吩咐芸姑:"收起來罷,回去掛在小佛堂上."

殿上眾人面色複雜,各種目光投向殿上的傳婕妤.成帝呵呵大笑,袍袖一揮,說:"賞傳婕妤!"

傳芳菲欣喜,忽地記起,忙大聲說道:"稟皇上,這幅壽字圖不是嬪妾一人所為,是嬪妾與顧才人一起繡的!"

"噢!"成帝繞有興味地注視著大殿,"顧才人何在?"

顧欣妍在眾人的注視中,緩步走上大殿,拜倒在地,口稱:"嬪妾顧氏恭祝太後娘娘壽與天齊,皇上皇後聖體安康!"

太後微笑:"顧才人平身".

顧欣妍直起身來,努力挺直腰杆.

太後溫聲說:"是個齊整的孩子,難為你們一片心思了."轉頭對皇後說:"可要好好地賞這兩個孩子."

皇後點頭稱是.

轉頭與身邊內侍吩咐一聲,內侍應聲下去.不多時,捧來兩個紅漆托盤,兩個宮人分別捧到兩人面前,內侍唱道:"賞傅婕妤鑲紅寶石耳環一對,赤金手鐲一只","賞顧才人紅翡金絲耳環一對.點翠花簪一只."

兩人忙叩頭謝恩,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恭敬退下.

陸續又有人上前獻禮,但有了方才傅芳菲和顧欣妍的"珠玉在前"後面就沒有什麼出彩的了.

壽宴進行到大半,有歌舞上來,顧欣妍猶還沉浸在剛才的喜悅之中.

不知誰提議,新進妃子為太後才藝助興.規則很簡單,用擊鼓傳花的方式,輪到的人,表演節目助興.欣妍一激靈,清醒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