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德妃解圍
g,更新快,無彈窗,!

顧欣妍坐在窗下繡花,繡得脖子都是汗,只得直起身子,放下繡繃,用手扇了扇風.安琴趕緊捧上茶來.茶水是早就沏好的,溫熱,喝著剛剛好.

欣妍一氣喝了大半盞,方放下.又覺熱得慌,回頭去找扇子,安琴忙拿了,給她扇著.扇了一會,還是覺得熱.她不禁抱怨:"這天才剛六月,怎麼就這麼熱了."

"是呀,往常都要進了七月才用席子,今年剛進六月就換上了."安琴答話道.繼而,她眼珠一轉,說:"小主,奴婢知道有個地方,最是納涼的好去處."

顧欣妍轉頭盯著她,她躊躇了一下.終是說:"流華宮東側有一個荷塘,那里都是經年的老樹,納涼最是爽快.只是……"她欲言又止.顧欣妍不耐的:"只是什麼?"她實在是熱得沒法子了.

她天生怕熱.宮中消暑的法子不外乎是用冰和建涼屋.她這屋子偏熱,又沒有池塘.至于用冰,不是誰都能用得起冰的,那是有份例的,各宮主子娘娘都不夠,那輪得到她區區一個小才人.

安琴一咬牙:"那里是李修容的宮室."偷眼瞧欣研.

欣妍一楞,頹然垂下頭來.李修容,出了名的難纏,她和傳芳菲先後都在她手里吃了瓜落.她避都來不及.那肯上趕著把脖子望人家面前伸.

"不成,不成!"她連連擺手,使勁地搖著扇子."除了這處,可還有其他去處?"她不死心地盯著安琴.

安琴苦苦思索著,半天未果.欣妍歎一口氣,繼續搖著手中的扇子,扇出的風又熱又粘.顧欣妍此時是萬分懷念前世的空調啊!唉!開著冷氣,裹著被子睡覺遙遠的已經是上輩子的事了.

"有了!"安琴忽一拍手,說:"我怎麼把這個地方給忘了."

"怡景宮東南角通往禦花園的路上,也有一個池塘,樹雖然少了點,但那里開春的時候剛種了許多竹子,這會子定是長得老高了."

顧欣妍"啪’的一聲放下扇子,說:"那就趕緊走吧,還楞著干什麼."一徑說著,已經跨出門去.安琴與環翠連忙抓了扇子跟上.

走了一會就遠遠望到那片竹林,約有半個池塘的模樣.風吹過,一片沙沙聲.聽在幾個人的耳朵里,簡直是仙樂一般,幾人加快了腳步.

環翠仔細地拿塊帕子墊在石凳上,又俯身吹落了邊上的落葉,方請欣妍坐下.外邊一陣一陣的熱風,經過這片竹林的過濾,仿佛變戲法似的,立時有了習習涼意.三人被風一吹,渾身的汗都收了,著實愜意.

欣妍對環翠說:"這麼好的去處,干坐著著實有點浪費,你去屋里把我那繡繃子拿來,我再繡兩針."環翠應了,剛跑出林子,就匆匆縮回頭:"主子,李修容過來了."

欣妍騰地站了起來:"我們走吧."

環翠苦著臉:"走不了啦."話音剛落,李修容一腳跨進來:"我道是誰呢?原來是顧才人."又看了一眼環翠:"我說誰家的丫頭如此不守規矩,見了主子不行禮就罷了,扭頭就跑.這算什麼?莫非妹妹對我有意見麼?"環翠白了臉,諾諾地不敢出聲.

顧欣妍暗暗叫苦,只得屈身上前,行了一個大禮.李修容微笑著受了,移步走到石凳前坐下,卻並不叫欣妍起身.她抬起一雙美目四顧,看到石凳上的帕子,慢條斯理地用兩根手指拈起來,挑在手里端詳了一會,方說:"這是妹妹的帕子罷?繡得可真好.比針線房里的繡娘繡得好多了.趕明兒給我也繡一條罷."

欣妍的臉微微變色,但仍笑著回答:"嬪妾的手藝柤鄙,只怕入不了娘娘的眼."

李修容笑吟吟地,雙眼定定地看著顧欣妍的臉,不放過她臉上一絲表情:"這麼說來,是不願意嘍?"

欣妍極力按捺住心中的氣憤,這真是無妄之災.垂目斂下眼中的情緒,低聲說:"嬪妾不敢!"

李修容往後一仰,站起身來,轉著圈打量著顧欣妍,嘴里嘖嘖有聲,良久,才出聲:"起來吧!"欣妍聞言,如蒙大赦,直起腰來,腰杆子酸得要死,又不敢去揉.環翠二人亦如此.

李修容一笑,複在石凳上坐下,抬起一條腿,身邊侍女趕緊上前蹲下,置于腿上輕輕揉著.揉了一會,欲待換另一只腳,李修容抬手阻了,示意侍女退到一邊,對顧欣妍招手,說:"素聞妹妹心靈手巧,煩勞妹妹了."

環翠與安琴驚詫地看著欣妍,環翠腦子一轉,上前一步,堆起笑容:"娘娘,還是讓奴婢來吧."伸出手去捧李修容的腿.

"放肆!"李修容一身斷喝,一腳把環翠踹倒在地.

顧欣姸只覺得太陽穴突突地跳動著,她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這位李修容,要如此羞辱于她.她死死地掐著掌心,嘴唇都快咬出血了.

安琴和環翠擔心地看著她.

她深吸了一口氣,忍下眼中的淚意,抬起頭來,艱難開口:"娘娘......"

李修容似笑非笑看著她.

"李妹妹!"一個細軟的女聲響了起來!

顧欣妍轉頭一看,一位宮裝麗人立在身後.瓜子臉面,白淨的臉.一雙丹鳳眼似是含著輕愁.她恍然在哪里見過,李修容早已福下身去:"見過德妃娘娘."

德妃,她一驚,來不及思索,也附身行了大禮!

"都起吧!"德妃含笑抬手,語聲軟糯,聽得人心上無端一暖..

眾人直起身,退到一側.德妃目光落在李修容身上,又在欣妍臉上轉了一圈,方開口:"這地方清幽,倒是個納涼的好去處,兩位妹妹還真是會享福!"說罷,掩唇而笑.李修容尷尬陪笑,欣妍靜立垂首.

"這位妹妹是......?"德妃望著顧欣妍,忽笑問道.

顧欣妍忙上前一步:"回娘娘,嬪妾顧氏,新進的才人."

德妃眼波一轉,溫和地說:"怪道瞧著眼熟,原是新進宮的妹妹,也該咱倆有緣,遴選的時候,我就對皇上說呢,這位妹妹看著好生親切!"

欣妍心頭震驚,當日遴選......她不由抬眼望去,正逢上李修容也一臉疑惑的目光投過來,兩人目光交接,欣妍垂下眼.

"行了,走了許久,也乏了,瑾姑,回吧!"手搭在一宮女身上,待走了兩步,又回頭招呼李修容:"李妹妹,一起吧!"

李修容忙不迭跟上,一行人很快去遠了.

顧欣妍感激地望著德妃一行人,忽回過神,和環翠三人也急忙離開!

一進們,小全子報說傅婕妤剛來過,又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