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芳菲受排擠
g,更新快,無彈窗,!

"主子!"安琴急步邁入內室,匆匆行了一禮,焦急地湊到欣妍耳旁說了幾句.

吃過早飯,傅芳菲與孫昭容去翊坤宮請安.今兒天氣好,兩人帶著一眾宮人步行,路過荷花塘邊,看到有人駐足觀看.

兩人一時好奇,也湊過去看,看了半晌,水面上浮著幾株睡蓮,有幾朵半開合.除此之外,並無他物.

傅芳菲收回目光,轉到塘邊的人身上.是一個宮女,年約三十許,身著藍色的宮女服,容長臉.見傳芳菲打量她,垂目,屈身向二人行了一禮,竟匆匆走了.

孫昭容只鼻子里"哼"了一聲,並不言語.

傳芳菲心下詫異,見孫昭容並無解說的意思,逐按下滿腹疑問,抬腳准備走.不料,腳下石頭松動,左腳一歪,一個趔趄,一腳踩向潭中邊,沫兒急拉不及,還是濕了一只腳.

看著沾滿泥濘的鞋子與裾擺,傅芳菲暗自懊惱.只得與孫昭容告辭,返回去換.

待得趕到翊坤宮,里面的人俱已到齊.看到傅芳菲進來,就有人喲了一聲:"這不是傳婕妤嗎?怎麼今兒這麼遲."

殿內眾人向她看過來,傳芳菲暗暗叫苦,不著痕跡地盯了李修容一眼,轉頭笑著對皇後施了一禮,脆聲說:"皇後娘娘金安!"

高皇後溫和地笑著:"免禮,坐下罷."傅芳菲環視了一圈,大殿兩邊均坐滿了人,一眼望去,哪還有多余的位子.

她尷尬地挪到邊上,挨著張充容站著.

張充容不自在地扭了一下身子,待要往里挪一挪,邊上李修容輕輕一身咳嗽,她一僵,停住,低下頭,再無動作.

高皇後正與邊上的淑妃,德妃輕聲談笑,似是不曾注意這邊.

今天皇後興致扱高,平時不到半個時辰的請安,竟持續到快正午,大家才散了.

傳芳菲揉著酸麻的雙腿,向外走去,沫兒趕忙上來扶著她,擔憂地:"主子."

傳芳菲抿著嘴,擺擺手,靠著沫兒往前走!

甬道上人已走得差不多,主仆兩人出來時,孫昭容在外面與李修容說話.

傳芳菲轉身欲走,孫昭容叫了傳芳菲一聲,傅芳菲回身施了一禮,不期然,腿軟了一下,忙穩住身形.

李修容驚訝地掩著嘴,眼睛里都是笑意:"傅妹妹這是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就不要到處亂跑,趕緊回去請太醫瞧瞧!"

傳芳菲盯著她,面無表情:"勞姐姐費心了,妹妹這就回去!"

李修容還侍再說,孫昭容制止了她.兩人轉身走了.

傅芳菲盯著兩人的背影,不自覺咬緊了嘴唇.

回到怡景宮,傅芳菲把沫兒遣了出去.關上門,一頭紮進被子里,雙肩聳動,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沫兒候在門外干著急.

晚間,顧欣妍過來的時候,傅芳菲正神情懨懨地靠在榻上發呆.

欣妍笑著上前:"這是怎麼了,怎的霜打了似的,讓我瞧瞧."一邊說著,一邊作勢歪頭去瞧.

傳芳菲羞惱推顧欣妍,眼一紅,又要落淚.欣妍坐到她對面,接過沫兒遞來的茶,捧到傅芳菲面前,說:"我都聽說了,也難為你了."

傅芳菲接過茶來,也不喝,複放回幾上.抬起微腫的雙眼看向顧欣妍,說:"你不知道,今兒真真是......"頓一頓,哽著聲:"我都成了笑話了."

顧欣妍看著她難受的模樣,也不知如何說起,一時無語,捧起茶盞抿了一口.

兩人怔怔地互相看著發呆,心內各自心潮起伏.傅芳菲自幼嬌慣,何時受過此等氣,自是一時轉不過彎來;欣妍則想著如果換作是自己,又該如何自處,一時不由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卻不妨傅芳菲也長歎了一口氣,兩人一愣,表情怪異,終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傳芳菲直起身來,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轉身來拉欣妍:"快幫我瞧瞧,眼皮肯定腫了!"顧欣妍抬頭一看,也笑著說:"是呢,姐姐現在可是有三層眼皮了呢!"

傅芳菲嚇了一跳,撲到鏡前一瞧,可不,還真真地多了一層出來,看著極其滑稽.

"不成,不成,"傳芳菲拉著顧欣妍的,央求:"好妹妹,且救救我!"欣妍無奈,叫沫兒去取冰塊,一時不由想起選秀時傅芳菲整夜哭泣,有心想問,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忙了許久,天已黑透了.干脆留在怡景宮用晚飯.席間,傳芳菲已完全恢複常態,談笑自若,似乎先前的事巳煙消云散.

後宮的女子,修複力是超強的!

望著傅芳菲,欣妍感歎道.

回了蕙意宮,欣妍躺在床上,望著帳頂發呆:自進宮以來,自己謹小慎微,唯恐說錯一句話,會給自己帶來承受不起的後果.傳芳菲父兄兼在朝中擔任要職,尚且如此,自己一介芝麻小官之女.盜用前世流行的一句話"有錢就仼性,沒錢就認命".可在這深宮中,皇權之下,有錢有權也認命......

想到前途一片迷茫,她心下惆悵.翻了一個身,睡不著.索性坐起來,摸索著坐到桌前.

窗外的月光透過窗欞照進來,留下一地閃閃爍爍的碎玉.

她伸手推開窗戶,銀白色的月光如流水般傾瀉在桌邊的一盆蘭花上,一片片翠綠的葉片向外舒展著,仿佛是籠著輕紗的夢.

她索性伸出雙手去掬,雙手沐浴在月光下,顯得異常素潔.十指修長,指甲修剪圓潤,泛著粉色的光.

她一時陶醉,舉起手,起身在房間里轉起圈來,轉了一圈又一圈.不知疲倦,直至頭發散了,踢了繡鞋.

不知過了多久,終累了,氣喘籲籲停下,一頭軟倒在床榻上,終合眼睡去.

一夜無夢,早起卻賴床了,日上三竿才起.早過了早膳時間,環翠熱了好幾回粥,待到吃的時候,好好的一碗碧粳粥全成糊了.

稍頃,甯昭媛派人來傳話,說下個月是太後生辰,皇後著各宮精心准備.